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零一章 破绽

第三百零一章 破绽

  说完这句话,使臣向后退了几步,将这里交给了灌无名的弟子。随后他带着自己的人马远远的躲了起来,虽然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亭子里面的吴勉失去了术法,不过想要摆平里面神出鬼没的人参娃娃,着实还要费一点心思。

  这时候,灌无名的弟子带着赵真元走到了亭子前,他冲着里面的吴勉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吴勉先生,今天是你收徒的大喜日子。你的眼光也算不错了,这孩子的骨骼精奇,也是一个修炼术法的好材料。这是你的开门首徒是吧?是个好孩子,来,临死之前给你师尊磕个头……”

  说话的时候,这人放在赵真元肩头的头轻轻按了一下,随后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让这个半大小子不由自主的冲着吴勉的方向跪了下来。这位灌无名的弟子冲着亭子里面的一人一妖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个孩子日后长大了,一定是我们师徒头疼的人物。倒不如趁着他的羽翼未丰,直接了断的好……还在愣什么?有什么话要说的和你师尊说一句,他可以帮你完成遗……”

  灌无名的弟子还没有说完,站在吴勉身后的小任叁突然一个猛子扎到了地下。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人的胯下便窜出来斩鲲的剑身。灌无名弟子早已经有了提防,小任叁遁地的同时,他人已经窜了起来。随后身子倒着悬空在半空当中,见到剑尖冒出来之后,他贴着剑身挥拳向着斩鲲旁边的地面砸了下去。

  随着一声巨响,地面瞬间被打出来一个大洞。随后鼻孔、耳洞窜血的人参娃娃被震飞了出来,好在小任叁虽然受了伤,神志还算清醒。在半空中用手里的长剑化了个圈,将已经到了它身前的灌无名弟子生生逼退了下去。

  此时的小任叁已经受了内伤,逼退了灌无名的弟子之后,它的身体再次钻进了地下,向着遁地回到亭子里面的阵法当中。此时小任叁的耳朵已经被震伤,除了一阵“嗡嗡……”声之外再也听不到什么其他的声音。

  除了暂时的耳聋之外,小任叁的脑中也是一片混沌。现在这个小家伙只想着赶紧回到亭子里面,它是人参娃娃,恢复身体的能力比他们长生不老的人也差不了多少,这样的伤势只要恢复个一时半刻的,便可以恢复如初。到时候再出去和这个人拼命,话说回来,灌无名那个臭不要脸的什么时候收的这么一个弟子?

  转眼之间,小任叁便再次回到了亭子当中,它看了一眼脸色已经沉下来的吴勉,说道:“没事……这点伤我们人参死不了。刚才是被那小子暗算了,你等我们人参缓过来这口……”

  话还么说完,小人叁突然从吴勉的目光当中看出来了一丝异样。一瞬间小家伙便反应了过来,它猛的跳了起来,挥着手里的大宝剑对着身后劈了下去。就在它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小家伙的背后突然冒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结结实实打在了它的后背上,“嘭!”的一声巨响,小任叁好像离弦之箭一样的飞了出去,撞到了一颗椰子树之后才滚落到了地上。小家伙直接晕倒在地,被那些暹罗巫师们控制住。

  这时候,在刚才小任叁所在的位置上,灌无名的弟子冲着吴勉笑了一声,说道:“幸好方士的阵法,我还是知道一点破绽的……”

  这亭子的破绽在地下的密道当中,当初广悌设计这阵法的时候,便是预防着自己被强敌逼退到了亭子里面。只要躲到了亭子的阵法当中,外面的人进不来,法器也攻不进来。而她还可以进出自由不说,地下还有一条遁地的密道,让她趁乱可以逃走。

  不过为了防止密道被人发现,广悌在真正的密道周围又摆下了十二个陷阱。也就是说十三个密道只有一个是真的,只有广悌和阵法当中的人才能知道。之前归不归曾经看穿了真正密道的所在,将它告知了小任叁。这也是阵法当中唯一的破绽……

  刚刚小任叁被灌无名弟子打伤之后,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已经降低。它遁地回到亭子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到那个男人跟在自己的身后,也施展了遁地之法,一路来到了亭子当中。利用了这个唯一的破绽,来到了亭子当中。

  冲着吴勉笑了一下之后,这位灌无名的弟子说道:“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以为遁地之法是遁法当中的鸡肋。五行遁法其他四行都要比它好的多,遁地之法只是人参娃娃才能用到极致了,想不到今天会仗着遁地之法,和吴勉先生同在一个亭子当中……”

  “是啊,你爹妈给你积了多大的德?可惜了,这点德行都用光了。”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一眼灌无名的弟子,随后他继续说道:“今天我也有一点点的错误,没看出你来,你哪是什么弟子,你就是灌无名……”

  见到了灌无名的‘弟子’成功的进入到了亭子里面之后,暹罗使臣班汉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走到了刘喜、孙小川的面前,对着他们俩说道:“两位老朋友,想不到吧……吴勉、归不归是你们俩最后的依仗了,现在一个变成了凡人马上就要死了,另外一个被灌无名困住了。只要吴勉现在一死,归不归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将泗水号的账目交出来……”

  此时,两个泗水号上一任的东家已经没有话可说。他们俩颓废的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孙小川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使臣说道:“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给我们俩一条活路。泗水号我们兄弟俩经营了小两年前,送给你们国王没有问题。不过你们暹罗人不会有人懂的经营这么大的一个买卖。还是留着我们俩一条命,给你们国王当个大管事也好……”

  孙小川说话的时候,亭子里面的两个人同时走了出来。此时使臣已经不去理会刘喜和孙小川了,他带着手下的暹罗巫师、武士们迎了上去。

  “现在泗水号已经结束了,还是灌无名先生说的对,只要时间算准,这一次没有理由会输。”使臣走到了灌无名‘弟子’的面前,抱着他的胳膊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了吴勉一眼之后,使臣对着灌无名的‘弟子’说道:“你还在等什么?了结了他,然后再了结归不归和那只妖物。他们都死光之后和你的师尊离开这里,回到大明之后可以向你们的皇帝请功了。你们回去之后转告你们陛下,朱允文的事情交给我们暹罗国王了。两年之内一定把他送回到你们皇帝的面前……”

  班汉大人,有件事情你是误会了……”没等使臣说完,这位‘弟子’的相貌已经发生了变化。他的头发、肤色开始慢慢变白,身体也开始变得修长了起来。由‘弟子’变成了师尊的模样。

  看到了面前这人的变化之后,使臣惊讶的嘴巴都闭不拢了。冲着他笑了一声之后,灌无名继续说道:“只要吴勉、归不归不在捣乱,有没有你们暹罗国,永乐陛下都能请回朱允文……还不明白?你们这些人没有什么作用了,可以死了……”

  说话的时候,灌无名对着使臣的脑袋点了一下。好像一个熟透了西瓜落地的声音响了起来,使臣的脑袋瞬间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他的身子晃了几下之后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