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由头

第三百一十一章 由头

  一句话说的朱棣差点哭了出来。原本他是看不上这个胖儿子的。朱棣之前喜欢的是更像自己的汉王朱高煦,他登基之后曾经想过要更换太子的。后来还是谋士姚广孝、大将朱能等人的力保,这才作罢。直到后来皇孙朱瞻基得了他的喜爱,这才多少给了太子一点好脸色看。

  想不到今天这个胖儿子一开口便要代替自己去死,朱棣当下摇了摇头,对着门口站着的朱高炽说道:“太子,你是一国的储君,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朕归天之后,你立即登基称帝。好好善待百姓,做好你的皇帝。朕就算下去见到了你的爷爷,也有话好说……”

  “说什么?我把你指定的继任之君赶下台了?”吴勉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真有那么一天的话,皇帝你真敢去见太祖?”

  “朱允文虽然是太祖皇帝钦定的继任之君,不过他无才无德。大明江山在他的手里早晚也要败光……”朱棣此时看到了自己的太子,当下也豁出去了,直接顶着吴勉的话说道:“朱允文登基之后,不是想着如何平定漠北、安南,却是对着自己人下手。就算朕下去见到了太祖皇帝,也要问问他老人家,到底是朕这个皇帝做得好,还是他朱允文做得好。”

  看着自己的父皇话语当中带着戾气,朱高炽急忙向着吴勉解释了几句:“老仙长,陛下说的声音虽然大了一点,不过陛下说的没错。大明初定还有漠北、安南的外患,需要一位攻城略地的帝王。朱允文却是一个守城之君,他登基以来可曾与漠北蒙古人开过一战?只是坐享太祖皇帝的余荫,长久以往蒙古人早晚再次打过来,建文君用什么迎敌?”

  朱高炽出现之后,朱棣也有了底气,反正已经得罪了这个白发男人,索性得罪到底吧。当下,他继续说道:“仙长你看看朱允文用的都是什么文臣武将?带兵的大将军李景隆早就暗通北平,李景隆当时可是皇帝身边第一号的大红人,公爵之份位极人臣。就算倒向了朕,到头来最好也还是一等公爵。明知道这样他还要倒戈为了什么?还不是他也认定了朱允文不是什么明君圣主,连统兵的大将军都是这样,更别说其他的文臣武将了……”

  “跑题了……”吴勉突然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我说的是你联手暹罗去攻打泗水号,我是泗水号的门客,这个总不能看着不管吗?刚才已经说过了,你和朱允文的事情与我无关,只说和我有关的……”

  “那我也说几句和吴勉仙长有关的。”朱高炽笑着走到了朱棣的面前,用自己肥大的身躯挡在了自己父皇的面前。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联络暹罗一起攻打泗水号的事情都是我朱高炽一人所为。与陛下没有丝毫关系,我是一国的储君,陛下刚刚把户部的一摊子交到了我的手上。前些年靖难之时的亏空太大,我打算吞了泗水号来填补上这个亏空。这才贸然去派人联络了暹罗王室,想要和他们一起联手吞下泗水号。”

  “你倒是孝顺……”吴勉看了一眼朱高炽之后,对着朱棣说道:“难得你还有个好儿子,那我就听你这孝顺儿子的心愿。你们父子俩一起归天吧,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找好即位之人,明天这个时候我来带你们俩走……”

  说完之后,白发男人冲着皇帝和太子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施展遁法消失在了他们俩的面前……

  看着吴勉消失之后,朱棣有些颓废的坐到了地上,随后他抬头对着肉球一样的朱高炽说道:“这是朕做的恶,你又何必呢?现在倒好还把你这个太子也搭进来了……”

  说完之后,朱棣再次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外面的侍卫们说道:“来人!去把朕的皇太孙叫来……”

  “去请少师姚广孝前来……”没等皇帝说完,朱高炽忍不住打断了自己父皇的话了。这样的事情放在往常,吓死太子也不敢去打断皇帝的话。不过眼看着他们爷俩的寿命只剩下一天了,当下太子也顾不得什么了。

  此时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和术法的姚广孝身体已经每况愈下。现在他已经下不了床了,听到皇帝和太子同时宣召自己,当下老和尚让小和尚将他安置在特制的轮椅上,由小和尚推着一路到了皇宫。

  “少师,原本朕不想麻烦你的,不过吴勉临走的时候已经明说了,一天之内要我们父子二人的性命。”此时朱棣已经没有心思拿皇帝的架子了,他和太子一起走到了姚广孝的身边。随后太子亲自推着轮椅,让老和尚和皇帝走在了一条直线上。

  此时,姚广孝也看到了被收藏在盒子里面的人头。认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弟子之后,老家伙叹了口气,随后让人将人头抱了过来,送到了自己的怀里。

  “想不到我们师徒俩这就阴阳两隔了……”姚广孝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和尚这个当师尊的看开了,你却陷得越来越深……都是和尚的罪过,南无阿弥陀佛……”

  高耸了一声佛号之后,姚广孝当着皇帝、太子和众侍卫的面,开始对着人头念诵起来往生的佛经来。朱棣心里虽然着急,不过这个时候他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这个和尚了。当下只能耐着性子听姚广孝把佛经念完。

  念完了佛经之后,姚广孝再次坐在轮椅上对着皇帝和太子施礼。随后这才开口说到了正题:“陛下,凡事皆有因果。现在只不过是陛下种下了因,又在吴勉那里结果了……”

  “少师别打机锋了,朕与太子的命就在少师手上,还是明说吧,我们父子二人应该怎么办?”朱棣看了已经老朽了的姚广孝,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之前少师不是想要替那些靖难罪人的家人求情吗?这次只要朕与太子平安渡险,那些人朕给他们去了奴级……”

  听了朱棣的话,姚广孝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模样。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说道:“陛下,泗水号的事情是假,吴勉想要寻事才是真。他是方士出身,当年徐福大方师有过不得操控国运的法旨。吴勉虽然早已经不是方士了,也不敢忤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

  看到朱棣没有听明白,当下姚广孝继续说道:“之前朱允文身上的三世帝王都和吴勉有关系,他站了一个帮友的理。帮着朱允文逃出京城。说起来也不能就算是操控国运,不过现在陛下是一国之君,他想要动陛下的话,总是要点由头的……”

  “现在吴勉已经找到了由头……”说到了这里的时候,朱高炽接话继续说道:“少师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我们父子二人的性命都要了结在吴勉的手里吗?“

  “太子殿下你还有一代帝王的运数,不会这么轻易就了结在这里的。”姚广孝看了这位太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只要弥补上泗水号的事情,吴勉便没有了动手的由头……”

  朱高炽是个聪明人,朱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朱高炽已经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了。这位胖太子轻轻的笑了一下,转身对着朱棣说道:“陛下,交给儿臣办吧,一定可以断了吴勉动手的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