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图纸

第三百七十五章 图纸

  三位大人都是跟着朱棣一路靖难过来的,都知道皇帝的半妖女儿朱拖金因为吴勉和自己的父亲闹翻的事情。邵家和吴勉的关系他们三个也有些耳闻,不过不是说这几个女人都是白发仙长的后代吗?怎么又变成女儿了?

  不过更想不明白的是邵清淼三位大人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邵夫人误会了他们的意思。当下红着说道:“这是哪里来了的登徒子?南华的父亲早已经离世多年了,为了避嫌我们府上不用男丁,都这样了怎么还有人说闲话……”

  “夫人不用多想,和尚我来看或许是个误会。”这时候,姚广孝走到了中堂当中,他现在还是朱棣身边一等一的大红人,这三位大人不敢得罪他。看着和尚进来纷纷站起来向他行礼。

  姚广孝还礼之后,继续微笑着对邵南华说道:“小姐,那位把你救出来的拖金儿姑娘有没有说她现在在什么地方?她是和尚老友之女,老友思女心切想着她能回去看一眼。”

  邵清淼和邵南华都是见过姚广孝的,见到这么有名的和尚进来,当下在婆子、丫鬟的掺扶之下,对着姚广孝行礼、万福,随后邵南华开口说道:“这个拖金儿姑娘倒是没说,那位姑娘说自己在,就不能看着他的孩子受欺负……我也不明白拖金儿在说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邵南华又开始扭捏了起来。和尚和三位大人都明白或许是朱拖金又说了疯话,它虽然是当今皇帝骨肉,不过毕竟还是个半妖。行事不能用常人的想法来揣度,指不定朱拖金对着邵家小姐说了什么不堪入目的浑话。

  看着邵家母女都有些尴尬,还是纪纲岔开了话题:“请问邵小姐,那位拖金儿小姐是怎么把您带回来的,掳走小姐的人有没有发现、追过来?”

  邵南华回答道:她把我救出来之后,让我抓住她的胳膊,一眨眼就回家了。当时我一个劲儿犯恶心,还是拖金儿给我吃一个果子之后,恶心的那股劲这才消失。一眨眼就回来的事情,不会有人发现的。”

  姚广孝明白邵南华是被拖金儿用五行遁法带回来的,她没有修炼过这种术法,有眩晕、恶心的感觉到也是正常的。当下,和尚点了点头,对着三位大人说道:“既然邵家小姐已经平安回来了,现在还是让她休息的好。几位大人也该回去交旨报平安了……”

  最后一句话提醒了三位大人,之前皇帝几道圣旨下来催促他们几个。现在邵家小姐好歹已经回来了,这也算是一件喜事了,这个时候不去请功什么时候去?当下三位大人告辞,争先恐后的离开了邵家去往皇宫交旨,而姚广孝也回到了寺庙。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和术法的和尚已经熬了一天一宿,他实在受不了回到寺庙休息去了。

  回到了寺庙之后,姚广孝换了一间干净的禅房休息去了。灌无名的事情已经彻底的败露,他这个时候不会再来难为自己,和尚也总算是可以安心休息了。回到禅房之后,姚广孝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姚广孝被小和尚叫醒。和尚睁眼一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再次的黑了下来。

  接过来小沙弥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一把脸之后,姚广孝的精神好了一点,对着这个小和尚说道:“你是让我起来用晚斋的吗?收了吧,和尚我没有那个胃口。”

  “晚斋是准备好了,不过大师父说过的不让我们轻易把您叫起来。我们这样的小和尚又怎么敢为了一顿晚斋就把大师父您叫起来。”小和尚一边服侍着姚广孝起身,一边继续说道:“是宫里来了旨意,请您老人家去往京城。陛下好像有了什么事情,要请大师父您去定夺……”

  “陛下宣我进宫?”姚广孝轻轻的皱了皱眉,当下又打听了一下邵家母女的事情,听到她们俩没有出事之后,和尚的心这才放下。既然不是邵家母女的事情,那就一定和今天凌晨收到消息的朱允文有关了。

  当下,一乘马车将他带到了皇宫。随后换成了小轿到了奉天殿的门口。经由太监通秉之后,姚广孝再次走进了宫殿的大门。

  此时的奉天殿当中已经站了几十名官员,看到姚广孝出现之后,朱高炽急忙走了过来。以太子之尊亲自搀扶住了和尚,带着他走到了皇帝的身边。

  “给少师加把椅子,靠朕近一点。”看到了太子将姚广孝搀扶了进来,皇帝体恤让人搬过来一张椅子,让和尚坐在自己的身边,奉天殿上王宫大臣站了几十个,可以和皇帝平起平坐的的人也只有一个姚广孝了。

  看到姚广孝坐好之后,朱棣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邵家小姐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回来就好……朱拖金那个丫头也是,知道它父亲得了天下。也不说进来找朕讨封一个公主的。”

  “拖金公主一定会明白陛下那天的苦心。”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向着下面站着的几十个人扫了一眼。看到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已经换了人,不知道那位大太监郑和如何了。

  看到了姚广孝的眼神之后,朱棣便看出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少师是在找郑和吗?他要一阵子才能过来。朕有一件大事要他亲自去办,郑和一两年之后可能都不能回来了。”

  “恭喜陛下有了出使南洋各国国使的人选。”姚广孝马上便明白了朱棣话里话外的意思,郑和原本就是色目人出身,色目人天生便会出海经商,他作为国使出海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朕也是想了一天,始终找不到这个人选。最后还是郑和毛遂自荐,朕实在找不到其他的人,那就让他带着军队去南洋寻找建文君的下落吧。”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顿了一下,随后他继续说道:“这么晚请少师前来,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不情之请……现在人手都没有问题,只是少了几十艘扬我大明国威的大海船来。之前朕听少师说起过大方师徐福出海乘坐的大船,好像那大船的图纸还在您的手里……”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这才明白这么晚了还想要宣召自己进宫做什么了。当初自己刚刚投奔朱棣的时候,曾经当闲话说过徐福大方师出海的事情。想不到朱棣竟然听进去了。

  和尚微微一笑之后,再次说道:“是,徐福大方师乘坐的大船图纸的确还在和尚的手里,因为和尚早已经不是方士,将这个赠与陛下也不算什么。稍后和尚回去的时候,劳烦一位公公把图纸带转乘陛下。”

  “除了海船的图纸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劳烦少师。”这个时候,胖太子朱高炽走了过来,继续说道:“此事关系体大,只有一个郑和恐怕撑不起来。最好请大术士一起登船,到时候有个什么意外,有您两位在,也不用担心了。“

  姚广孝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太子殿下说笑了,大术士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陪着郑和去往西洋?他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请神仙做这样的事情,不大合适吧……”

  这时候,另外一个汉王朱高煦突然打断了和尚的话,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少师你在陛下的王土之下,还敢不遵从陛下的旨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