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相送

第三百二十三章 相送

  看了一眼朱高炽之后,广仁微微一笑,说道:“还是太子殿下聪慧,不过广仁要说的不是一位方士,而是九位……准确一点说,他们曾经是方士。现在这九个人是方士一门的叛徒……”

  说话的时候,广仁从怀里摸出来一沓纸张来。每张纸上面都写着一个人名,配合着人名的是一副男人的画像,下面还有注解,这个人的老家在什么地方,曾经在什么地方出现过。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叛逃的徐福大方师。

  朱棣看了一眼这一沓画像之后,心里微微有些不悦。这是把朕当成什么人了?朕是一国之君,是给你们大方师做捕快拿人的吗?他们是方士的叛逃又如何?让朕去给你们找人,真是岂有此理……

  朱棣毕竟是城府极深的人,当下他笑了一下,随后让郑和收起了这一沓画像。这才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是让朕派人去找这九个人的下落吗?不过朕虽为一国之君,无奈天下实在太大,实在不敢保证这九个人一定会找到……”

  “是广仁没有把话说清楚,如果陛下能帮我们师徒二人找到画像当中任何一人的话,我们师徒便欠了陛下一个人情。九个人便是九个人情……”说到这里,广仁看着朱棣的眼角放光。当下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只要陛下开口,无论什么事情,我们师徒二人一定竭力做到。”

  “无论什么事情吗?”朱棣还是不大放心,当下这位永乐皇帝看着广仁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打个比方,如果朕请两位大方师帮助战事……听说方士一门不可以干涉国运的,这样会不会让两位大方师为难?”

  “这个陛下可以放心,关于国事我们师徒二人自然后应对之法。”广仁看了朱棣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而且如果陛下一时想不到需要我们师徒俩做什么,还可以将这件事传给儿孙。不管过了多少年,只要是大明的皇帝开口,不管什么事情,一定办到……”

  这个就太有诱惑力了,朱棣正在发愁姚广孝圆寂之后,自己还能在依靠哪位大修士。想不到上天眷顾,竟然打发下来两位大方师来。当下,朱棣再次回头将太子手里的九张画像拿了过来。

  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之后,皇帝对着自己的大胖儿子说道:“太子,大方师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吗?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从现在起,太子专办大方师吩咐的事情。有朝一日你做了皇帝,这九个人还没有找齐的话,那你的太子便继续负责。直到将这九个人完全找到为止。”

  “是,儿臣这就去办。”朱高炽不动声色的再次接过来画像。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两位大方师说道:“两位大方师都找不到的人,我们这些凡人自然更加不好寻找。而且画像上面给的线索太少,如果两位大方师还有其他的线索,也请一起拿出来。”

  “这个稍后我会向太子殿下说的。”火山说了一句之后,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之后,说道:“大白天的,地府的阴司怎么到了?看样子广孝师叔的事情连地府都惊动了……”

  火山说话的时候,寺庙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穿一品武官官服的男人。这个人看着眼生,不过那些侍卫和太监们好像没有看到他一眼。一动不动的放他走了进来。

  这员武官没有想到两位大方师也在这里,他愣了一下之后,还是陪着笑脸走了过来。朱棣看着这个人眼熟,却想不起来再那里见过。而且一品大员总共也就那么三五个,自己怎么不记得什么时候加封的他。

  而这个人进来之后,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两位大方师。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他陪着笑脸走了过来。绕过了皇帝对广仁、火山施礼,说道:“大阴司贾璐见过两位大方师,两位是来送广孝最后一程的吗?”

  来的正是归不归在地府做大阴司的干儿子贾璐,地府的生死薄上面突然改动了姚广孝的死期。之前这个老和尚舍弃了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后,生死薄上已经有了他的名字,不过他的死期突然自己有了变化。阎君担心这是姚广孝的计策,当下便派了贾璐上来探查。

  为了方便贾璐行事,阎君还为他准备一个临时的肉身。要不然的话现在青天白日的,就算是大阴司也不敢在太阳光底下做事。制作肉身的鬼匠为了巴结他,竟然配上了一品武官的官服。

  广仁向贾璐还礼,随后说道:“我与广孝师弟同门一场,原本就应该过来相送的。只是广孝到了地府之后,还请大阴司多多照应。他现在虽然不是方士了,不过和广仁一样,都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

  贾璐急忙回答道:“大方师你放心,贾璐奉了阎君之命上来查看,顺便带着广孝大和尚前往地府。这样的贵客就算是在地府也是稀客,我家阎君竭心尽力的招待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怠慢?”

  广仁听了之后,再次对着大阴司施礼,随后他话锋一转,说道:“还有件事要麻烦大阴司,我那广悌师妹也舍弃了长生不老的身体,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已经转世轮回了。”

  贾璐还礼之后,说道:“广悌方士还在阳世,她的寿数未尽。不过她老人家什么时候转世,请恕贾璐职责在身,不便相告……”

  这时候,听到面前这个一品武官竟然是地府的大阴司。朱棣和朱高炽等人脸色便有些发青,趁着他们说话的空档,朱高炽见缝插针的说道:“大方师……贵司,陛下还有国务要办,这就要回宫,不打扰几位商议大事了。明晚陛下再来送少师最后一程……”

  当下,朱高炽陪同自己的父亲回到了皇宫,他们父子俩商量如何找到画像上面九个人的时候,寺庙当中陆陆续续又多了一些生面孔。当中有姚广孝这些年新收的弟子,还有一些与老和尚有些交情的修士。听说姚广孝要圆寂,当下各自施展遁法来到了京城的庙中。

  之前姚广孝派了自己的弟子施展遁法去送自己将死的消息,老和尚想要在临死之前与这些人一一告别。毕竟是活了一两千年的人了,虽然自己看开了,不过还是想和老朋友告别的。

  广仁看了一眼赶到寺庙的这些人,除了远在海外的徐福大方师和大术士席应真,以及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以及广悌之外,剩下和姚广孝有些交情的人基本上都赶到了。

  姚广孝出来和这些人一一作别,幸好老和尚找回了术法。要不然的话,就是一一见过这些人,也够姚广孝提前俩时辰圆寂的。

  等到这些人都见过之后,一整天也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姚广孝的精神突然萎靡了起来,就算是术法也支撑不起来了。到了中午的时候老和尚已经下不了床了,他躺在床上嘴里叨叨念念的,一直再说他幼年的时候进入方士一门学艺的事情。

  到了傍晚的时候,皇帝和太子再次到了庆寿寺。虽然有些怕这里的修士、阴司等人,不过这毕竟是姚广孝的最后一晚了。朱棣还是乍着胆子带着太子来到了这里,皇帝赶到的时候,姚广孝已经不认人了……

  眼看着天色彻底的黑下来之后,和尚在院子里点上了灯火。这个时候,广孝突然从床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