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四章 嘴巴

第三百零四章 嘴巴

  看到了吴勉动手砍掉了灌无名的头颅,席应真原本尴尬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看了一眼人首分离的尸体之后,大术士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好……你这一句来晩了说的太好了……”
  
  “老头儿……你怎么到了,你是来救我们人参的吗?我们人参就知道还是老头儿你靠谱……”这时候看到情况不对头的小任参跑了过来,小家伙故意没有擦脸上的鲜血。
  
  跑到了席应真的身边之后,抱着大术士的大腿哇哇大哭了起来:“老头儿啊……你刚才是没看到啊……刚才我们人参说是你席应真的儿子,谁敢欺负我们人参老头儿你就会教训他……你猜猜那个姓管的怎么说?他说他是你爸爸,要我们人参管他叫爷爷……还说老头儿你是小老婆生的,他从小就不疼你……”
  
  放在往常,见到了小任参的时候,席应真早就一把把小家伙抱在怀里,然后鞭尸灌无名了。不过这次大术士却面露为难之色,席应真勉强的冲着小任参笑了一下,说道:“任参儿,你到远处玩……术士爷爷我有几句话要对着吴勉说,一会你再回来……”
  
  “有什么话还要背着我们人参?”小任参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以后,赖在了席应真的身上。一边偷着向吴勉使眼色示意他快走,一边继续抱着大术士的大腿说道:“老头儿……有什么话你就挡着我们人参说嘛,是不是想背后说我们人参坏话?刚才那个姓灌的欺负我们人参,怎么现在你也开始欺负我们人参了……”
  
  这时候,庄园外面响起来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刚才我就说好像有一艘船进岛了,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还以为是看花了眼,原来是大术士您老人家到了……”
  
  说话的时候,庄园大门被从外面打开,随后就见归不归、百无求和应该头颅被斩断的莫离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家伙和妖物回来也就罢了,不过莫离是怎么回事?刚刚在场所有的人都亲眼看到了他的人头,怎么现在又活生生的回来了 ?
  
  当下,那些死里逃生的管事们都不约而同的看了刘喜和孙小川二人一眼,看到他们俩笑吟吟的模样,看起来又是提前设计好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席应真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他们几个说道:“你们回来的不也正是时候吗?不对……你们回来晩了,吴勉已经死了……”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弯腰将小任参抱了起来。随后抱着小家伙向着刘喜、孙小川的位置走了过去,到了两位前东家的身边之后,大术士将小任参交给了孙小川,随后摸了摸人参娃娃粉嘟嘟的脸蛋,说道:“娃儿,这件事和你无关……你在这里看着就好,爸爸我不求你帮我,只要娃儿你两不相帮就好……”
  
  席应真从来没有这么正经和任巻说过话,当下人参娃娃有些害怕了。它死死的抓住了大术士的手,说道:“老头儿你不要吓我们人参……你之前不是说要带着我们人参到处玩儿吗?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
  
  这句话让席应真心里一动,不过他还是冲着小任参苦笑了一声,说道:“一会如果娃儿你不怨恨术士爷爷,那天涯海角都跟着你去……”
  
  说完之后,席应真的手轻轻一抖挣脱了小任参。随后大术士回身再次向着吴勉的方向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原本你杀一个灌无名也没有什么,不过这个人是术士爷爷夸下海口要保的人。现在你一句来晩了,让术士爷爷我怎么收场?”
  
  “老人家您也说一个灌无名没有什么了,他是什么人您老人家也是知道的。您就当来晩了一步他被天收走了……”刚才席应真将小任参交付到了孙小川手里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在赵真元的嘴里,听说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看着席应真不依不饶的,归不归嬉皮笑脸的继续说道:“老人家,怎么多年的交情了,还比不上一个灌无名吗?给我个面子,吴勉这孩子才活了一千来年,年纪小不懂事……”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会术士爷爷再算老家伙你的帐……”席应真没有搭理归不归,他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一脸无所谓的白发男人说道:“还记得吗?当初娃娃你是欠了术士爷爷一个嘴巴的,别以为过了这么久就能混过去了,今天新账旧账一起算算。都说天下术法徐福第一术士爷爷第二你第三,来看看第二和第三差多少……”
  
  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大术士,随后用他一贯的语气说道:“就好像第二差了第—那么多……”
  
  “说得好……”席应真大笑了一声之后,身体突然瞬移到了吴勉的身前。举起来自己的巴掌对着白发男人的左脸打了过去,吴勉非但没躲还迎了上来,学着大术士的样子轮起来巴掌对着席应真的左脸打了过去。
  
  眼看着两个人同时要挨对方嘴巴的时候,小任参突然从二人的脚下钻了出来。小家伙一手抱住了一个人的裤脚,大声的叫喊道:“你们俩别动手……”
  
  被小任参抱住的一刹那,席应真担心误伤到自己的干儿子,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挥出去的巴掌跟着顿了一下。而他对面的吴勉因为角度问题,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到人参娃娃。当下白发男人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巴掌先一步的打在了席应真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席应真被高高的打了起来。不过大术士毕竟还是大术士,在半空中他便扭转了身体,随后稳稳的落到了地面上。
  
  落地之后的席应真左脸高高的肿胀了起来,怒气冲天的大术士想要再和白发男人动手的时候,却被小任参再次抱住了大腿,小家伙哭着说道:“老头儿,听我们人参一句,别打吴勉了……”
  
  “挨打的是术士爷爷我!”已经气急了的席应真直接伸腿将小任参甩了出去,虽然是在盛怒之下,不过大术士还是脚下留情。
  
  人参娃娃稳稳的落到了孙小川怀里,这位泗水号的原二当家不敢在让人参娃娃过去。当下他和刘喜一起死死的抱住了小任参,任凭小家伙又哭又闹了起来都不敢撒手。
  
  原本这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按不住小任参的,好在这个时候莫离到了跟前。他将人参娃娃抱了起来,不让小任参的双脚沾地。小家伙的术法不及莫离,一身的能耐都在遁地之上,双脚不沾地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虽然无法落地,不过小任参还是一个劲的又哭又闹,不停的对着吴勉、席应真的方向喊道:“老头儿啊……我们人参求求你了,不能再打吴勉了……”
  
  原本席应真要报这个嘴巴的仇,不过他被小任参叫的心烦意乱,当下气的再次冲着小任参的方向喊道:“你的眼睛看哪里了 ?刚才挨打的是你爸爸……”
  
  从来都是席应真打别人的嘴巴,除了大方师徐福之外,大术士什么时候挨过别人的打?当下气急了的席应真再次挥舞起来巴掌,大术士气势汹汹的,看这个架势誓要一个嘴巴将白发男人了结在这里。
  
  吴勉虽然成长了不少,不过也不是术法第二的席应真对手。不过白发男人继续豁了出去,拼着自己挨上一巴掌,也要在大术士的右脸再来一个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