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章 圆寂之前

第三百二十章 圆寂之前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或许吴勉已经改了主意,也未可知……”

  看着老和尚的样子,朱棣苦笑了一声。他还是不太相信姚广孝的话,不过看着和尚执意要走,他虽然是皇帝也不好相拦。最后朱棣亲自将姚广孝送出了奉天殿门外之后,让太子朱高炽代自己送他出了皇宫。

  回到了宫殿之后,看着和吴勉定好的时辰越来越近,朱棣也跟着越来越不安起来。当下他散了薛禄等人,只留下郑和这样的心腹太监、侍卫,等到太子朱高炽送了姚广孝回来之后,朱棣对着自己的大胖儿子说道:“高炽,一会吴勉仙长到了,你记得替朕做个证。所有的事情都是纪纲所为,今天纪纲发现事情败露之后,恼羞成怒要行刺朕,后来被他自己的法器所杀……朕这么说,你猜吴勉仙长会放朕一码吗?”

  “陛下,或许吴勉仙长只是吓唬吓唬您呢?”看着朱棣吓得脸上出了冷汗,刚才对纪纲的时候,他都没有吓成这样过。当下朱高炽只能在一旁劝慰道:“儿臣听说方士有不得操控国运的规矩,吴勉仙长是方士出身,总是要对您有所顾忌的。当初他力撑建文君,已经有了操控国运之嫌。现在如果吴勉仙长敢试君的话,那便给了其他方士除掉他的口实。儿臣之前听说的,他和归不归老仙长于其他的方士关系不是那么融洽……”

  “不要用常人之心来撺掇吴勉仙长,你看他是讲理之人吗?”虽然觉得自己这大胖儿子说的有道理,不过毕竟事关自己的生死,朱棣还是要谨慎再谨慎。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少师也是方士出身,你看看他操控的国运还少了吗?没有少师相助,或许你我父子连北平都出不来。”

  看着自己的父亲越来越紧张,当下朱高炽亲自倒了一杯热茶端了上去。看着朱棣喝了一口稳了稳心神之后,胖太子陪着笑脸继续说道:“陛下还是不要多想,或许真像少师说的那样,他老人家有了对付吴勉仙长的办法。毕竟他们曾经是同门,还是知道应该如何说动的。”

  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太子的了。或许姚广孝真有办法,可以劝说吴勉不再难为自己。当下,这一对父子俩守了一夜在等着吴勉的出现,不过直到天亮也没有再见那个白发男人。看到了东方日出之后,朱棣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落地。看起来广孝真的想办法说通了那个白头发的男人……

  就在朱棣在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吴勉带着残废的公孙屠正在姚广孝的庆寿寺当中。昨晚带着这个残疾方士出了皇宫之后,吴勉才发现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大麻烦。公孙屠应该如何处置这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公孙屠是方士,应该送到海上的徐福大方师那里。不过以吴勉的性格什么时候做过那么麻烦的事情?以前不大不小的和这个方士有点交情,只是这点交情实在不够让吴勉亲自走一趟。

  想着把公孙屠送给广仁、火山那两位大方师手里,他们都是方士,自己门里的事情自己去办。不过这个时候,吴勉才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那两个人。这些年来都是那师徒俩在找自己帮助,还从来没有主动去找他们的时候。

  无奈之下,吴勉之能带着公孙屠来找姚广孝了。这个和尚一定知道广仁、火山的所在,把人交给他,自己便省了天大的麻烦。早知道这样的话,在皇宫里白发男人便已经现身了,也不用现在找上门了。

  看到了已经成了残废的公孙屠之后,姚广孝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老和尚高诵了一声佛号,然后对着残疾方士说道:“姚广孝对自己管教不严,给公孙方士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姚广孝罪该万死……”

  “广孝师兄,你这么说话就过了。这事和你没有关系,早看出来灌无名不是好人,师兄您也不会收他做弟子”公孙屠伸出来自己的钢铁手臂,炫耀一样的挥动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这也是因祸得福,实不相瞒,公孙屠我早就想炼制这么一个钢铁的义肢。只不过我的四肢健全,实在下不了手。断了一臂之后,这才有机会炼制义肢。等到回到大方师身边之后,我再炼制两条假腿,说不定比其他的同门师兄弟还要灵活……”

  看到了公孙屠一点不为自己失去了手臂、双腿难过,姚广孝心里反而更加不是滋味。当下他再次高颂了一声佛号之后,对着这位残疾方士再次说道:“这样和尚只能在我佛面前,为公孙方士祈福了……愿方士多福多寿,多多在大方师驾前尽孝……”

  “这么说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是吧?”看到和尚和公孙屠相谈甚欢,吴勉当下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寺庙。现在天虽然已经亮了,不过去皇宫找皇帝的麻烦总是来得及的,饶了他多活了几个时辰,这个皇帝也应该知足了。

  “吴勉先生不忙走,和尚还有话要对先生说……“看着吴勉要走,姚广孝急忙拦了一下。随后老和尚笑着对白发男人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和尚还有两天的寿数,到了明天晚上和尚就要圆寂了,吴勉先生,我们虽然相斗了千余年,不过看在和尚少有做过几件好事的份上,最后送和尚一程吧……”

  “明天晚上……我的眼睛不瞎,你还有十年的寿数。”吴勉看了姚广孝一眼,确定了他寿路没有大乱之后,继续说道:“你一定要找根绳子吊死在这里,那道也算是你圆寂了。不过和尚你自己自杀,不需要我守在旁边见证吧……”

  “凡人的寿数与和尚的不同,凡人的姚广孝的确还有十余年的寿数,不过道衍和尚也真的要在后天晚上就要圆寂了。”说话的时候,姚广孝再次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只有两天了,吴勉先生就不能陪和尚这最后两天吗?”

  “死个和尚而已,有什么好陪的?”吴勉与和尚对视了一眼之后,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再说你也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是你的爸爸。你的生死为什么要我相陪?”

  听着吴勉的话,姚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就劳烦吴勉先生,见到了徐福大方师,归不归师兄和广仁师兄之后,将和尚圆寂的事情告于他们几位。昔日的广孝方士,今天的道衍和尚已经离世了……”

  “和尚,你看我像传话的人吗?想要穿话给他们几个,麻烦你自己托梦……”吴勉还是不相信姚广孝已经只剩下两天的寿数,当下白发男人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也不顾和尚的极力挽留,施展遁法从姚广孝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着吴勉刚刚所在的位置,姚广孝苦笑了一声,随后转身对着只剩下一条好胳膊的公孙屠说道:“看起来只有公孙方士你陪着和尚走完最后一程了。”

  “广孝师兄,这个你别说瞒吴勉了,连我都瞒不过。”公孙屠冲着广孝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是学过几天面相的,师兄你的寿数未乱,起码还有十几年的寿数……”

  “十几年,那么劳烦公孙先生再看看和尚,真的有十几年那么长吗?”说话的时候,和尚脸上的模样突然又了变化。就这一句话的功夫,他的两边脸颊出现了两条黑色的断杀纹,这两道断杀纹乱了和尚的寿路。只剩下了两天的寿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