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第一个人

第三百二十六章 第一个人

  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说过广仁大方师和吴勉的恩恩怨怨,不是说吴勉的术法早已经在广仁大方师之上了吗?为什么被打飞出去的是这个小白脸?看起来传说就是传说,不可以轻易的相信。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广仁再次拉着火山施展了五行遁法。随后这师徒二人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们两个人消失的一刹那,吴勉突然再次凭空到了两个人原本的位置。白发男人晚来了一步,他出现的同时,两位大方师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候众人也看到顺着白发男人的七窍,不停有鲜血流淌了出来。

  “你们俩跑的到快……”吴勉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势,他回神对着花二郎说道“去城里的泗水号,就说你是我的小厮,让他们安排你去财神岛。”说完之后,白发男人已经施展了遁法,第三波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几个大人物一走,在场的众人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朱棣擦了擦冷汗之后,亲自走到了花二郎的面前,笑呵呵的对着这个小和尚说道:“朕之前也见过你几次,都是你来宫中接少师的时候。那个时候便觉得小师傅你并非凡人,你是少师的弟子,朕原本就是要封赏的……朕加封你为安泰侯,等到你的年纪大一点,朕再封你的官职……”

  花二郎急忙跪下去谢恩,这时候,朱高炽走过来,将这个小和尚搀扶了起来。笑着说道:“小师傅你今天是双喜临门,等到你去财神岛拜师的时候,陛下还要送你礼物的。”

  这时候,有准备好的老和尚将姚广孝的尸体抬了下来。按着佛门的规矩,和尚圆寂之后没有挺尸一说,要立即火化了这幅皮囊。当下场面有些杂乱,朱棣父子在侍卫、太监的簇拥之下,乘坐玉辇向着皇宫的方向行驶过去。

  玉辇行驶之后,朱棣这才低声的对着自己的胖儿子说道:“之前谣传广仁大方师的术法在吴勉之下,现在看起来谣传也不可信。他们俩动手明显是广仁大方师站了上风。”

  “儿臣以为未必。”朱高炽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儿臣看的明白,当时吴勉仙长的目标是火山大方师。广仁大方师是暗中下手。而且吴勉仙长对火山大方师动手的时候,没想要他的命。而广仁大方师则满身都是杀气,大有趁机了断吴勉仙长的企图。”

  朱棣回忆了一番之后,还真是好像自己儿子说的这样。吴勉没想要火山的性命,只是想要给红发大方师一个教训,而广仁大方师动手的时候,身上满是厚重的杀气。不过就是这样,吴勉被打飞出去也有些离谱了。

  看到了皇帝脸上疑惑的表情之后,朱高炽微微一笑,说道:“之前儿臣曾经向少师询问过天下方士、修士和术士的高低上下,少师亲口说的,吴勉仙长的术法天下第三,广仁大方师还在他的后面。只是当年徐福大方师传授过广仁大方师可以克制吴勉的手段,刚才仙长也吃了这个大亏。”

  “广仁大方师有克制吴勉的手段……”朱棣沉吟了片刻之后,对着朱高炽说道:“太子,那九幅画像的事情你要抓紧去办。想办法先找出来一两个人来,这两位大方师不能得罪,或许有朝一日他们是我们大明江山的依仗。”

  朱高炽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这个就交给儿臣了,东辑事厂刚刚建立,儿臣想这个就交给这些太监们做。有什么事情他们直接向儿臣回就好,不用向其他的衙门那样一级一级的上报。就是锦衣卫做事也要逐级上报。”

  “给东厂也好。”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突然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来。他对着自己的儿子继续说道:“邵家的事情你也要盯着点,估计这次吴勉仙长回来,除了和朕算清之前那笔账之外,还要见着邵南华成亲,他才会安心回到财神岛去。瞻基那孩子和邵小姐的婚事已经作罢了,现在邵家小姐老大不小了,没听说他们在找贤婿吗?”

  “之前南华小姐成亲之日,新郎暴死家中。后来和朱瞻基的婚事作罢,现在京城已经传的满城风雨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朱高炽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既然吴勉仙长看不上瞻基,那在异性子侄当中挑选适龄的男子前去提亲。这个吴勉仙长总不会再说什么了吧。”

  “这到也是个主意。”朱棣点了点头之后,说道:“你去办吧,不过动静千万不要大了,面得他又起了无名火。”

  回到了皇宫之后,这几天的劳累让朱棣回到了寝宫之后便沉沉睡去。一直快到了第二天的午时,永乐皇帝这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刚刚醒过来,侍候的郑和便端过来了一盘晶莹剔透的珠子来。

  对着皇帝行礼之后,郑和解释道:“这是少师遗体火化得出来的舍利子,按着少师生前遗愿,这十六颗舍利子送与陛下。”

  “少师真已经圆寂了,朕刚才一睁眼,还以为是场梦……”朱棣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太子呢?他回太子宫休息了吗?”

  说到太子,郑和的脸上便流露出来一种古怪的表情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将宫中大大小小的花名册都收到了太子宫中,听那边的太监们说,昨晚太子整夜没睡,将宫中所有人名单都查看了一边。就在一个多时辰之后,太子殿下刚刚派人出宫……”

  “太子整夜没睡?”朱棣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郑和继续说道:“这里的事情不用你了,郑和你早早回去休息吧。再休息几天,你准备第二次出海吧……”

  郑和原本以为之前那次自己险些全军覆没,朱棣便断了继续下西洋的心思。想不到皇帝还有这个想法,这时候,听到皇帝再次说道:“这次你还是去找朱允文,这次抓到之后不用带回来,直接送他归隐,永世不得出来就好。”

  说到这里,朱棣又看了一眼,盘子里面的舍利子之后,他对着郑和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在宫里建造一座佛塔,用来供奉道衍大师的舍利子……”

  朱棣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寝宫外面传来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多谢陛下了,一晚上便找倒了一个人。之前我们师徒也想过会不会有人藏身在皇宫里面,不过暗中找了数十次也没有找到,想不到太子殿下只是一夜,便找到藏身假作宫女的画像之人。”

  说话的时候,寝宫大门打开,昨晚已经遁走的广仁、火山师徒俩走了进来。火山大方师的手里还拎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那位白发大方师微微一笑之后,对着皇帝继续说道:“这就是藏身在宫中的画像之人,如果不是有陛下和太子殿下的话,这个人或许还在皇宫当中藏匿……”

  人头朱棣并不认得,看着像是那个守在边缘宫殿的侍卫。朱棣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胖儿子还有这个本事,广仁大方师亲口说的,应该不是假的。

  就在朱棣和两位大方师客气的时候,昨晚一整夜没睡,还冒着虚汗的朱高炽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冲着自己的父亲行礼之后,一边擦着虚汗一边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大方师亲口说的,九幅画像一个画像一个人情。这个还作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