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师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拜师

  半大小子赵真元身穿白色的礼服,在刘喜的陪同之下站在庄园门口迎来送往。两个妖物大大咧咧的坐在首席的位置,小任叁看着满脸堆笑的赵真元,又看到对面脸上都快冒出酸水的孔梦龙说道:“好好的拜师仪式弄的好像结婚成亲似的,你看看那小子嬉皮笑脸的样子,哪有一点点庄重?”

  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对着仁叁说道:“任老三你可拉倒吧,现在又不是那孩子给他爸爸办周年,那么一本正经哭丧着脸给谁看?本来就是大喜的日子,比娶老婆可是重要多了。天底下的女人多了,他那个师父可就一个……”

  听到两只妖物说到了自己,孔梦龙陪着笑脸转头看了一眼它们俩。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对着百无求说道:“说到底还是梦龙我和吴勉大修士没有师徒的缘分,我也认命了。今天真元兄能拜在吴勉大修士的门下,那是他几世的造化……不过说回来,百先生你有没有收徒的打算?上次火山大方师还说我是个修炼术法的好材料,不会辱没您的师们……”

  之前火山那位弟子向他诉说百无求来历的时候,没有直接说它是做过一任妖王的妖物。只说它的法术高强,是他们小团队当中排名第二的高手。孔梦龙只以为它也是一位大修士,想要在百无求这里试试运气,毕竟徐福大方师神明一般的人物,自己够呛会有这个福份。

  “姓冯的你想什么呢?这么多天了还没看出来老子不是人吗?”听了孔梦龙的话,百无求气乐了,它皮笑肉不笑的抖动了两下下巴,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实话告诉你,老子和任老三都不是人。客气一点你可以管我们俩叫散仙,不客气的话直接叫妖怪也没问题……”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冲着孔梦龙一呲牙,露出来它嘴里参差不齐的獠牙来。吓的孔梦龙一哆嗦,产点尿在了裤裆里。

  看着孔梦龙的样子,百无求哈哈大笑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别以为老子是妖怪你就看不起老子了,再告诉你一句实话,老子曾经做过一任妖王的。这一身的本事是要教给老子的儿子、孙子的,我们妖物不讲究收徒弟,都是爸爸教儿子,爷爷教孙子的。你要是跪在老子的面前叫一声爸爸,老子说不定能传授你几首妖法。不过咱们俩毕竟不同族,你学不会妖法可不能怪老子……”

  “梦龙的高堂尚且在世,就不给……陛下您添麻烦了。”孔梦龙擦了擦冷汗之后,站起来对着两只妖物说道:“我去看看吴勉大修士,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他出来……”

  说话的时候,孔梦龙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随后匆匆忙忙的去了内岛的后堂。原本这里是孙小川家眷所住的地方,不过这些年来这位泗水号的二东家担心有朝一日财神岛被外面的势力攻陷,当下将自己的家眷都悄悄的送到了陆地上。让她们找了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所在,做了数十代的富家翁。直到现在孙小川那一支血脉也不知道泗水号富可敌天下的二东家是他们的先祖。

  孙小川的家眷搬走之后,这里便一直空闲着。之前大术士席应真曾经在这里住过几年,现在让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在这里休息。

  孔梦龙打定了主意,这次等到拜师大典结束之后,就去求吴勉、归不归帮忙去联系徐福大方师。这里实在是不能待下去了,谁知道那两只妖物兽性大发起来,会不会把自己吃了……

  不过还没等孔梦龙走到后堂,突然听到身后孙小川的话音说道:“诸位……吉时已到,现在有请保师归不归大修士向赵真元宣介方士一门的门规……”

  孔梦龙这才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座位上,看到也换了一身吉服的归不归走了出来。老家伙手里端着一柄戒尺,走到了孙小川刚刚所在的位置之后,这才对着赵真元招了招手,说道:“孩子你过来,站在老人家我的面前就好……你师尊吴勉和老人家我都是方士出身,虽然现在早已经不是方士了。

  不过心里也还是拿自己当做方士的,这次你拜在吴勉大修士的门下,按着方士门里的规矩,我老人家是你的保人,孩子你在外面斩妖除魔做了露脸的事情都算在你师尊的头上。要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便算老人家我遇人不淑,介绍了奸佞匪人给你师尊。那时候我老人家第一个就是要与你算账的,拜师之前先拜保人,你来磕个头吧……”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赵真元立马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冲着老家伙磕了三个响头。随后归不归将赵真元拉了起来,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一枚丹药来塞到了赵真元的手里,说道:“这是老人家我给你的见面礼,这个虽然不能让你长生不老。不过却可以让孩子你填上几百年的寿命,一会拜了你师尊之后,记得要管他要东西,想要什么就开口,方士的规矩,你拜师这一天师尊是不可以小气的……”

  “真元记住了。”赵真元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将手里的丹药小心翼翼收藏好。随后他对着后堂的位置喊道:“弟子赵真元今日拜在恩师吴勉门下,请恩师教诲……”

  这些都是方士一门的规矩,吴勉决定收赵真元为弟子的时候,着实有些头疼的。他和归不归都是方士出身,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是方士的身份,不过用其他修道门派的规矩来收徒也不合适。最后还是归不归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用方士一门的规矩收徒,以彰显他们这些人不忘本。

  赵真元喊完了这一声之后,吴勉这才从后堂走了出来。此时的白发男人还是从头到脚的一身白,不知道为什么再看吴勉的时候,坐在一边的孔梦龙心里便觉得有些别扭。这个白发男人身上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过具体那里不对劲了,他自己又说不清楚。

  吴勉出现之后,赵真元便对着白发男人走过来的方向跪下磕头。吴勉每走一步,他便嗑一个头,等到白发男人走到了赵真元身边的时候,这个半大小子的脑门上已经磕出了血。

  拜师磕出血这也算是方士一门的规矩,见了血才表示弟子拜师心切。不过当师尊的也要对得起脑门上的这点血,拜师之后不管弟子要什么法器、宝物,只要师尊有的,都不可以舍不得不给。

  当年曾有一位方士收徒,弟子不分轻重的要了师尊的护身法器。师尊心里虽然生气也还是将护身法器送了出去,只是拜师大典刚刚结束,便宣布将新弟子逐出门墙。弟子出离门墙之后,也要将师尊给的法器一股脑的还回来(广孝是徐福不计较,早年主动说过他改投他教的话,之前所送的法器不用退回。)。故而想从师尊那里占点便宜还要费些脑筋……

  就在吴勉将赵真元搀扶了起来,准备开口询问他要什么礼物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鼓语响了起来……

  听到了鼓语之后,在场所有的管事和岛内贺喜的人都脸色大变。鼓语再说昨晚那些被大火烧死的人已经诈尸了,它们疯了一样的见人就咬,现在前岛已经瘫痪了。请新老东家想办法来前岛救人……

  “就知道事情没完……”听到前岛已经乱成一团的时候,归不归冷笑了一声,随后他施展了五行遁法,眼看着遁术马上就要成了的时候,老家伙对着吴勉说道:“今天大喜的日子,你不用动手,都交给老人家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