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八章 席英珍

第三百零八章 席英珍

  “你来晚了……”吴勉说话的同时,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当下白发男人将人头扔给了大术士,随后继续用他独有的语气说道:“你晚来了一步,他刚刚上吊自杀了……”
  
  “姓吴的小子你胡说什么!上吊死的人头怎么被砍下来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检查了一下人头。看到灌无名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之后,他这才叹了口气,说道:“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这就是你的命应该如此了……”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看到了身边眼神迷离,还没有缓过来的小任参。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什么时候你们这里又多了一个人参娃娃?小家伙看着可是不大机灵……”
  
  “这是百无求的亲戚,妖山待不住了,来投奔我们家的傻小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别看它个子小却是个大辈,我们家傻小子还要管它叫叔叔。说起来和老人家我一个辈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再次看了一眼两眼无神的人参娃娃。不知道为什么当大术士再看这个小家伙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一阵烦闷,心脏也开始加速跳动。
  
  “大术士您到了,来泗水号也不以前告诉我,虽然不是您老人家的弟子了,总是要准备一下的……”这时候莫离带着刘喜、孙小川一起走过来,说了两句话让席应真分神,刚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娃儿你早就不是术士爷爷我的弟子了,说话不用那么客气。”对刘喜、孙小川和莫离,席应真还是客气的。不管怎么说前几年他还住在这里多年,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的,反正自己晚来了一步,灌无名已经掉了脑袋,犯不着再得罪他们这几个大财主。
  
  “术士爷爷我是受了姚广孝那和尚的请托,他知道自己的弟子惹下了大麻烦,就拜托他的师尊过来捞人。这师徒俩都不是傻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将手里的人头扔到了地上。擦了擦手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该死的已经死了,那术士爷爷我不用留在这里了,术士爷爷我回去,让和尚给他弟子准备后事吧。”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便要施展遁法离开这里。就在这个时候,坐在远处的百无求突然大叫了一声,说道:“敢……站着!你……你……”
  
  看着连话都说不利索的二愣子,席应真虽然不记得小任参,却记得这个骂街骂得天下无双的二愣子,当下有些不满的对着老家伙说道:“归不归,你们家百无求怎么了?妖怪也能中风?
  
  到底不是你亲生的,都这样了也不知道给他治治。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还怎么骂街……”
  
  此时老家伙的额头上已经见了冷汗,现在药效马上就要过去了,归不归随时随地都能晕倒,不过现在能救百无求的也只有这位大术士和大方师徐福了,不管如何老家伙都要咬着牙坚持,不看到百无求恢复正常,他可不能晕倒。
  
  “这傻小子的身份大术士您也知道,他这是犯了旧伤,您老人家受累给来一巴掌,兴许还能打回来。”归不归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原本刘喜、孙小川几个想把这个傻小子送徐福那里的,不过论起来疗伤来,那个老家伙怎么比得过大术士您。这个对您也就是一个嘴巴的事情,刚刚我还和吴勉说,老人家您在就好了,先给它一个嘴巴,打不好再去找徐福……”
  
  席应真生平最不服气的人就是徐福了,虽然在术法一道已经被那位大方师打服了。不过其他的大术士依旧不服,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大术士哈哈一笑,说道:“那你们就省得跑一趟了,来,百无求你过来,让术士爷爷给你看看……”
  
  当下,看到了归不归已经动不了,还是莫离去将不停留着口水的百无求搀扶了过来。二愣子现在这副德行就是刚刚被大术士一巴掌打的心脉、气脉被堵住,席应真看了它一眼之后,说道:“是不是傻小子你骂街骂到了吴勉的头上,他教训你下了重手?这嘴巴打的……要不是术士爷爷我自己就在这里,谁看见都以为是我干的。
  
  小白脸你也是,自己家亲戚还下那么重的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突然一巴掌打在了百无求的左脸上。打的它脸蛋贴着地面滑出去七八丈远,等到二愣子再次被莫离搀扶起来的时候,就见它的七窍流血,七行带着黑色淤血的鲜血流了出来。
  
  百无求被打的一阵眩晕,等到它明白过来的时候,很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席应真,说道:“老头儿,老子一个不留意你们就和好了……谁打的老子……老子这一脸血怎么回事?”
  
  看着百无求的伤势好了不说,竟然还变回到以前的那个傻小子。老家伙再也忍受不住,张口吐出来一口鲜血,随后眼前一黑晕倒在地。这时候,场面又乱做了一团。
  
  看着归不归是力竭晕倒的,这个席应真便插不上手了。这时候,小任参也恢复了神智,它看了一眼晕倒的老家伙,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术士。当下小家伙“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边哭边说道:“我们人参做噩梦了,我们人参找到亲爹了……他带着我们人参回家,说要杀鸡补补,其实那个老梆子想要杀了我们人参炖鸡……可吓死我们人参了……”
  
  看着号啕大哭的小任参,刚才那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再次出现,大术士皱了皱眉头,最后看了小任参一眼,随后施展术法从众人面前消失。
  
  看了一眼席应真消失的背影,小任参抹了抹眼泪,对着莫离说道:“刚才那个老梆子谁啊?
  
  看着色眯眯的可不像好人啊……”
  
  “等归不归醒过来,你直接问他吧。”莫离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当下把这个难题留给了归不归。而此时的老家伙还在昏迷不醒当中,只是片刻的功夫,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归不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百无求正坐在自己的床边。
  
  二愣子困的上下眼皮不停的打架,一边打哈欠—边困的东倒西歪。
  
  “老家伙你醒过来了……”见到归不归睁眼之后,百无求瞬间来了精神。当下它大叫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可吓死老子了,你叔叔说你后半辈就这样了,还让我替你做作,要不要让你少受点痛苦……老子就想吧,你也要是一百天没有醒过来的话,那老子就替你做做泗水号东家,让你在下面过过瘾。等到老子做够了这个东家,就下去找你……”
  
  归不归有气无力的看了百无求一眼,说道:“难得你还有这个孝心……老人家我躺了多久?你小爷叔呢?他哪去了……”
  
  “老家伙你躺了二十多天了,你叔叔说要回趟陆地,找幕后的人算算这笔账。你晕倒之后他就走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压低了声音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任老三这是怎么了?
  
  老子和它说见过席应真了,你猜它怎么说?任老三好像不记得那个老头了,一张嘴就是那个院子里面的姑娘?它听成席英珍了……”
  
  “席应真……席英珍。”归不归嘿嘿一笑,当下他正在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提不起来丹田气,老家伙感觉不到自己身体之内有丝毫术法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