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东辑事厂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东辑事厂

  “要不要让你再打造一副,试试看我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吴勉看了公孙屠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下次别用这种西贝货了,直接用帝崩……”

  听到吴勉说到了帝崩,公孙屠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表情,就好像被先生抓到作弊的学生一样。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这个只剩下一只好手的方士继续说道:“帝崩那样传说当中的法器,怎么可能说炼制就炼制出来?连徐福大方师都办不到的事情,我一个残废怎么可能炼制出来。原本是给灌无名下套的玩意儿,想不到你也会信……”

  “那我就当你没有这个本事吧”吴勉看了一眼脚下的公孙屠之后,继续说道:“那个西贝货只能用一次,是吧?”

  “这件法器怎么也是我公孙屠炼制出来的,别一口一个西贝货的。它也是可以施展帝崩力量的,虽然只有一次,不过那力量和帝崩没有丝毫的区别。”看着骷髅架子手里的这件法器,公孙屠有些骄傲的说道:“就是你说的这件西贝货,不是我吹牛,放眼天下就算是徐福大方师也炼制不出来这样一模一样的法器来……你不用担心法器会伤人,这件法器只能一正一反使用两次,现在留在皇宫里面收藏起来也是件极好的法器……你干什么?轻点,你不能这样对付一个残疾之人。松一扣……磕脖子……”

  听到公孙屠说到这件法器不会再有什么威力的时候,吴勉也没了继续留在这里看热闹的心思。当下他一手拽着公孙屠的衣服后领,就这样拖着这个残废的方士向着皇宫外面走去。因为吴勉施法的缘故,周围没有一个人发现了他们这两个人进出了皇宫。

  这个时候,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纪纲变成了骨头。却没有人敢上前将骷髅手里的法器拿走,数千军士基本上都已经被吓呆了。场面变得静悄悄的,没有人再敢说话,静的连身边同伴狂跳的心跳声都能听到。

  第一个说话的是姚广孝,只不过他说的话有些怪异。这样的场合他竟然首先叫出来了一个人的名字:“吴勉先生,你到了吗?能否见和尚一面……吴勉先生你就在这里,现身再见一面吧……”

  姚广孝虽然没有了术法,感觉不到身边多了两个人存在。不过他毕竟和吴勉、归不归打过上千年的交道,知道这样的场合,吴勉或许就在自己的身边。只不过没有术法,他感觉不到身边有隐身的修士存在。

  此时,吴勉拖着公孙屠已经到了宫殿的院门口。听到了和尚的话之后,公孙屠还不忘对着吴勉说道:“广孝叫你呢?他没有几天了,你真不露一面?”

  吴勉头也不回的继续走到,跨过了院门口的台阶时,他继续说道:“天下没有几天的人多了,人人都想看我一眼,凭什么?我招谁惹谁了?”说完之后,他开始施展遁法,随后拉着公孙屠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喊了半天之后,都没有得到回应,老和尚苦笑了一声。随后他这才派人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皇帝,听到首恶纪纲已经伏法,已经全身披挂的皇帝朱棣这才带着护卫们从远处走了过来。

  虽然已经听说了纪纲惨死,不过亲眼看到了已经变成骷髅架子的锦衣卫指挥使之后,朱棣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当下在郑和、姚广孝和太子的劝说之下,他回到了奉天殿召见这次的有功之臣薛禄。

  重新坐到了龙椅上之后,朱棣对着下面跪着的薛禄说道:“这次多亏了薛禄你前来宫中报信,要不然的话险些让纪纲这个狗东西得逞。朕之前被纪纲蒙骗将薛禄你打入诏狱,让你吃了不少的苦……这样,朕加封你槿国公,加太子太保……赐你丹书铁卷免死三次……”

  原本薛禄还觉得委屈,现在听到朱棣几乎那能给自己的官职、爵位一股脑的都给了自己。还加上了一个可以免死的丹书铁卷,当下天大的委屈都烟消云散。薛禄跪在地上谢恩。

  这个时候,朱棣的怒气还是未消。当下他继续说道:“该赏的赏了,现在咱们说说该罚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犯下大逆不道之罪,按罪处凌迟之刑。灭三族,剩下的九族内之人发配戍边……锦衣卫五品以上官员全部锁拿,送交三法司审理。朕就不信了,纪纲在锦衣卫里面无法无天,会一个人都没有看出来?他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看到朱棣突然发火,在场的官员都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哪一句话说的不好,自己也被株连其中。最后还是太子向前一步,对着余怒未息的皇帝说道:“父皇,纪纲现在已经伏法,他现在和凌迟处决也没有什么区别。还是……”

  “还是什么?朱高炽你想让天下人看到,犯下谋逆造反大罪的人没有被明正典刑吗?你平时读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朱棣当下心里的火气都发到了自己的大胖儿子身上,冲着朱高炽吼了一阵之后,他继续说道:“把他的尸骨送到刑场,让行刑的刽子手将骨头上的肉丝一丝一丝的割下来。然后骨头砸成粉末扬了!他以为成了白骨,朕就会饶了他吗?对了!还有那个叫做庞英的,一起送到刑场陪着凌迟,锦衣卫里面没有一个好东西……”

  说到这里,朱棣的心里突然一动。之前朱元璋定下锦衣卫监察天下百官百姓,锦衣卫监察天下那么锦衣卫犯事谁来监察呢?

  想到刚才纪纲和‘薛禄’带兵打进来,不知道是在演戏的太监们都誓死保着自己。看起来还是这些阉人对自己最忠心,当下朱棣继续说道:“从即日起,成立东辑事厂,厂督由司礼司秉笔太监兼任。东辑事厂监察天下,天下事东辑事厂皆可查。就算锦衣卫有人图谋不轨者,东辑事厂亦可捉拿审问……”

  听到了朱棣的话,旁边站着的太子朱高炽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急忙向前一步,说道:“陛下,太祖皇帝立国之时亲口说的,后宫太监不可干政。儿臣以为这样的先例万万不可开。一旦太监们好像汉末、唐末那样大太监干政的话,对我大明江山大大的不利……”

  看到其的官员还没有说话,自己的儿子却第个站出来反驳。当下朱棣的怒火起来,对着朱高炽一字一句的说道:“太子,那你说说看……如果再有纪纲之流造反,朕这个皇帝还能相信谁?”

  一句话将朱高炽说的哑口无言,这时候,已经不想继续待在皇宫的姚广孝要告辞。朱棣看到和尚要走,当下急忙走下了龙椅,亲自推着老和尚出了宫殿的大门。随后他对着姚广孝说道:“少师,如果这个时候吴勉上门,朕应该如何应对?差不多就要到他说好的时辰了……”

  “陛下不用为他担心,现在吴勉已经被别的事情绊住,今夜陛下可以放心安睡,他不会再来惊扰陛下的。”老和尚说着,回头冲着皇帝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陛下你不用为一个吴勉担心,和尚已经想到了应对之策,吴勉之后不会再惊扰陛下了……”

  听了姚广孝的话,朱棣有些吃惊的看了一眼和尚,随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少师不用宽朕的心了,吴勉仙长那脾气,就算是徐福大方师到了,未必能说通那个白发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