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内奸

第二百九十二章 内奸

  当天,这位暹罗使臣被几十个泗水号的管事轮番敬酒,已经喝的酩酊大醉。天色擦黑的时候,被马车拉着进了泗水号的内岛。明天还要在这里举行赵真元的拜师大典,班汉代表暹罗国王观礼。其余的管事留在外岛休息,等到天亮之后乘坐马车前往内岛。

  不过就在当天晚上,天空当中突然乌云密布,随后狂风夹杂着暴雨席卷了财神岛。在岛外巡逻的海船经受不住这么大的风雨,纷纷回到了岛上躲避。等到天亮之后再出岛继续巡逻……

  此时,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在内岛准备明天的拜师大典。刘喜护送着暹罗使臣正在通往内岛的路上,外岛只留下了一个孙小川在准备明早众管事前往内岛的事宜。

  这位曾经的二当家看着窗外的大雨,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好端端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场大风雨,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这时候,他房间角落里的一个人影开口说道:“这个您就不用担心了,吴勉、归不归都是有大神通的修士。拨云见日这样的术法在他们那里并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术法,明天一早大雨一定会停的。”

  说话这个人从阴影当中走了出来,正是刘喜、孙小川二人的贴身保镖莫离。这些日子自打管事们登岛以来,便没有见过他。想不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孙小川的身边。

  莫离的突然出现也吓了孙小川一跳,他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胸口,缓了口气之后这才对着莫离说道:“辛亏我是长生不老的身子骨,要不然的话刚才那一下子直接就被吓死了……去年和你说过一回了,突然现身的时候你先给个提示,咳嗽一声也是好的嘛。”

  “咳嗽一声,二东家你真的不怕?”虽然叫做东家,不过莫离却并没有什么太恭敬的样子。这些年来他曾经数十次搭救两位东家生死,莫离也算是泗水号的三当家了。只不过他天生对钱财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和刘喜、孙小川投缘这么多年才一直守在这里。

  “别说……突然屋子里平白无故的有人咳嗽好像更可怕一点。”孙小川笑了一声之后,冲着莫离做了个鬼脸,随后继续说道:“那些管事们都查过了吗?他们没有人趁乱去向岛外的人通报消息?”

  “刚才他们这些人一直都待在迎宾馆当中,我在酒里动了手脚。如果有人擅自外出的话,我一定知道。”莫离说完这两句话之后,看了笑嘻嘻的孙小川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些管事们大多都是泗水号的老人了,他们的祖辈父辈就是泗水号的管事。这样的家生子真会吃里扒外吗?”

  “那就要看吃里扒外之后能换来什么了。”孙小川笑了一下之后,自己倒了两杯清茶,自己喝了一杯之后,将茶盏送到了莫离的手里。随后他继续说道:“在泗水号做事可以换个家财巨富,如果给皇帝做事,那换来的可是后半世的荣华富贵。谁的心里都有一杆秤,就看那头沉那头轻了……”

  孙小川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响起来一声炸雷,随后一道闪电打了下来。将这座公馆周围照耀的好像白昼一般,孙小川也被吓了一跳。他哆嗦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正要从管事们当中把吃里扒外的人找出来,这个时候暹罗使臣到了。有点太巧了……”

  就在孙小川和莫离继续说话的时候,码头上的暹罗海船上,一个身穿黑衣,黑纱罩面的黑影正慢慢的顺着船锚爬到了船上。现在码头上狂风大雨,几乎所有的人都找地方避雨去了。码头上的油灯也被大雨浇灭,故而这个人爬到了船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人影爬到了船上之后,正要找通往船舱的路。这时,从黑暗的角落里面传来了一个人说话的声音:“跟着我来……”

  这个声音吓了人影一跳,这时,发出声音的位置走出来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男人。他走出来之后并没有再和人影有只言片语的交流,低着头径自的向着船舱的位置走了下去。爬上船的人影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跟在男人的身后,一路走到了船舱当中。

  此时大船上面的暹罗船员已经下船躲避风雨了,船上除了这个男人之外再看不到一个人。大船被风雨刮的动摇西晃,人影几次差一点摔倒在地,而将他接到船舱里面的男人两条腿好像正在船上一样,任凭大船怎样摇晃,都走的四平八稳……

  男人走到了船舱底部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抓住了身边的一块木板用力一拉。木板被他拉开露出来隐藏这的密室……“进去吧……”男人指了指密室里面,他却没有进去的意思。

  人影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暗室当中。穿过了一条狭长的甬道之后,他终于走进了一个三四丈大小的房间之内。小小的房间当中竟然有七八个身穿暹罗服饰的男人,为首一人一头的白发,正是姚广孝的大弟子灌无名……

  这时,人影也解开了自己脸上的黑纱,他竟然是喝多了被孙小川拉走回寝室休息的苏禄。见到了灌无名之后,苏禄对着他行礼,说道:“您就是陛下派来办事的大人吧?如果不是暹罗使臣说了暗语,苏禄都不敢相信您会坐着暹罗使臣的大船到了财神岛。”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来的,说说吴勉的事情,这几天他有什么变化没有?”灌无名问了这句话之后,却没有等到苏禄的回答。就见这个泗水号的大管事冲着灌无名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只钥匙在手里把玩着。

  灌无名这才明白了苏禄的意思,他对着围拢在自己身边的人挥了挥手,其中一个暹罗武士打扮的人从怀里摸出来一只小巧的锁头扔给了苏禄。这位泗水号的大管事用手里的钥匙打开了这把锁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是临走的时候,纪纲大人交代的规矩,苏禄身在龙潭虎穴不敢不防,还请大人原谅。”将钥匙拔了出来重新收好之后,苏禄继续对着灌无名说道:“说起来那位吴勉大修士,差不多两天都没有见到他了。说是为了明天赵真元的拜师大典做准备,就是今天暹罗使臣登岛,他也没有露过脸……”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禄想起来了一件事情。当下他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晚上我趁着喝酒的时候,向去过内岛的伙计们打听里面什么样子了。听那些伙计们说,吴勉进了内岛之后,便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没有再在伙计们的面前出现过……”

  “吴勉再没露过脸……”灌无名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苏禄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不过还要你帮个忙,帮着我们运点东西进内岛……”

  “这恐怕不行。”苏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这个不是我胆子小,明天是泗水号的大事,恐怕吴勉、归不归都会有提防,一旦被他们几个发现了。那我的性命也保不住了……”

  “这个你放心,他们发现不了……”灌无名看了苏禄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谁会关心一个死人身上藏着什么东西……你们动手吧,直接要了苏禄先生的命,别让他太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