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三章 来晚一步

第三百零三章 来晚一步

  支付宝红包12月翻倍,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9916691”

  此时的灌无名全身的血液都凉了,他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白发男人,想要说点什么,不过脑中一片空白,想不到要说什么……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灌无名之后,开口说道:“你让我死前说点什么的,现在轮到你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灌无名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吴勉说道:“你花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为了我吗?”

  “那你就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了……”吴勉看了面前的和他一样白头发的男人之后,继续说道:“我在等朱棣会派谁来,你师尊已经不掺乎事了。那就只剩下你和其他那些装神弄鬼的修士了,说实话,我心里不希望来的人是你……”

  之前吴勉护送朱允文来到财神到的时候,曾经显露过一次头发变黑。那次就是他故意做出来给朱棣看的,朱棣打泗水号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初他敢抓住了刘喜、孙小川想将泗水号据为已有,说明之前已经做了手段,起码泗水号的内部已经有了他的人。

  吴勉、归不归他们护送朱允文离开陆地,这么大的事情那些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打听。只要能把吴勉头发的变化传到朱棣耳朵里,那已经成了永乐皇帝的朱棣一定会推算出来吴勉衰弱期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吴勉就是个普通人,缠住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他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这几天就是吴勉故意漏给朱棣衰弱期的日期,加上不久之前他一人破了郑和的船队,二次放走了朱允文。朱棣恨吴勉恨的牙根痒痒,只要知道了衰弱期的时间,一定会想办法出了这口恶气的。

  从暹罗船队这个时候来到财神岛,吴勉、归不归已经对使臣怀疑了。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动手,只待了一天便趁着吴勉收弟子的时候突然发难起来。当下吴勉索性将计就计,掩盖住了自己的白发和气息,等着看灌无名和暹罗人会如何动手。

  “希望来的人不是我……”灌无名苦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什么时候吴勉这么会说话……”

  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突然举着手里的半截长剑对着吴勉的位置扔了过去。扔出半截长剑的同时,灌无名再次对着白发男人喷出来一口气。随后,他快速转身向后跑去,一边跑一边开始催动五行遁法。

  这时候的灌无名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眼看着五行遁法已经施展了一半,就要凭空消失的时候,他的后脖颈子突然一凉,随后吴勉那带着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看看我们俩谁快一点……”

  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就算自己强行施展遁法逃离了这里,也只是落得一个尸首分家的下场。当下灌无名只能无奈的停止了遁法,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回头看了吴勉一眼。

  此时的白发男人一只手握着长剑,另外一只手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样,悬空半握着拳头。一阵一阵嘶哑的声音,从这里响了起来……

  “到底是广孝的弟子,这就是赤炼鬼吧?”吴勉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打听个事情,我留在京城的江右郎是死在你的手里吧?原本我打算去找你的,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门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半握的拳头突然一紧,随后一阵凄惨的叫声响了起来,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出现在了白发男人手上。只是看着人影已经瘫软,不管它是人是鬼都已经被吴勉了结了……

  吴勉口中的赤炼鬼是灌无名刚刚炼成的密法,是将有修为过阴魂的修士亲手杀死,然后把他的魂魄抽取出来。抹去魂魄生前的记忆之后重新炼化,供自己驱使。这样的魂魄自带阴魂的术法,且无声无息很难让人察觉。之前就是靠着赤炼鬼,才迅速的了结那么多的暹罗巫师。

  灌无名原本以为可以靠着赤炼鬼拖住吴勉片刻,给自己施展五行遁法的机会,想不到在这个白发男人面前,赤炼鬼一点作用都没有……

  “什么时候江右郎又成了你的人了?他不是火山的弟子吗?”灌无名回头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死的是火山的弟子,我还以为你会高兴一点……”

  “死的人是你,我才会高兴……”吴勉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斩鲲突然从他手上消失。虽然脖子上的威胁没有了,不过在白发男人的面前,灌无名还是不敢轻易有什么小动作。

  “你不是广孝,他起码还有底线,和尚是做不出来杀死江右郎这样事情的。”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江右郎是替我看着邵家的人,邵家的事情你也知道……今天我若让你走的话,你早晚会给那家的女人不利……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不能像对姚广孝那样,收回我长生不老的的身体,封了我的术法吗?”从吴勉的话语当中听到了杀气,灌无名变得紧张了起来。虽然他也想过这次一旦失败,自己或许就要死在白发男人的手里。灌无名以为自己早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看起来似乎准备地没有想到的那么充分……

  “你是你,广孝是广孝……”吴勉说话的时候,伸手向后虚抓了一把。刚刚灌无名扔过去的半柄长剑飞到了他的手中。白发男人握着剑柄,对着面前的男人继续说道:“你不死,我怎么能让邵家的女人安心。死在自己的法器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手里的半柄长剑的断口上突然冒出来一道白光。就在他举着剑柄准备对着灌无名劈下去的时候,他面前的男人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他向着身后窜了过去。在半空中回身对着吴勉打出去了一道符纸。

  符纸在半空中爆开,里面冒出来一股浓烈的烟雾,迅速的在整个庄园当中蔓延开。这烟雾怪异,就是大修士也感觉不到当中还有其他人的气息。灌无名冲进了烟雾的中心之后,再次拼命的施展五行遁法,这是他最后一次逃生的机会。如果把握不住的话,吴勉不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就在灌无名完成了最后一个五行遁法的结印,眼看着就要消失在烟雾当中的时候。他的衣服领子突然被人从后面抓了一下,硬生生的将马上就要遁走的灌无名又拉了回来。

  “还以为你会想办法还手,结果你还是逃命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灌无名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当下他用力回身,用自己的左臂挡了一下。随着一阵剧痛,他的左胳膊齐肘被吴勉斩断。

  剧痛之下灌无名还是想要从吴勉面前逃走,他强忍着剧痛,一支手臂要施展瞬移之法,虽然这样跑不了多远,不过总是还有一线生机的。

  不过还没等他施展瞬移之法,身后吴勉已经一脚将灌无名踢倒。就在白发男人手起刀落,准备砍掉灌无名首级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给术士爷爷个面子,放了这个小娃娃吧……”

  这声音正是大术士席应真嘴里说出来的,这句话响起来的同时。漫天的烟雾突然消失,就见那位大术士站在了吴勉面前十余丈的位置。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着面前的白发男人

  吴勉看了一眼腆着脸求情的大术士,突然笑了一下,说道:“你来晚了……”说话的同时,他手起剑落将灌无名的脑袋砍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