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章 无可奈何

第三百章 无可奈何

  支付宝红包12月翻倍,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9916691”

  吴勉说话的同时,亭子里面的小任叁已经跳了起来,小家伙举起来手里的大宝剑对着巫师头目的脑袋劈了下去。亭子外面的几个巫师大叫着让头目闪避,可是巫师头目还是一动不动,任由小任叁一剑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巫师头目的脑袋砍下来之后,鲜血好像喷泉一样向着四外喷了出来。吴勉躲闪不及,身上的白袍上面沾染到了几个血点。

  看了一眼身上的血迹之后,吴勉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冲着小任叁说道:“怎么说你也是人参娃娃,杀人的时候怎么像是野狼变的……”

  “人参也是妖,别听他们瞎说什么人参娃娃都是乖巧的,听曹石头说还有的人参娃娃也吃人。”小任叁被巫师头目的鲜血喷了半个身子,不过这个小家伙却并不在意。它冲着吴勉做了个鬼脸之后,说道:“这个暹罗巫师也不怎么样,要不是护着你,我们人参已经冲出去杀人了。”

  这时候,吴勉退回到了亭子中心。那个失去了脑袋的身子这才晃晃悠悠的倒在了地上,周围的巫师面面相觑,不是说这个男人已经失去了术法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就是用术法定住了头目,不过如果吴勉的术法没有消失,为什么又要进到阵法当中躲藏?

  这时,那位暹罗使臣的副手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他用一口标准的汉话对着班汉说道:“大人不用担心,刚才吴勉用的是中土修士的定身法。听说有一种定身法靠着阵法或者法器就可以施展,不需要施法之人有什么术法的根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吴勉先生身上一定带着可以催动定身法的法器……”

  这人说话的时候,吴勉转过身来看了这个暹罗人一眼。虽然他的肤色较黑,不过却是一副中土汉人的相貌。而且这个人和暹罗使臣说话却用汉语,就是故意让吴勉这些人听到,看起来他的身份并不简单。打量了这个人一眼之后,吴勉开口说道:“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吗?说说看,我身上藏着什么样的法器……”

  暹罗人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一个小小的巫师能知道什么?不过刚才我看到吴勉先生踩着应赛的影子,先生您的鞋子里应该藏着可以施展定身法的法器吧……”

  吴勉再次看了这个人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你不是暹罗人,你是方士……是灌无名的弟子,是吧?”

  “你们说的够多了……是不是轮到我说两句了?”这时候,被巫师和众护卫簇拥的暹罗使臣走了出来。他远远的对着吴勉说道:“吴勉大修士,你不要误会,我们这次来是冲着刘喜和孙小川他们俩来的。这些年来我们暹罗与泗水号贸易买卖,他们不守信用还在暹罗国内支持叛军。我奉了暹罗国王的命令,抓捕他们俩回去受审。刚才冒犯了大修士……”

  “你是不是想说,此事和我无关,只要我从这里出去,你们便会安排船只送出回到中土?”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冲着使臣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距离我这么远说话,是不是不礼貌?走近点说,我和刘喜、孙小川他们俩不熟,什么都可以说说的。”

  刚刚亲眼看到吴勉定住了巫师头目,然后那只人参娃娃才一宝剑砍掉了他的脑袋。现在这位使臣怎么敢动手?听了吴勉的话之后,他反而不自觉的又后退了两步,随后继续说道:“吴勉大修士,我是很有诚意的,你这样不近人情的话让我很为难。既然你和刘喜、孙小川也不是太熟的话,那我就在这里处决了他们俩,想必也不算冒犯了大修士……”

  说话的时候,已经被五花大绑的刘喜、孙小川二人被推到了前面。几个暹罗武士强按着他们对着吴勉的方向跪下,随后一个抱着鬼头大刀的暹罗壮汉走了过来。他用手里的大刀对着二人的脖子比划了两下,就等着使臣说话他便要一刀斩断两位前泗水号东家的脑袋。

  虽然被强按着跪在了地上,不过孙小川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他冲着刘喜做了个鬼脸,说道:“殿下,这次咱们哥俩怕是想错了。原本以为把泗水号交出去就不会再有这么多的麻烦,谁能想到现在买卖都姓归了,咱们哥俩还要再受这个罪……”

  “小川,泗水号姓刘姓孙的话,我们还是一样躲不开。现在姓了归,起码还有人能替咱们哥俩报仇。”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喜抬头冲着吴勉的位置笑了一笑,说道:“先生,替我们哥俩报仇这个不算操控国运吧?”

  吴勉难得正常的笑了一下,随后他冲着刘喜说道:“你们哥俩好走,今天谁杀了你们俩,日后我会把他们的魂魄抽出来,下辈子让他们给你们哥俩做猪做狗……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说你们哥俩一定会死的?”

  吴勉说话的同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躲在他身后的人参娃娃突然消失。随后手里举着鬼头刀正在吓唬刘喜、孙小川哥俩的暹罗武士突然大叫了一声。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他两腿之下的地面突然冒出来一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剑尖直接刺在了他的裤裆里。

  这位暹罗武士下体剧痛,随后弓着身子倒在了地上抽搐了起来。这时候已经缩回地下的剑身再次冒了出来,这一次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暹罗武士挣扎了片刻之后,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这时,小任叁握着长剑再次回到了亭子里面,小家伙甩干了剑身上的血迹,随后冲着吴勉说道:“其实不用等到老不死的和二愣子回来,我们人参自己就能了结了他们。我们人参就遁地下去,刺他们的裤裆,不死也绝户……”

  “你是人参娃娃,应该有点人参的样子。”吴勉看着兴奋地眼睛开始放光的小任叁,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跟着百无求时间久了,你也学的愣头青了……”

  这时,暹罗武士的尸体已经人拖了下去。刚才和吴勉说话的人凑到了暹罗使臣的耳边,低声说道:“我看明白了,阵法里面的人不受影响。他们还是可以自由施展术法的,大人小心。”

  “我也看明白了!”使臣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这人,随后对着他继续说道:“无名先生呢?按着我们定好的时间,他应该早就到了……他一定有办法破了这个阵法的。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没到?”

  这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家师还要拖住归不归和百无求,大人您是知道的,他们俩不拖住,今天的大事不会成。”

  “那么现在怎么办!”使臣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吴勉就在亭子里,我们却拿他没有办法。真要等到他的术法恢复过来吗?到时候我们都要死在他的手里,就连我们暹罗国王也在劫难逃……”

  这个人也不着急,他继续对着使臣说道:“大人,当初我们虽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不过万事总有解决的办法……今天财神到的大事是什么来着?刘喜、孙小川您也舍不得,那不相干的人总舍得吧……”

  使臣怔了一下之后,回头看到了同样被人抓起来的赵真元,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冷冷的对着面前这个人说道:“主意是你出的,事情也要你来办,不能让我们暹罗人继续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