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九章 后续

第三百零九章 后续

  突然之间感觉不到了术法,这个有点吓到归不归了。老家伙心里紧张,脸上却没有带出来。当下他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百无求聊着,暗地里将那张可以提升术法的丹方在脑中过了一遍。或许问题就出在这上面……

  这个时候,老东家醒过来的消息已经被下人们传了出去。刘喜、孙小川和莫离他们纷纷赶过来探望,归不归没有办法之能继续应承着。

  说了几句之后,归不归对着身边的几个人、妖笑了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怎么不见人参过来?那个小家伙不是又喝多了吧?”

  “任老三戒酒了……”百无求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它自己都是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冲着归不归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它说自己的脑子坏掉了,一喝酒就想起来自己有个爸爸,然后喝多了就哭。他们几个也是,自己不说任老三真有个爸爸,还不让老子我说。前几天它爸爸不是还来过吗?他们爷俩打起来了?”

  看了一眼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的百无求和一脸无奈的刘喜他们几个,看样子刘喜并没有对这个二愣子说出实情。想想也是,百无求知道那天的事情第一个反应应该就是去骂街,要是被小任叁知道那就麻烦大了。这件事能不让它知道,还是尽量不知道的好。

  归不归看了刘喜他们几个一眼之后,对着莫离说道:“大术士留下的半截烟香还在吧?带着它去见见西洋景……傻小子,上次席应真过来的时候给你带了点玩意儿,老人家我睡了这么多天也没有来得及给你,让莫离带着你去拿……”

  “那老子就明白了任老三是怎么了,是不是席应真那个老头给老子带了礼物,没有它的份,那只人参吃了老子的醋了……”想起来最近任叁的古怪,百无求总算是想‘明白’了。当下它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家都不是一个爸爸,这有什么好吃醋的?”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跟着莫离走出了寝室。一直等到他们俩走远之后,孙小川这才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妖王陛下还真是不防备您老人家,之前小川我和殿下担心它说漏了嘴,想过让莫离抹掉它的记忆。别看妖王陛下天真烂漫,对我们几个还是有防备心的。最后我们几个还是没敢……”

  “别看老人家我叫它傻小子,不过这孩子可是一点都不傻。”归不归看了孙小川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幸亏你们没有自作主张……它是我老人家的儿子,抹掉记忆这样的事情我老人家说得,小川你可说不得……”

  虽然老家伙还是一脸笑吟吟的模样,不过刘喜、孙小川二人都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一丝寒气。好在孙小川是个厚脸皮,他嬉皮笑脸的说道:“那是,要是谁敢私自摸了我孩子的记忆,说不得小川我也生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孙小川和身边的刘喜对了一下眼神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还有几件事要和您说一下,算是这次事情已经完结了……您老人家伙睡了这些日子,那些管事们已经离岛了。不过他们的运气不好,在路上遇到了风暴这些管事们已经全部遇难了……”

  “都遇难了?那真是可惜了。这些管事家里一定要给足抚恤,不能难为他们的家人。”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刘喜、孙小川二人一眼,老家伙心里明白这是他们俩暗地里下的手。这些管事原本都是被朱棣收买过去,如果他们活着离开财神岛回到陆地的话,会给泗水号带来大麻烦。说不定会给其他的管事带来杀身大祸,既然这样这些人便只剩下这一条路了。现在泗水号虽然已经改姓了归,不过刘喜、孙小川还是自己背上了这个黑锅,不能给易主的泗水号带来麻烦。

  “按照泗水号的老规矩来,那些管事们的家人每年从商铺里拿钱拿粮。家里的一切红白事都是泗水号给钱。”这时候,刘喜开了口。这位昔日的淮南王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还有,那些闹事的岛民都被赶走了。暹罗国王前天也派了使臣来说明情况,说之前班汉因为叛国已经被撤销了一切官职和爵位。他的事情和暹罗王室无关……”

  灌无名大闹财神岛的那一天,岛上传信的中转鼓手已经被灌无名的人控制。虽然有死掉的管事诈尸,不过事情远远没有鼓语说的那么严重。等到归不归和百无求赶过去的时候,那些在灌无名控制之下的行尸分散开,找到它们花了大把的时间。归不归和百无求原本前往前岛就是给灌无名下的套,当下他们更加不急着回去了。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让前岛的鼓手向内岛报信。不过鼓语经过了通往内岛中转的时候,被改成了前岛危机,没有人前来支援这样的消息,让内岛的人心惶惶,不战自乱。虽然这一切都在归不归的意料当中,不过按照规矩,那些被灌无名控制住的岛民已经不能继续住在这里了。

  而和泗水号有很深渊源的暹罗王室听说班汉等人已经都死在岛上之后,立即派人前来和泗水号修好,把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了班汉的头上。听说暹罗国内已经将班汉的族人都抓了起来,准备满门抄斩来平息泗水号的怒气。

  暹罗不比大明,他们的王室原本就是靠着泗水号的助力才发家的。而且国内时不时便会有人造反。如果造反的势力再得到泗水号的相助,那十有八九会颠覆现在的暹罗王权。

  听了刘喜的话,归不归点了点头,笑着对这对哥俩说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做,现在越是什么都不做,暹罗人那边就越害怕,他们自己就会吓死自己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的话锋一转,说到了已经离岛的白发男人:“说说吴勉吧,他终于有理由去见朱棣了……”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京城皇宫当中,正在熟睡的朱棣突然被一阵寒意惊醒。睁眼的时候他见到一个白发男人正坐在寝室当中的梳妆台前,透过铜镜的倒影看到了一脸惊恐之色的大明皇帝。

  吴勉!朱棣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个男人是谁。当下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都凉透了,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等着灌无名的回信,已经知道了白发男人衰弱期的时间,灌无名不会失手的,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有消息传回来?现在看到了吴勉出现,朱棣明白最坏的结果已经出现了……

  当下,朱棣从龙床上坐了起来。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索性硬气着对吴勉说道:“你是来弑君的吗?你出现了,那就是说灌无名已经不在人世了是吧?”

  吴勉看着镜子里面的朱棣,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你问灌无名……他就在你的身边,为什么不自己去问他……”

  听了白发男人的话,朱棣不由自主的看了躺在自己身边的爱妃一眼。这一眼看过去吓得他从床上跳了起来,就见自己的皇妃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花花的人头,正是自己刚刚提到过的灌无名……

  看着朱棣惊慌失措的样子,吴勉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你的胆子也不是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