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奉天殿内

第三百一十六章 奉天殿内

  听到了纪纲的话,守着皇城门的太监和禁军都愣住了。听着指挥使大人说的不像是假话,不过那位镇抚司庞英身上还是穿着他的四品官服,即没有捆绑,身上也也没有什么刑具,如果不是纪纲说他谋反,庞英身上看不到一点犯官的样子。
  
  就在太监和禁军首领疑惑的时候,纪纲带来的护卫当中已经有人冲了过来。当着皇城门太监和禁军的面,先是十分利落的摘掉了庞英的下巴,随后这才扯掉了他的官帽、官服五花大绑之后,压着庞英跪在了宫门前。
  
  看到片刻的功夫庞英便被捆绑的好像粽子一样,纪纲这才再次开口说道:“庞英这几年执掌锦衣卫的南镇抚司和诏獄,他的党羽遍布当朝。纪某担心早早抓捕会让其他的党羽狗急跳墙,对陛下做出来不利的事情来。
  
  这才骗庞英前来见驾,将他交由陛下处置。”
  
  纪刚这么一说便合理的多,庞英原本就好结交朝中大臣,这个在京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如果谁不小心得罪了纪纲指挥使,只要通了庞英的门子,送上好处之后,纪大人说不定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当下,老太监急忙进了皇宫之内向朱棣通秉。半晌之后,内宫大太监李兴亲自出门迎接。锦衣卫的镇抚司窜通朝中大将军造反,这个不是小事情,皇帝听到之后马上要纪纲带着庞英前去见驾。
  
  随后,纪纲将五花大绑的庞英交到了护卫的手上。随后带着他跟在李兴的身后,向着皇帝所在的奉天殿走了过去。
  
  李兴是个少言寡语的太监,他不开口纪纲也不好打听皇帝现在的情况。当下一行人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奉天殿门前,李兴进去通秉之后不久,奉天殿里面响起来朱棣的声音:“纪纲是干什么吃的!手下的镇抚司已经马上就要勾结将军做乱了,他现在才知道!
  
  这样的指挥使朕留着他有什么用处!让他带着庞英进来……”
  
  听到了朱棣暴怒的声音,纪纲心里冷笑了一声,心中对着自己说道:“再忍他一时三刻,一会这位永乐皇帝就要驾崩了。我不和死人一般见识……”
  
  不过等到纪纲进了奉夭殿大门之后,看到了太子朱高炽和和尚姚广孝也在这里。当下纪纲微微的有些意外,这两个人都是人精,这个时候他们俩在朱棣身边或许会给自己的计划打来变数。
  
  不过想到自己怀里暗藏的法器,纪纲心里又有了底气。他冲着朱棣行礼之后,说道:“陛下,下臣纪纲之前便发觉锦衣卫镇抚司庞英有不轨之企图。一直派人在暗中监察此人,刚刚他私自放走了犯官薛禄。他们俩私下密谋今日要对陛下不利,下臣知道之后,马上带着他前来向陛下奏秉。陛下也好早做准备,调兵遣将应对这一股叛军。”
  
  随后,纪纲将自己和薛禄定好的谋反事情和朱棣说了一遍,只不过是将自己的名字换成了庞英。
  
  “薛禄和庞英都是靖难的有功之臣。想不到这样的人也会造反……”朱棣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宫殿里面的护卫说道:“去扶正庞英的下巴,朕要亲自问他,到底是朕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庞英一定要造反。
  
  当下,有护卫向着庞英这边走了过来。
  
  只要他的下巴被扶正,那么庞英、纪纲二人一对峙便什么都知道了。纪纲原本以为皇帝会将庞英交给三法司审理,到时候薛禄的叛军早就杀进来了。这位指挥使大人只在趁乱用帝崩杀死朱棣父子和薛禄,今天便算大功告成了。
  
  谁曾想到皇帝一定要亲耳听庞英说出来造反的因由来,现在看起来不能等到薛禄的人杀进皇城了,自己只能先动手用帝崩来料理了。只是少了一个给自己背黑锅的薛禄,这个又要再想办法了。
  
  不过就在护卫要过来扶正庞英下巴的时候,一个惊慌失措的太监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进来之后他直接跪在了皇帝的面前,说道:“陛……陛下……阳武侯薛禄带着城外的禁军已经攻打下了北门,现在十万大军已经进城向着皇城杀来……请陛下暂时回避叛军锋芒。”
  
  这个匆匆忙忙闯进来的太监正是东门的守城的监军太监,靖难之役朱棣得了太监的好处。他登基之后,在各地的驻军都安排了监军的太监。就连看京城城门的监军也由太监担任。
  
  听到了薛禄果然已经带兵进城。当下朱棣不再怀疑纪纲的话,他也没有心思折腾庞英了,让去扶正庞英嘴巴的护卫离开。微微思索了片刻,皇帝随后对着太监说道:“关闭四面宫门传旨到南营和西营,让破虏将军常茂、武烈将军朱能带兵进城勤王。”
  
  太监听到之后,马上接旨离开了奉天殿。随后朱棣看了一眼太子和姚广孝,说道:“让少师看笑话了,不过少师可以放心,这皇城是先帝太祖皇帝建造。当初为了防止蒙古人反扑,将皇宫修建的格外坚固。薛禄那几万人马一时三刻之内不可能攻的进来,到时候常茂和朱能带兵勤王,薛禄要么就死在乱军当中,要么就只能从北门逃走。”
  
  “守在陛下身边,和尚自然是安全的。”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站在殿下的纪纲,随后老和尚继续说道:“不过和尚我还有几句话要请教指挥使大人,刚刚听陛下说的,好像是有一位残废的方士在大人手中,他手里还有一件威力巨大的法器。听说陛下让纪大人将人和法器都交给和尚的,然后再转交给吴勉。怎么到现在和尚还没有收到……“是,那名方士叫做公孙屠,他手里还有一件叫做帝崩的法器。”纪纲看到了姚广孝也在奉天殿里面之后,心里已经想好了说词。
  
  当下他继续回答道:“陛下是让我将方士和法器都交给少师,不过纪某在途中听说了庞英连同薛禄造反的事情。这才回去先办了这件事情,事有轻重缓急,想比少师也不会怪罪我……”
  
  “大人说的对,事有轻重缓急,这个和尚又怎么可能怪罪大人。”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已经有所察觉的朱棣,随后和尚继续说道:“不过几个时辰之前,和尚看到东山的方向有人在施展法器。看法器的威力像极了帝崩。指挥使大人,和尚多句嘴一一帝崩不会被人偷走了吧……”
  
  听了姚广孝的话,朱棣也点了点头,说道:“少师不说,朕到差点忘了。刚才朕也见到了东山方向有一光柱直冲云霄,刚才还想请教少师的。原来是法器的威力,纪细,那位方士和法器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方士公孙屠和法器已经安置在了妥善的地方,等到平息了这次叛乱之后,下臣马上便去带着他们前来见驾。至于陛下和少师说的法器,这个下臣并不知道,或许世上有两件一模一样的法器吧……”说到公孙屠和帝崩,纪纲倒是不在意。现在薛禄的叛军已经杀到,这时候他想出去带着公孙屠前来也不可能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远已经能听到宫门外一阵嘈杂的声音。有数不清的声音在喊打喊杀,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纪纲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到了肚子里……就在皇帝继续组织人马守住皇宫的时候,外面有太监跑进来传信说道:“陛下,正阳门攻破,请陛下暂避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