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七章 决裂(下)

第三百零七章 决裂(下)

  之前被莫离举在了半空中,小任参看着吴勉和席应真动手,一开始看着他们俩只是扇扇嘴巴,小家伙还不算太担心。不过看到后来百无求和归不归相继加入到了战团,事情开始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小家伙开始待不住了。
  
  它拼了命的扭打莫离,想要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虽然莫离的术法要在小任参之上,不过也受不了这个小家伙连抓带咬的撒泼打滚。他一个不小心便让小家伙的身体沾到了地面。随后小家伙直接消失在了他的手里……凭良心说,小任参的的确确是来拉架的。只不过小家伙出现的时候,正巧看着席应真好想疯了一样的举起来归不归向着吴勉抡去,看着老不死的和小白脸岌岌可危,人参娃娃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拉了席应真的脚踝一下。就这一下给它自己闯下来了大祸。
  
  此时大术士和吴勉、归不归都起了以死相搏的心思。老家伙加上白发男人联手,席应真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只要有一点外力加入战团,战局便会发生扭转。看到小任参这个时候帮着吴勉、归不归,席应真的心好想浇了一桶凉水一样,把他和小任参这些年的感情冲刷的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小任参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它一边哭一边对着席应真说道:“老头儿……我们人参就是拉架。刚才要是你被他们俩压着打,我们人参也会去绊他们俩……你对我们人参好,我们人参都知道……可是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他们几个在照料我们人参的。手心是肉,脚心就不是肉了吗……”
  
  “任参,你起来吧,术士爷爷我想明白了。”席应真看着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小任参,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看来我们父子之间的缘分,今天就算尽了……术士爷爷以后保护不了你,再有什么麻烦你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听了席应真的话,小任参哭的更加凶了。它一路跪着爬到了席应真的面前,抓住了大术士的脚踝,痛哭流涕的说道:“老头儿……你不能不要我们人参啊……我们人参再也不敢了,现在就跟你走,老头儿你去哪我们人参就跟着到哪……”
  
  小任参从认事开始起,就是被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神识养大。后来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便跟着他们俩一起到处闯荡,直到后来又遇到了百无求。不过吴勉也好,归不归也罢,小任参都是当他们朋友相处。心里当作亲人的,最早是燕哀侯的神识,后来变成了大术士席应真……人参娃娃从心里是认席应真这个爸爸的,不过这么多年它和吴勉、归不归配合的也是太默契了,每次他们三一起动手的时候,小任参都是暗地里下绊子的。原本刚刚小任参应该从地下突然窜出来,然后抱着席应真大腿苦苦哀求。可是小任参还是不由自主习惯性的拉了席应真一把……“缘分既然到了,你我便不能再勉强。就好像术士爷爷我收弟子一样,师徒的缘分尽了,那就一定要送弟子们出门的。”席应真说完之后,怜爱的看了小任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父子毕竟不是师徒,这份感情还真是不容易割舍……老家伙,你带着浊脑吧?拿出来……”
  
  此时,吴勉、归不归也都没有再动手的心思,老家伙一听便知席应真想要做什么,看到已经打不起来了。当下他嘿嘿一笑,冲着席应真说道:“不瞒大术士,浊脑老人家我还是有几根的。不过离开陆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带出来,现在都收藏在陆地上。等到下次商船去往陆地送货的时候,老人家我让他们捎过来。”
  
  “你没有,术士爷爷我带着……”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从怀里摸出来一个长条锦盒。当着小任参的面,他打开了锦盒取出来一根浊脑长香。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大术士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本想用在姚广孝那和尚的身上,想不到这次术士爷爷我自己用到了……老家伙,你来动手吧,用浊脑抹掉术士爷爷我心里关于任参的记忆,然后你再抹掉它的……从今天之后,大家谁也不认识谁,也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了……”
  
  之前归不归服用的是短暂提升术法的丹药,不过这个丹药是有副作用的。现在药劲马上就要过了,归不归不敢再在这里耽搁,打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先熬过这一段副作用再说。
  
  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席应真和小任参,随后又看了一眼吴勉,这才开口说道:“大术士,这么大的事情,老人家我可不敢动手。今天这件事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事,死了一个该死的灌无名而已。大术士您和吴勉也只是话赶话一场误会,断了父子之情这么大的事情,您看看要不要再考虑个三天?三天之后您就是不想要这个儿子了,咱们再用浊脑抹掉你们俩记忆也不迟……”
  
  “老家伙,你还能扛住一炷香的功夫……”席应真看穿了归不归现在药效马上就要过了,说话的时候,他直接将手里的长香塞到了老家伙的手里。随后说道:“你只要控香就行,剩下的事情术士爷爷我自己来……”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老家伙手里的香头突然自己燃烧了起来。
  
  看到席应真的心意已决,归不归无奈之下,只能催动香烟飘着到了大术士和小任参身前转了起来。
  
  随后,席应真和小任参的眼神都迷离了起来。这时候应该有人在他们俩的耳边诉说要抹掉的记忆内容,看着大术士迟迟没有动作,归不归心里一动,打算过去抹掉席应真和小任参这一段的记忆。改成席应真刚刚下船到了这里,受到了他儿子小任参的热烈欢迎……就在归不归打算开始的时候,一直在看热闹的莫离突然走了过来。这个曾经大术士的弟子,站在了席应真和小任参的面前,开口说道:“席应真没有见过任参,没有父子之情……”
  
  这个时候老家伙才明白过来大术士要自己动手的意思,莫离曾经是他的弟子,虽然师徒之情早已经了断,不过他还是不敢违背大术士的意思。已经有人开始说话,浊脑便不能打断。要不然的话参杂了别的话到了这一人一妖的记忆当中,还会带来更大的麻烦。当初就有修士被人修改记忆的时候,冷不丁被狗叫声打乱。后来那位修士一直怀疑自己是狗,因为这个彻底的疯掉了。
  
  当下,归不归只能沉着脸看莫离说话抹掉了席应真和小任参关于对方的记忆,然后连刚才和吴勉、归不归打斗的记忆一起抹掉了。随后他熄灭了浊脑,对着莫离说道:“老人家我都差点忘了,莫离你曾经是大术士的弟子,想不到师徒的缘分已了,你还是这么听大术士的话。”
  
  “虽然大术士不再是莫离的师尊,不过他老人家的话我不敢不从。”莫离看了一眼还在混沌当中的席应真之后,他继续说道:“大术士对我有再造之恩,如果不是当年他赐下长生不老药,让莫离得以重生的话,那时候我便跟随问天楼主丧命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席应真突然恢复了正常。他皱着眉头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随后大声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把灌无名的性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