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圆寂

第三百二十四章 圆寂

  原本老和尚已经卧床不起了,这一下突然站起来吓了周围的人一大跳。姚广孝原本无神的眼睛冒出了一丝精光,他的目光在周围这些人的脸上转了一圈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小和尚说道:“我师应真先生没有到吗?”

  小和尚稳了稳心神之后,说道:“大术士神龙见首不见尾,师父您给的时间又太短……”

  “那就有点可惜了。”姚广孝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又将目光转到了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身上。他走过来对着两位大方师行了方士之礼,随后开口说道:“广孝这就要走了,以往对两位大方师不敬的地方,望看在广孝将死,还请大方师宽恕……”

  “广孝,你虽然不是方士了,不过我心里还是拿你当作师弟的。”广仁跟着叹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人死万事休,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圆寂的是道衍和尚也是我的师弟广孝,还有什么要托付的吗?你尽管说,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去办。”

  姚广孝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按着佛门的规矩,我死之后皮囊是要被火化的。请两位大方师带走一点骨灰交给徐福大方师,如果他老人家不计前嫌的话,这样也就算是广孝回到老人家的身边了。”

  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广仁不敢替师尊做主,不过还是可以将你的骨灰带到大方师身边的。至于大方师如何处置,这个广孝你要看天意了。”

  “如何处置全凭大方师”广孝再次行礼之后,转身来到了朱棣和太子朱高炽的面前。这次他行了佛礼,随后冲着皇帝说道:“陛下,老僧陪伴了您二十一年,这就要去见佛祖了。这些年来老僧胆大妄为,也给陛下带来不小的麻烦。请陛下看在老僧即将圆寂的份上,宽恕老僧的罪过。”

  “大师您说的哪里话?这些年来都是大师再给朕指点迷津。如果不是大师,也不会有现在的永乐盛世……”说到一半的时候,朱棣想起来以往和老和尚的点点滴滴,开始哽咽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父亲不能自持,朱高炽向前一步,对着姚广孝也行了佛礼,说道:“大师今日得佛祖召唤,前去西方极乐世界陪伴佛祖,这是一件大大的喜事。今日大师成佛,还请大师保佑大明江山安泰,子民安居乐业。”

  听了朱高炽的话,姚广孝笑了一下,先是对着太子还礼。随后又对着朱棣说道:“还是太子会说话,当年老僧就对陛下说过,陛下此生两件事足以自傲。一是靖难成功,此举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二就是有好太子和好皇孙。陛下有了太子相助,就算老僧没有成佛,自然也会国泰民安的……”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门口那位身穿一品武官官服的大阴司贾璐突然开了口:“大师,时间可是不多了,您还有人要见的话要精简点语言了。”

  “是……多谢大阴司提醒。”姚广孝向贾璐行礼感谢之后,又走到皇帝身后的郑和身边。他从身上拿出来一本书册,将书册交给了这个太监之后,说道:“当初公公你向老僧请教术法,老僧却只是教授了你一点粗浅的入门手段。不是不教你,只是你身体有残疾不适合修炼运走丹田的术法。前些日子我整理了一下,这册子上都是你可以修炼的术法。以你的天资,能修炼多少算多少吧……”

  说完之后,老和尚也不等郑和行礼,他又走到了其他门人、故友身边,三言两语的做最后的离别。

  虽然姚广孝精简的语言,不过人数太多,等到他走了一圈之后,正巧听到寺庙外面传来三更已到的更锣声。这时候,贾璐分开了众人,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冲着他笑了一下,说道:“恭喜大师,您的好日子到了。现在阎君带着地府的百官正在下面等着迎接您……不早了,请各位让一下……”

  以往贾璐带着魂魄下去的时候,都要用锁链捆绑,这一下他只是掏出来一束白绫。一头请姚广孝拿着,随后轻轻一拉将老和尚的魂魄拉了出来。它自己拿着另外一头就要带着姚广孝的魂魄下到地府。

  眼看着这他们俩就要离开的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带着棱角的声音:“原来和尚你真是今天圆寂,说了一辈子的假话,偶尔说了一次真话我倒是不适应了……”话音响起来的同时,就见白头发的吴勉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了吴勉的时候,贾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它犹豫了一下之后,陪着笑脸冲吴勉说道:“小爷叔,您老人家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姚广孝大师的好日子,下面阎君和百官都在等着,侄孙儿我这就要带着他下去了……”

  吴勉用他特有的表情扫了一眼这位大阴司,随后不咸不淡的说道:“让阎君在下面等着……要我亲自下去和他说?”

  想到吴勉和阎君见面的场面,贾璐咽了口口水,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您老人家要是怎么说的话,那就不急了。小爷叔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尽管说,只要天亮之前能说完就行……”

  白发男人白了大阴司一眼之后,对着姚广孝的魂魄继续说道:“你我原本就不是朋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当初归不归那个老家伙给你开的蒙,这些年你们哥俩分分合合的,想必你也有话要对那个老家伙说。想说什么?我给你传一下。”

  这两句话说出来,别说姚广孝的魂魄了,就连广仁、朱棣等人都吃惊不已。什么时候见过这个白发男人这么好说话的?吴勉的出场方式应该是:死了吗?没死就快点……

  “难得吴勉先生能给老僧这个面子,看来姚广孝圆寂的不冤。”魂魄轻轻笑了一声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有些惧意的朱棣。随后它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有一件事老僧还是放心不下,之前吴勉先生和陛下有些误会。能否看在姚广孝已经圆寂的份上,吴勉先生不要再计较……”

  “这个不算,你再说别的。”吴勉看都不看朱棣,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让你交代和归不归的话,不是让你死后做和事佬的。”

  听了吴勉的话,朱棣的后背一个劲的灌凉风。他不由自主的靠着广仁近了一点。如果说陆地上还有人能和吴勉一较长短的话,除了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之外,就剩下这位大方师了。

  姚广孝也算到了吴勉会这样回复,当下魂魄再次笑了一下,随后说道:“那老僧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劳烦大阴司带着和尚下去吧,不能让阎君陛下久等……”

  看着老和尚的魂魄主动要求下到地府,吴勉皱了皱眉头。他终于回头看了朱棣一样,随后对着姚广孝的背影说道:“看在你已经死了的份上,从今以后他不惹我,我不惹他。这可以了吗?”

  姚广孝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这几天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小和尚说道:“去,把我留给归不归师兄的信交给吴勉先生,请他转交到归师兄手中……”

  看着姚广孝早有准备,当下吴勉翻了翻白眼,看着老和尚的魂魄被大阴司带走。就在它们俩消失的一刹那,一个浑身酒气的白胡子老头突然凭空出现在了禅房当中。他看着周围的人说道:“术士爷爷我那和尚徒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