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传说当中的法器

第三百一十三章 传说当中的法器

  “可以了结吴勉仙长的法器……”朱棣愣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去,将你说那个叫做公孙屠的方士,还有那件法器一起都送到庆寿寺去,送到少师那里,请他代为转交给吴勉仙长。再请少师替朕解释,此事与朕无关,都是灌无名之前搞的……”

  纪纲愣了一下,原本他以为将公孙屠和那件法器交到皇帝手里,会给吴勉带来致命一击的。没有想到朱棣竟然被白发男人吓住了,虽然眼前有这么好的机会,不过想到之前吴勉一人之力独挑郑和船队,还有灌无名都死在了他的手里,朱棣不寒而栗,正好用公孙屠的法器卖白发男人一个人情。

  “陛下,这么难得的机会,白白浪费未免有些可惜了。”纪纲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继续开口说道:“真的不试试吗?这件事可以交给下臣去办。看着像是他们修士之间的仇杀就好……”

  “什么时候你开始替朕更改圣旨了?”听到纪纲非但没有遵旨而办,反而动了歪脑筋。朱棣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这位永乐皇帝轻轻的笑了一声,露出来一嘴小白牙,对着锦衣卫指挥使继续说道:“还是说纪纲你已经动了要替朕法圣旨的心思了?是不是朕的位置你也要坐一下?”

  “下臣不敢……”听了朱棣带着寒气的声音,纪纲急忙再次跪了下去,对着皇帝继续说道:“下臣这就去办,公孙屠和法器交到少师姚广孝的手上,请少师代为解释,此事与陛下无关,皆是灌无名生前所为……”

  “去办吧,办的不好,你便不用回来了……”朱棣冲着纪纲挥了挥手之后,继续说道:“此事要尽快办妥,你亲自督办,如果有什么差池的话,你把自己关在诏狱里去试试你们锦衣卫的刑具吧……”

  纪纲听的冷汗直流,当下行礼之后他马上退出了奉天殿,匆匆忙忙的跑出了皇宫。

  此事事关重大,纪纲没敢将那名叫做公孙屠的方士留在锦衣卫镇抚司,他将公孙屠关在了京城当中的一座民宿当中。出了皇宫之后,他骑着快马在四个锦衣卫护卫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关押着公孙屠的民宿当中。

  此时的公孙屠两条腿已经齐膝被人砍掉,一只手从手肘处断掉,他在断口的位置安装了一只钢铁的手臂。虽然是义肢却比普通人的手臂还要灵活。

  纪纲见到公孙屠的时候,他正在炉火上反复炙烤这一个薄薄的铁皮。此时铁片已经被烧的通红,到了马上就要变成铁水的地步。虽然看到了指挥使大人进来,不过公孙屠还是好像没有看见他一样。他将已经烧软的铁片小心翼翼的镶嵌在自己的义肢上,等到铁片自然冷之后,他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灌无名的运气好,他再晚来几个月,断肢之仇我自己就可以报了……”

  公孙屠身上的伤正是灌无名留下的,当初他被童戚振囚禁了起来。逼迫公孙屠修好阵图和炼制法器,童戚振死前将公孙屠的藏身之处写信告知了广仁,想要派人让大方师将他送回到海上徐福的身边。童戚振自己都没有算到那封信被灌无名得到,随后他找到了公孙屠之后,竟然断了他的两条腿,让自己的弟子看守他,逼着他给自己炼制那个传说当中的法器。

  之前公孙屠虽然被童戚振关押,不过对他还是客气之及。他们俩原本就是同门,童戚振也不想真的得罪这个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那些年都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而灌无名一见面便凶相毕露,为了防着公孙屠逃走,竟然见面便用长剑斩断了他的双腿。

  当时公孙屠也犯了脾气,为了表示自己不给灌无名炼制法器,他竟然自己断了左臂。还数次想要自杀,结果都被灌无名和他的弟子们救了回来。看到公孙屠犯了脾气,灌无名也不敢再为难他。当下好言好语的相劝,还出了不少炼器用的天才地宝,让公孙屠自己炼制了一条可以和常人一样灵活运用的钢铁手臂来。

  不久之前,灌无名让公孙屠炼制出来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来,只要法器炼制成功,他便送公孙屠回到徐福大方师的身边。虽然公孙屠不大相信灌无名,不过最坏的打算也就是要了自己的性命。现在他已经变成了残废,死了去投胎也比这种日子好得多。

  当下,公孙屠便开始为灌无名炼制那件传说当中的法器。说到这件法器,还得益于童戚振,当初公孙屠数次想要炼制出来那件法器来,不过试了无数次全都以失败告终。后来他被童戚振囚禁起来之后,心里没有了负担竟然凭空想出来了那件法器的炼制方法。

  说到对炼器的痴迷程度,公孙屠还要在当年的百里奚之上。他虽然已经想明白了那件法器的炼制原理,不过却苦于不能真正的炼制出来一只法器来,印证自己的想法。听到灌无名说到要他炼制出来那件法器,他自己也有意炼制出来那只法器,省的让后人总说他是百里熙之后的炼器第一人……

  只是灌无名的运气不好,他等不到公孙屠炼制成功那件法器,便出海去刺杀吴勉去了。就在公孙屠炼制成功的那一天,他藏身的地方被锦衣卫发现。原本锦衣卫这样的货色公孙屠就算没了双手双脚,也总有办法将他们全部置于死地。无奈他的术法也被灌无名封住,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炼制出来的法器一股脑的被运到了这里。

  对这位锦衣卫指挥使大人,公孙屠也到实在,没等纪纲拷打,他自己已经把话都说了出来,按着公孙屠所想,自己和那件惊天动地的法器一定会被修士们知道。只要自己的消息被传到方士那里,一定回来这里救他出去的

  现在看到了指挥使大人前来,公孙屠笑了一下,用自己的钢铁义肢拢了拢头发之后,说道:“不是说好了,指挥使大人你要去找方士带我离开这里吗?方士我是没有看到,却看到了大人你身上带着杀气来的……怎么?想要了结方士公孙屠的性命吗?”

  纪纲不敢得罪面前这个残废方士,苦笑了一声之后,他对着公孙屠说道:“公孙先生您误会了,我是找到了火山大方师,不过他以为我是在骗他。他说您已经失踪几百年了,早就是当死的人了,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还说炼制成了那件法器……”

  说到这里的时候,纪纲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既然火山大方师那里是行不通了,那纪某自己只能将您送道庆寿寺的姚广孝那里,如果他也不信的话,那纪纲我就没有办法了……

  “姚广孝……你说的是广孝和尚吧?”公孙屠轻轻摇了摇头之后,对着纪纲继续说道:“那和尚又不是方士,我为什么要去找他?再说灌无名就是他的弟子,这当中和尚也脱不了干系,你送我去见他和尚。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听了公孙屠的话,纪纲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公孙先生,要不然的话纪某我再去找一下火山大方师。不过您这里有没有什么信物,他一看便知道是您亲手炼制的法器?能证明身份就好,一定要一般修士炼制不出了的那种法器来……”

  说话的时候,纪纲装作咳嗽了几声,趁着公孙屠不注意,偷眼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件玉石雕刻的龙形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