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八章 灭口

第二百九十八章 灭口

  周围的人看到了管事这样大吐起来,纷纷的躲到了一边。随后就见这位管事浑身上下的皮肤开始褶皱了起来,他倒在了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就是这样也还是张着嘴一口一口的吐出来黏糊糊的液体来……

  一开始他还只是吐一些血液混杂着半融化的内脏,到后来竟然还吐出来无数白花花的渣子。开始旁人还看不出来这吐的是什么,直到后来他吐出来的白色渣子里面混杂着关节,旁人这才明白了过来,这些白色渣子就是融化了的骨头……

  此时,众人吓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他们拼命的躲开了这个人,远远的看着直到他把自己吐成了一张人皮。这才终于闭上了嘴巴……

  “我们这是不是在作梦?这噩梦他特妈可怕了……”一个惊吓过度的小管事没有经历过类似这样的事情,当下他吓得眼泪流了下来。对着空气大声喊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要对付谁直接冲他去啊……别折腾我们这些小人物。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一旦死了那一大家子人谁也活不了……不管你是哪路的神仙,放我们这些无辜的人一码吧……”

  听到了这个人的哭喊,剩下的人也都反应了过来。他们都凑到了胆小管事的身边,大声喊道:“什么管事,我们不做了……您老人家放了我们吧。冤有头你的仇人不是我们,别连累无辜的人……”

  “就是啊……我们都不做泗水号的管事了,你想要泗水号的钱财吗?去要了刘喜、孙小川的命,我带你们去找他们藏钱的库房……”

  转眼之间,这些管事为了活命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孙小川看的直皱眉头,当下他沉着脸开口对着这些管事们说道:“你们刚才还说和泗水号共同进退的,怎么,现在大难临头你们就要背叛泗水号吗?”

  这些管事们当中,闹得最厉害的一位管事跳了起来。他冲到了孙小川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对着这位昔日的二东家说道:“什么叫做大难临头就要背叛泗水号?实话告诉你,我万洪早就投靠朝廷了。这几年泗水号的事情只要听说,我都密折转告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大人了。现在纪纲大人的人杀过来了,我还要继续假扮你们泗水号的管事吗?”

  听到了这个叫做万洪的话之后,周围的管事们脸上也纷纷露出来怪异的表情。随后又有人继续说道:“我也是朝廷安排在泗水号的人,我是奉了纪纲大人来查他们泗水号的……千万不要杀错人了,我叫李万忠。我爹妈起的这个名字就是让我要忠于皇帝陛下……”

  “我叫做韩天贵,是锦衣卫指挥同知刘勉大人亲自说服,暗中报效朝廷的……”

  “我叫做朱万年,是陛下的本家。我也是纪纲大人的人……”

  这些人七嘴八舌的一阵乱叫,他们有一个算一个竟然都是已经暗中被朝廷收买了。这些管事当中还有波斯、暹罗和其他国家的管事,想不到就连这些他国的管事,也都被锦衣卫收买了。

  吴勉看了一眼表情凝重的刘喜和孙小川,说道:“这次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他们都是你们哥俩要解决的人吧……下手慢了。”

  吴勉说的没错,这些人都是刘喜、孙小川怀疑暗中勾搭朝廷的管事。当中有人已经将自己经手的账目都交到了锦衣卫的手里,他们哥俩这次把这些管事叫到财神岛来,算是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没有人向他们俩坦白的话,那么回程的时候这些管事们就都要死于‘海难’。用刘喜的话说:既然要把泗水号交给归不归老人家,那就要送一个干干净净的,当中不能有杂乱……

  现在到了生死关头,这些管事们已经认准了这是朝廷派人了灭了财神岛。当下急忙说破了自己的身份,一会大军杀到了不要杀错人……

  不过这些人还是想多了,他们纷纷跳起来喊了没有多久。一个管事突然倒在了地上,他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大声喊道:“疼啊……刘喜、孙小川你们给我吃了毒药吗?疼死我了……”

  这个人叫了没有几声,突然身体开始猛烈地抽搐了起来。抽搐了没有几下,就见他的肚子突然鼓胀了起来。随着他的一声惨叫,鼓起来的肚子被什么东西咬破,随后数十条手指粗细的毒蛇从他的肚子里面钻了出来。

  这些毒蛇破腹而出之后,快速的游走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其他管事身上。毒蛇们狠狠地咬在三四名管事的脚踝上,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被毒蛇咬到的管事全身皮肤黑的好像墨汁一样,倒在地上抽搐了片刻之后便气绝。

  其余的管事吓得哇哇大叫,随后他们也不敢在庄园里面继续待着了,纷纷向着庄园外面跑了出去。到现在管事们还以为刚才同伴的死,只是朝廷人马的误杀。想要避免误杀,只能早早的离开这里了……

  就在这些人冲出庄园的一刹那,带头七八个人的身子突然齐刷刷的分成了两半。这些人从胸口的位置被用利器砍断,身子跑出去四五步之后才一分为二。一时之间,庄园门口已经鲜血染红了一片。

  其余的管事们不敢再跑出去,看着外面的尸首,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看这架势朝廷的人马打算要杀人灭口啊,今天不管是不是朝廷的内应,都没有活路了……

  “现在明白了吗?你们谁都活不了了。”这时候,吴勉看着进退两难的管事们,用他自己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是不是后悔了,刚才你们不多嘴的话,两位东家还有救你们的借口。现在……都自杀吧,还能留个全尸……”

  这时候,众管事都明白吴勉说的没错,只是刚才极度的惊吓之下,这些管事看到有人承认。当下自己也跟着说明了身份。现在看起来一点作用都没有,今天是一定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众管事蜷缩在庄园大门内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谁说你们后悔的?我给你们这些人一条活路。打死那个叫做吴勉的人,他死了我马上就放了你们……”

  “他是大修士,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打得?您再给条活路吧……”一开始这些人听到还有活路的时候,都开始兴奋了起来。不过听到他们要做的是和吴勉动手,这样传说当中的人物,自己一万个加在一起,也未必是这个白发男人的对手……

  ‘看到’了这些管事没有动手的意图之后,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吴勉现在没有了术法,你们还没有看出来吗?这么长的时间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动手?他不是不想动手,是动不了手。他的术法被封印住了……”

  这几句话说完,管事们的目光同时转到了吴勉的身上。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到声音说的没有问题,不过却没有人敢真正的冲过来。当下只能盼望着身边有个愣头青的同伴,过去试试看……

  只是做了泗水号的管事,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愣头青?当下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有一个人敢过去给吴勉一个嘴巴。

  这时候,白发男人突然笑了一下,对着管事们说道:“来……我的术法被封印住了,你们谁来捡这个便宜?”

  这句话刚刚说完,和管事们蹲在一起的苏禄突然站了起来。向着吴勉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