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耳目

第二百八十六章 耳目

  京城皇宫的吉安殿当中,刚刚回到京城的朱棣便在这里召见了被纪纲请来的灌无名。诺大的宫殿当中只有这两个人,甚至连个服侍的太监、宫女都没有留下来。

  朱棣看着端坐在他面前的灌无名,说道:“朕说的还不明白吗?如果无名先生你和吴勉仙长动手,有几成的胜率?”

  “陛下在玩笑吗……”灌无名幽幽的看了朱棣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吴勉的本事陛下刚刚亲眼见过的,我有把握可以在千军万马当中取上将首级。可是以一人之力敌数万人的船队,那便没有把握了。我是长生不老不假,可是长生不老并不是死不了。天底下被阴死的长生不老之人不止一个……”

  听到灌无名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朱棣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来。不过这位永乐皇帝很快便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了一眼面前的白发男人之后,他再次说道:“原来长生不老之人是可以阴死的,朕之前就听说过你们这样的人每隔一段时间,便会进入失去术法的衰弱期。想必这个时候就是天大的破绽了吧?”

  听了皇帝的这几句话,灌无名有些警觉的看了朱棣一眼。迟疑了半晌后,他才再次开口说道:“陛下这是什么意思?衰弱之期是我们这样修士的命门。如果这个日期外泄出去的话,就算长生不老的修士有通天之能,这个时期被仇家找到也只能坐以待毙……”

  说到这里,灌无名顿了一下,随后他盯着皇帝的眼睛,继续说道:“陛下,你这次唤无名前来,不是单单为了打听这个吧?”

  朱棣微微一笑,他抄起来桌子上的纸笔来,在上面写了一个日期。随后站起来走到了灌无名的身边,将手里的纸张摆在了他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说这个日期是衰弱期的第一天,那么后面衰弱期是不是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来?”

  灌无名看了一眼纸张上面的日期之后,他眼角的肌肉开始没有规律的抖动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灌无名努力的恢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对着皇帝再次说道:“这个日期是老的,还是小的?”

  “不是老的……”皇帝从灌无名的眼神当中看到了希望,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有了这个日期,无名先生是不是就有很大的胜算了?”

  “只要日期是真的,就算是徐福也不是我的对手。”灌无名将纸张上面的日期记下来之后,施展控火之法将纸张烧成了灰烬。看着纸张烧毁之后,他继续对着皇帝说道:“不过这么隐秘的事情,他是怎么泄露出去的?陛下,那老的、小的都是使诈术出名的,小心您进了他们的圈套……”

  “朕是天下之主,天下凡是有可能威胁到江山社稷的,朕都在在他们的身边摆下一些耳目。”看了一眼有些怀疑的灌无名,朱棣继续说道:“实不相瞒,就是少师和无名先生身边也有朕的耳目。朕执掌天下,总要有些未雨绸缪的手段……你们俩出来吧,不用瞒着无名先生了……”

  朱棣说话的时候,宫殿的大门打开,两个身穿太监护卫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灌无名早已经感觉到宫门外站着这两个人,不过他也以为这就是皇帝身边的护卫,并没有多想。现在看到了这两个人之后,灌无名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这二人其中一个是姚广孝的出家弟子凡悟和尚,另外一个竟然是自己的弟子冯百里。这两个人身上佩戴了可以改变气息的法器,否则他们的气息,灌无名怎么可能不认得?

  进到了宫殿之后,两个人并没有对着灌无名行礼。他们俩好像不认得灌无名一样,径自的走到了朱棣的身边,对着皇帝行了大礼。随后这二人规规矩矩的站在了朱棣的身边,好像是贴身侍卫一般一动不动。

  “他们俩都是朕在潜邸之时的卫士,看这二人行事机灵,这才打发到了少师和无名先生的身边。”说到这里,皇帝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无名先生你可以放心,朕并不是想要打探你和少师的衰弱之期。现在将这二人叫来,就是要无名先生放心。从此之后,先生和少师身边再没有朕的眼线……”

  灌无名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皇帝说道:“无名明白了,那么说日期就是错不了的。那我先回去准备,想一个万无一失的计策,等他到了衰弱期的时候,没有地方躲藏。”

  说完之后,灌无名轻轻的对着朱棣点了点头。他也不看皇帝身后的凡悟和尚和自己的弟子冯百里,当着朱棣的面施展了五行遁法。随后灌无名消失在了皇帝的面前。

  看着灌无名消失之后,朱棣也不由自主的深吸了口气。这位永乐皇帝也担心知道了自己的弟子是皇帝派去的纤细,会迁怒对自己这个皇帝不利。好在他对吴勉、归不归的怨恨太过强烈,在他们俩被了结之前,灌无名也不会轻易的对皇帝不利。

  “好了,你们俩可以下去了。”回头看了一眼凡悟和尚和冯百里之后,皇帝继续说道:“你们俩不用再回少师和无名先生的身边,去锦衣卫衙门找纪纲。朕赏你们俩千户的官……啊……”

  朱棣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两个人的脑袋从脖子上面滚落了下来。两个人头落地的一瞬间,两个人头碎成了十几块,好像刚刚切好的西瓜一样,一瓣一瓣的散落了一地。

  吓得朱棣连连退了十几步,随后他扯着嗓子大声的呼喊:“来人……护驾……来人!”

  永乐皇帝是沙场里征战出来的,平素死人见的多了,可是这样被切了西瓜的脑袋还是第一次见到。当下他吓得脸色煞白,想着刚刚灌无名就坐在自己对面,他的心脏便一个劲地抽搐了起来。

  就在朱棣从宫殿里面冲出来的时候,灌无名已经出现在了距离京城百里之遥的一处农庄当中。这里是他自己经营的一亩三分地,庄上两位庄主都是灌无名的弟子,之前姚广孝护着他逃出京城之后,灌无名便一直藏匿在这里。

  看到灌无名凭空出现之后,两位李姓庄主急忙迎了上去,大庄主冲着自己的师尊笑了一下,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灌无名狰狞的脸色。就在他愣神的功夫,自己的师尊冲着他挥了挥手,就见这个人脑袋“嘭!”的一声炸开,脑壳里面的红白之物喷了他弟弟一身。

  还没等二庄主反应过来,随着灌无名再次挥手。二庄主和他弟弟一样,脑袋爆炸开来,腔子晃动了两下之后,一头栽倒在地。看着两个弟子都死在了自己的手里之后,灌无名走出了房间。在山庄当中寻找还活着的人……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灌无名走到了山庄当中的密室里面。他走进密室之后,对着一个卷缩在里面,白头发白胡子的老人说道:“帮我个忙……这是最后一次……”

  与此同时,归不归乘坐的小船正向着财神岛的方向进发。此时,船上坐着他和吴勉还有百无求、小任叁两只妖物。

  “老子就不明白了,好人那么多,你们怎么就找了那些海匪去伺候小皇上?”刚刚骑着海妖赶过来的百无求,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老家伙,你真的放心把他们俩仍在狼窝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