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探望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探望

  此时的朱棣刚刚躺下,连续两晚他都没有睡好。等到天亮的时候实在熬不住了,这才在三千禁军的护卫之下,他回到了寝宫休息。就在朱棣刚刚闭眼,马上就要进入梦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寝宫外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开门上,随后又是守在外面的郑和不知道在和谁窃窃私语。声音虽轻他却听的清清楚楚。

  “谁在外面呱噪?郑和!你和谁在说话……”听到了声音之后,朱棣便再也睡不着了。他气的将枕头扔了出去,随后继续呵斥道:“门外的护卫呢!来人!将郑和与说话的人关进大牢!你们敢扰朕清休,都活腻了吗?”

  两天没有睡好的朱棣显得格外暴躁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方向传来自己大胖儿子的话:“陛下,是儿臣高炽。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僧录司左善世,庆寿寺住持道衍禅师派弟子前来送上奏折。少师……已经得到了佛喻,明晚就要圆寂……”

  朱高炽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寝宫里面传来一阵“扑通!”好像重物落地一样的声音。太子和郑和吓了,急忙向着寝宫里面走去。还没等他们俩走出去几步,就见披头散发的朱棣跌跌撞撞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刚刚听到姚广孝马上就要圆寂的时候,朱棣心里一急想要从床上跳下来。没曾想他的脚被床褥绊了一下,皇帝从床上跌落了下来。落地的时候额头着地,落下好大的一块青肿的包。

  此时朱棣已经顾不得疼痛了,他走过来之后一把拉住了朱高炽,有些失神的说道:“奏折呢?送信的和尚呢?刚刚看少师还是好端端的,怎么说走就要走……”

  没有姚广孝,便没有靖难之役。虽然这几年和尚失去了术法和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后,和朱棣偶有摩擦。不过在永乐皇帝的心里,还是将姚广孝放在一个极高的位置上。去年这和尚给自己算了寿数,说他还有十几年的命。现在怎么就要去圆寂了。

  朱高炽将手里的奏折双手递给了自己的父亲之后,又让人叫来等候在寝宫外面的小和尚来,等着皇帝看完了奏折之后询问姚广孝的事情。

  朱棣只是看了两行奏折,眼睛一红泪水便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勉强看完了奏折之后,他也不去询问已经站在门口的小和尚了。当下,这位永乐皇帝对着自己的太子说道:“摆驾庆寿寺……把宫中的御医都带上,传朕的口谕,只要能救回少师者,赏黄金万两,封万户侯……”

  听到皇帝这样就要去见姚广孝,朱高炽与郑和对视了一眼之后,胖太子说道:“陛下,君不得轻入臣府,这是太祖皇帝亲口说的。依儿臣之见,还是先让太医们先过去诊病。等太医的会诊意见之后,在商量您什么时候过去探望少师。”

  朱棣登基以来,凡事都按着太祖皇帝朱元璋所说所办。只要是太祖皇帝说过的话,无一不照办。只是听说了姚广孝要圆寂,现在朱棣也顾不得许多了,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少师并非一般属臣,他对朕亦师亦友,朕去庙里见见老朋友不算入臣府。去准备吧,朕马上就要去见这个老朋友……”

  一个半时辰之后,皇帝的玉辇到了庆寿寺的山门前。庙里的大小和尚听说了皇帝御驾亲临,都在门口等着恭迎。朱棣从玉辇上走了下来之后,看到姚广孝并不在这些和尚当中。当下急忙命人带着自己去了老和尚的禅房。

  几个时辰不见,姚广孝就好像变了个和尚一样。原本花白的眉毛已经变得雪白,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皱纹,脸上那两道断杀纹看着更加明显。想不到老和尚短短的时间会有这样的变化,让还抱着一丝侥幸的朱棣,心彻底的落入到了谷底……

  “陛下到了,那些小和尚怎么也不说一声?”姚广孝看到了皇帝走进了自己的禅房之后,急忙要起身对着朱棣行礼。

  “少师你好好休息,朕自己会坐。”将姚广孝按回到了床榻上之后,朱棣拉回来一张蒲团坐了下去。随后勉强冲着老和尚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看了少师给朕的奏折,着实吓了朕一跳。不过少师你也不要太在意,前年五台山少青寺溥远方丈还说自己马上就要圆寂了。结果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他也是亲眼见到佛喻的,大概是佛祖后悔了……”

  说到这里,朱棣被自己的笑话逗笑,当着姚广孝的面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从他的眼角留下来了两行清泪,皇帝趁着老和尚没注意,回头用袖子将泪水擦掉。

  “可惜和尚不是溥远,姚广孝是方士出身,知道这一次纵使大罗金仙下凡也无力回天,恐怕要让陛下失望了……”姚广孝冲着皇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和尚过不去明夜子时了,如果这次你佛祖也后悔了的话。那和尚便听从陛下的话,还俗为官,为陛下看管这大好河山……”

  朱棣点了点头,说道:“好。如果过了明晚子时,少师你还安然无恙的话,你便还俗为官。到时候朕在赐婚你一个好姻缘,少师你也享享天伦之乐。”

  “一言为定……”姚广孝微笑着点了点头,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一旦和尚明晚真的跟佛祖走了,也请陛下不要伤心。这是和尚修来的正果,或许和尚还可以超脱轮回,在佛祖面前潜心修法。”

  就在朱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禅房外面突然响起来自己大胖儿子的声音:“陛下,外面有方士一门大方师广仁、大方师火山求见。是您和少师说完话再见,还是现在就请两位大方师进去?”

  当初火山保过另外一位藩王,他那师尊广仁也出手相助过。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朱棣已经坐上了皇帝宝座,方士不敢做操控国运的事情,见上一见也没有什么,只是现在朱棣要送姚广孝最后一程,突然去见这两位大方师外人看到会以为世态炎凉……

  看到了朱棣在犹豫,门口的朱高炽再次说道:“陛下不是将整个太医院都搬来了吗?正好请太医们为少师诊脉。陛下不便等候在这里,他们会诊之后有了说法就好。”

  “好,让太医们都进来,一个一个为少师诊脉。朕下过旨意的,只要能救回少师,赏黄金万两,封万户侯。”广仁说完之后,已经等到在禅房门外的几十名太医挨个走了进来为老和尚诊治。

  趁着这个机会,朱棣安慰了姚广孝几句之后,便从禅房里面退了出来。这时候,看到头发一白一红的两个人已经等候在这里了。“方士广仁(火山)见过皇帝陛下,愿陛下身体康泰。”两位大方师对着朱棣欠了欠身子之后,算是给皇帝见了礼。

  冲着两位大方师点了点头之后,朱棣说道:“两位大方师在这里不是为了专程等着朕的吧?两位也是来送少师最后一程的?”

  广仁微微一笑之后,说道:“广孝师弟说走就走,我们师徒俩也没有准备。当初广仁与广孝都是同门,虽然他现在改投了释教,不过最后一面我一定要送的。这次除了相送广孝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去皇宫见陛下,想不到陛下您竟然到了庆寿寺……“”

  此时,太子朱高炽站在自己父亲的身后,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见到了自己父亲不敢乱接话。当下他笑了一下,说道:“大方师说的那件事情,和某位方士有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