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陈祖义

第二百七十八章 陈祖义

  说了一句话之后,郑和继续说道:“想必两位还不知道,陛下已经代皇孙朱瞻基向邵家小姐求亲了。邵家已经答应了婚事,虽然邵家小姐年长了几岁,不过她可是有机会成为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的……”

  这一年多郑和虽然一直都在出使西洋各国,不过通过书信往来还是对京城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之前邵南华和朱能幼子朱鹤堂成亲之日被人掳走了几个时辰,加上新婚之夜夫君惨死的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年纪轻轻的就成了寡妇,还被京城百姓视为了不详之人。

  虽然邵家女人的宿命就是成为寡妇,不过这样新婚之夜以处子之身成为寡妇,是邵清淼怎么也接受不了的。邵南华替朱鹤堂守了一年的寡之后,邵清淼便开始给自己的女儿物色起来新的人家。

  只是邵南华克夫的恶名已经传了出来,京城当中稍微有头有脸的人家都不舍得将自己的孩子入赘到邵家来,就连小门小户的人家也都纷纷避让。当年多少人为了和邵家结成连理,提亲的媒婆都快踩破门槛了。想不到几年的光景,竟然变成了这样的一幅模样。

  这件事情很快便被朱棣知道了,原本这位永乐皇帝想要再指派一位朝中重臣之子迎娶邵南华。不过思来想去之后朱棣还是决定指婚自己的皇孙朱瞻基迎娶邵南华,邵家小姐虽然比朱瞻基大了三岁,不过自古以来贤后比圣君大个七八岁的大有人在。看在邵南华的份上,日后自己抓住了朱允文,吴勉也不好意思将自己这个皇帝如何……

  这件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不过因为是和皇孙联姻,为了这个邵清淼连自己的家规都改了,什么只能招入赘之婿的,现在能有人要南华就不错了,更别说是太子之子,未来的储君朱瞻基了。大婚之日就定在今年年底,现在邵家已经忙活起来了。

  听了邵南华要嫁作他人妇,朱允文无奈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郑军说道:“当年我也是向吴勉提过亲的,当时我还是皇帝他都没有答应。那个时候以为是他清高,直到现在才明白那个时候他已经算到我会有今天了。”

  “一个邵南华而已,主人犯不着神伤。”郑军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吴勉不过是个世俗之人,看着他好像超过了俗世,做事还是和一般人没有什么两样。”

  看到两个人没有自杀的倾向,郑和也不再继续逗留在这里。当下他吩咐了今晚为朱允文、郑军主仆二人特定一桌酒席,随后便离开了这里,向着甲板上走了过去。

  等到郑和回到甲板上的时候,此次出使西洋各国的副使王景弘便找到了他:“大人,礼部侍郎已经上船了,他们要与大人商量明日陛下亲迎、献俘的事宜。陈祖义等人已经准备好了,只是献俘的过程需要锦衣卫把控。锦衣卫伴驾需要明天一早才能赶过来。”

  陈祖义等百余名海匪是雄踞南洋一带的大海盗,巅峰时期手下超过万人。朱元璋时期开始,他就曾经数十次打劫过明朝的商船(官商),让大明损失了上百万两白银。朱棣登基之后曾经悬赏五十万两白银要此人的人头,只是这个陈祖义太狡猾,一见到大明的战船他便做鸟兽散,等到大明战船回国之后,他便再次出现继续劫掠来往的船只。

  因为陈祖义的势力太大,已经不是西洋一两个国家自己能解决的了。甚至有的国家为了能在海上安全行驶,已经开始向陈祖义交保护费了。他甚至开始飘飘然,自己自封做了国王。

  因为陈祖义劫掠的航线不在泗水号的航线范围之内,故而这么多年过去,无论是刘喜、孙小川还是现在的归不归都没有来解决这个麻烦。

  原本陈祖义老老实实的做他的海大王就好,不过他的胆子越来越大。看到了郑和船队的宝船之后,他先是惊诧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宏大的大船,然后便动了打结郑和船队的心思。

  不过陈祖义在西洋欺负欺负那些小国家也就算了,找郑和麻烦那就是他瞎了眼。郑和从小便陪着朱棣一路打击蒙古人,后来又经历了靖难之役。虽然说不上是身经百战,可也不是陈祖义这些海匪能轻易拿下的。

  当下郑和只是用了个小计策,便将陈祖义活捉。他手下的海盗们树倒猢狲散,除了死了的和逃走的人之外,还被郑和抓住了百余人。因为陈祖义是朱棣亲自下旨悬赏缉拿的要犯,郑和不敢私自处置,将抓获陈祖义的消息传回到了京城之后,朱棣马上下旨,郑和归来之时要带着陈祖义进京,永乐皇帝要看看这个陈祖义的模样,然后亲自下旨千刀万剐了这个为害一方海域的祸害。

  现在听到王景弘提到了陈祖义,郑和想了片刻之后,说道:“明日是陛下亲自在泉州码头迎接我们,此事万万不可以大意。一旦那些海匪伤到了陛下,我们俩万死都弥补不了万一……陈祖义和他的海盗们要分开看管,这样,明天只有两艘宝船进港,剩下的船只待在原地待命。陈祖义由锦衣卫押下船,等到他被关押起来之后,再把剩下的海匪们一起押解下船,请陛下谕旨处置。”

  “是,我这就派人去办。”说了一句之后,王景弘却没有马上离开。他看了郑和一眼,随后犹豫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刚刚听说在附近看到海妖了,大人,我们要不要先停船到海港休息。等到明天天亮之后在将船只施行回来……”

  “我们两百余艘大小船只,一个早上就能行驶归来吗?”郑和看了王景弘一眼,随后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在海上航行,原本就会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不过是见到了几只海妖一眼,有什么大不了的?错过了明天陛下前来迎接的大典,你我这些西洋之行的功劳就要大打折扣不说,还会有人在陛下耳边进谗言。陛下未到,大军先行下船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要在这里埋伏行大逆不道之事?景弘兄,这样的话你我可经受不起……”

  听了自己顶头上司的话,王景弘也只能叹了口气。郑和这话说的没错,朱棣和他父亲朱元璋一样生性多疑。一旦他轻信了这样的话,别说两个太监了,就是两个藩王说杀也就杀了。

  当下,王景弘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开始安排手下将陈祖义和其他的海盗们分开。等着明天在朱棣的面前献俘。

  王景弘离开之后,郑和走到了甲板边缘,看着远处的海面,心里正在盘算明天怎么才能万无一失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的海面好像开了锅一样,无数个气泡从下面翻腾了起来。

  随后海水一分,一个黑大个子的人影从海里冒了出来。这个黑大个子站在水面上,眼睛也在看着郑和这边的位置。现在太阳已经落了下去,郑和看不清这个人的相貌。不过不管怎么看都像是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妖物……

  郑和揉了揉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一点,不过等他揉完了眼睛之后,却发现刚才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海面上也看不到一丝涟漪,怎么都看不出来刚才好像水开了的样子。

  郑和倒退了几步,嘴里安慰自己说道: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如果是他们的话,这个时候已经过来救走建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