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法器

第三百一十二章 法器

  在皇宫里面待了半晌之后,朱高炽亲自推着轮椅将姚广孝送出了皇宫。老和尚怀里捧着装有灌无名人头的盒子,满脸的哀愁。

  看着姚广孝的样子,朱高炽说不得也要开解他一下:“少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更何况无名先生千余岁的年纪,天下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别说别人了,高炽我能有八十岁的寿数就知足了……”

  “太子殿下,灌无名的死也有和尚的一份因果。这些年和尚护他有些过分了,这才让灌无名心里有了妄念。”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和尚再次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些年和尚的言行他都看在眼里,没有当年的广孝,这孩子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原本和尚请大术士救他的,可惜灌无名没有这个造化。”

  两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远处看到一名小太监带着一位武官打扮的人走了过来。见到了太子亲自推着轮椅送姚广孝,这个人急忙一溜小跑的过来,向太子和老和尚二人见礼:“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见过太子殿下,见过老禅师……”

  见到来人是锦衣卫指挥使纪纲,此人执掌天下检察,就算是太子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当下朱高炽笑了一下,对着这位锦衣卫指挥使说道:“是纪纲大人啊,陛下还在奉天殿,昨夜陛下休息的不好,你有什么事情简短点说,不要耽误陛下休息……”

  “是陛下宣召纪纲觐见的……”纪纲偷眼打量了一番太子和姚广孝二人之后,继续说道:“听说昨晚宫中出事了,卑职也在等着陛下的召见。现在锦衣卫当中有术法根底的人已经都在宫外……”

  “纪纲大人说的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朱高炽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冲着纪纲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什么时候开始,锦衣卫开始管起来太监了?还是说纪纲大人的指挥使做的烦了,想来宫中做司礼监的事了?”

  听了朱高炽的话,纪纲的冷汗便冒了出来。这几年他仗着是皇帝身边检查百官、百姓的大红人,说话、办事越来越没有分寸。原来想着过来讨好太子,顺便向他打听一下昨晚的事情。想不到会被朱高炽谈笑之间顶了回去。

  当下纪纲急忙跪下向朱高炽行大礼,嘴里解释道:“太子殿下赎罪,早上的时候陛下没有上朝,朝中大臣们都理论纷纷,这也是纪纲胡思乱想……”

  “看看……我是开玩笑的,纪纲大人这是做什么?”朱高炽一脸‘惊讶’的将纪纲亲手搀扶了起来,随后腆着他的大肚子继续说道:“我知道大人是为陛下担心,这才说了句笑话。不耽误大人去见驾了,陛下还在奉天殿等着你呢。”

  纪纲这才诚惶诚恐的爬起来,向着太子和老和尚告辞之后,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向着奉天殿的方向走去。

  看着这位指挥使远去的身影,姚广孝突然冲着朱高炽笑了一下,说道:“太子殿下,这个人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吗?”

  “就知道瞒不过少师。”朱高炽跟着笑了一笑,随后继续推着姚广孝向着宫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这几年纪纲开始不安分了,下面的人告诉我,纪纲借着检察武将的身份,搜罗了不少京畿一带五品以上武官的把柄。他拿到了这些将军们的把柄却不向陛下进呈,反而用此要挟私底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说到这里,朱高炽对着身边的侍卫、太监们挥了挥手。这些人很是识趣的散开,这时候太子这才继续说道:“这个还不算,纪纲去年开始在北平和京城两地大肆购买房产,听说都是泗水号给他垫付的钱。陛下让纪纲检察泗水号的商铺,可不是这么一个检察法。弄不好陛下这次出事,纪纲也脱不了干系。”

  说话的时候,朱高炽脸上出现了一丝狠辣的表情。看着和他大胖子弥勒佛的样子很不般配,不过这个表情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顿了一下之后,朱高炽再次笑了一下,说道:“看来锦衣卫指挥使就要换人了……”

  说完之后,朱高炽推着姚广孝继续向着宫门外走了过去。当他们走到了宫门前的时候,刚刚进宫的纪纲已经到了奉天殿。

  看到了朱棣苍白的脸色之后,纪纲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奉旨前来见……”

  没等纪纲说完,朱棣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朕让你去打探泗水号财神岛的动向,这么长的时间你打探出来什么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这个锦衣卫指挥使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朕留着你还有什么用处!”

  说话的时候,朱棣的火气上来,抄起来龙书案上面的砚台打在了这位锦衣卫指挥使的额头上。纪纲不敢闪躲,任由砚台打破了自己的脑袋。鲜血马上流淌了下来,滴落在他的眼睛上,瞬间纪纲的眼前已经是一片血红色。

  “纪纲该死……”纪纲跪下一边磕头一边继续说道:“只是财神岛距离陆地需要二十天左右的航程才能赶到,加上泉州距离京城还要半月有余的路程。里面有消息传到京城少说也要一个月的时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送来……”

  “还没有消息送来!刺客已经到了……”朱棣瞪了纪纲一眼之后,深深的喘了口粗气,随后他继续说道:“上次灌无名是你找到的,你回去统一口径,灌无名不是朕找来的,是他自己找的朕。明白吗?还有……泗水号的商铺不要再搞小动作了,你埋下的钉子把人名单送到泗水号去,算是朕和他们和解的诚意……纪纲,你是不是私下背着朕做了什么事情?”

  朱棣说话的时候,看到纪纲在闪躲自己的眼神。当下永乐皇帝的心中一动,继续对着锦衣卫指挥使说道:“暹罗人那里也是你安排的,财神岛那里没有传来消息,暹罗人也没有消息传过来吗?”

  “陛下,暹罗使臣还在京城,臣刚刚还亲口问过,暹罗人哪里也在等财神到的消息。”说话的时候,纪纲的眼珠转了几下,随后再次对着皇帝说道:“陛下,纪纲还有一件事禀告。上次找到了灌无名之后,我便派人一直监视他的住所。想着如果有修士来找灌无名的话,或许还能为陛下所用。虽然没有发现有修士前去寻灌无名,可是他的住处也有人居住的痕迹……

  听到了纪纲的话,朱棣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皇帝说道:“你想说那里除了灌无名之外,还有其他的修士?”

  “是……”纪纲用袖子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我让人冒充是少师的弟子,装作前去寻找灌无名。结果在住所当中发现了一个残废了的方士,他自称叫做公孙屠,说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

  听到纪纲说到现在还是不点正题,朱棣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说道:“纪纲大人,你这是想让朕猜你的谜语吗?发现了公孙屠又如何?又不是把徐福大方师请回来了……”

  “虽然不是徐福大方师回来,不过却知道了另外一个消息。”纪纲看了一眼皇帝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听那个叫做公孙屠的方士说,灌无名是请他炼制一件法器,是一件可以了结吴勉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