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章 私事

第三百一十章 私事

  “朕的胆子也没你想的那么小……”说话的时候,朱棣正了正衣冠,随后正色对着吴勉说道:“皇帝该有的胆量朕都有,不过是个死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

  说到这里,朱棣光着脚走到了床下,从墙上拿下来天子剑。看了一眼吴勉之后,他一咬牙将天子剑拔了出来。原本想着手握天子剑和吴勉拼命的,不过犹豫了一下,这位永乐皇帝还是将剑身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朕不怕死,不过总要死个明白。”剑刃在脖子上比量了半天之后,朱棣还是将宝剑撤了下来。看了一眼面前似笑非笑的白发男人,他继续说道:“你是来为朱允文报朕夺位之仇的,还是要报灌无名暗算你的仇……”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咽了口口水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你想要为朱允文报仇,那你来说说朕登基这几年那件事做的不如建文?朕登基之后北征蒙古,打的鞑靼、瓦剌各部称臣纳贡。同时南征安南,将安南收入大明版图。这样的事情朱允文做的了吗?”

  说完这几句之后,朱棣深深的吸了口气。见到吴勉没有说话,还是慢悠悠的看着自己。当下他以为这个人白发男人在记恨灌无名的事情,当下永乐皇帝继续说道:“说起来灌无名,那也是你们修士之间自己的事情。朕只不过是在他的威逼之下,说出来你的衰弱日期而已……如果你是朕,被灌无名这样的大修士威逼,你又能怎么样……”

  虽然朱棣也算是一代雄主了,不过在生死面前他还是怯阵。自己刚刚做了两三年的皇帝,还有大把的事情没有做完,怎么可以现在就死在吴勉的手上。无论如何也要在饶几年……

  “你想多了……”看到朱棣的样子,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和朱允文是你们叔侄俩自己的事情,我又不姓朱,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把你侄子送出海外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有本事你再派人去海上追杀他……”

  说到这里,吴勉又看了一眼‘躺’在朱棣枕边的灌无名。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用他一贯的语调说道:“灌无名已经在这里,他再有天大的过错也平掉了。皇帝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真的都忘干净了吗?“

  听到吴勉管自己叫做皇帝,朱棣便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个白发男人承认了自己还是皇帝,这就好……这就是还有的谈。

  不过吴勉最后一句话还是让永乐皇帝有些摸不到头脑,除了篡权夺位、派出灌无名暗算吴勉之外,还有什么过错吗?是自己屠戮了大儒方孝孺十族八百七十三口人命?这个小白脸什么时候和方孝孺又拉上关系了……

  就在朱棣胡思乱想的时候,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霸占民女,强行要将邵家的女人许配给你的孙子。真的以为邵家没有大人了吗?”

  听了白发男人的话,朱棣愣了一下,随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就……就是这个吗?就是因为朕……赐婚朱瞻基和邵家小姐的婚事,吴勉仙长您不高兴了?”

  “你们家的孙子配得上邵家的女人吗?”吴勉说完之后,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他继续说道:“邵家的女人嫁人不用皇帝你来做主,管好你自己的子孙就好。”

  朱棣好容易才听明白吴勉这次并不是来找自己报仇的,什么篡权夺位什么派人刺杀他,在这个白发男人的眼里都不算事。起码和他们家的女人相比,都算不得什么……

  “是,朕明白吴勉仙长的意思了……”朱棣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天子剑。当下急忙将这柄宝剑丢掉,缓了口气这才陪着笑脸对白发男人说道:“是朕乱点鸳鸯谱了,也是邵南华小姐的相貌出众,又冰雪聪明。看着就是母仪天下的样子……朕这才想要沾沾邵家南华小姐的光,既然吴勉仙长说了,那朕马上便收回成命,换邵家小姐自由婚配。”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不过朱棣心里却很是不以为然。如果不是看着邵南华新婚之夜克死了丈夫,京城没有人敢娶她。自己还是看在了他吴勉的面子上,让自己的孙子背这口黑锅。朱瞻基也叫做皇孙,怎么就配不上邵南华那个小寡妇了?

  听了朱棣的话,吴勉点了点头,说道:“这还算像话,记住了……皇家也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不是什么人家的女儿你们都攀得起……”

  “是,朕记住了,之后绝不再轻许邵家小姐婚配。”朱棣这才松了口气,刚刚还以为吴勉是来报复自己的。想不到这个小白脸只是来说这件事,原本吴勉凭借一人之力差点灭掉郑和船队的时候,朱棣便想要悔婚。只是碍着白发男人的淫威,不敢轻易的撕毁婚约。现在你自己亲口提出来,那样就太好了……

  看着朱棣点头哈腰的硬撑自己,吴勉用他独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私事说完了,那我们再说点其他的事情吧……”

  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寝宫的空气突然变得凝固了起来。吴勉的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他冲着永乐皇帝笑了笑,露出来嘴里有些苍白的牙齿。看着朱棣已经平静的心再次波动了起来……

  “灌无名行刺我是我和他的事情,不过你和暹罗联手想要铲除泗水号,我又是泗水号的门客,那就是我和你的事情了。”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床上灌无名的人头之后,继续对着皇帝说道:“灌无名已经遭了报应,皇帝你这样好端端的说不过去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寝宫的温度都跟着降了下来。朱棣已经能看到自己呼吸之间嘴巴、鼻孔冒出来的白气,当下,这位永乐皇帝的心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他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态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原来这点其他的事情才是正题……这个朕没有好辩解的,灌无名没有那个本事可以说服暹罗王室。这个是朕干的……吴勉仙长想要如何处置朱棣,悉听尊便……”

  就在这个时候,寝宫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父皇,今天是初一大朝的日子,儿臣朱高炽特地前来服侍父皇更衣……”

  门外传来的正是大胖子太子朱高炽的声音,朱棣听到之后,急忙喊道:“太子你进来!快……”

  朱棣大喊大叫的时候,寝宫大门已经打开,胖得好像皮球一样的朱高炽从外面走了进来。比较上次在码头见了一面,他现在竟然又胖了一圈,走了几步之后,便开始不停的喘着粗气。

  “这不是吴勉仙长吗?”朱高炽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笑嘻嘻的继续说道:“再过几天,小犬朱瞻基就要迎娶邵家小姐了。到时候高炽我斗胆和吴勉仙长攀个亲戚,陛下已经册封朱瞻基为皇太孙了,那南华小姐就是太皇孙妃了。还要叫我一声父亲……”

  “你说的这么高兴,难怪有人说人死之前做梦都是好事。”吴勉看了一眼朱高炽之后,继续说道:“你们家小犬没有高攀的机会了,还有一件事……你做好准备继承皇位了吗?这次算是便宜你了……”

  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朱棣,朱高炽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仙长,那能不能打了折扣?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这个太子替陛下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