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后妈

第二百七十四章 后妈

  吴勉,归不归……”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场大乱又怎么样,与我和广仁大方师又有什么关系?邵家的女人死了、跑了天下他吴勉就要迁怒于人吗?天下除了徐福大方师和席应真之外,还有人治得了他……”

  说话的时候,火山上下打量了一番姚广孝,说道:“真的不用请广仁大方师把你的封印解开吗?虽然长生不老之身没有了,不过找回来术法之后和尚你还能再加二三百年的寿数……你现在这样也只有十五六年了。”

  “和尚活得够久了,差不多了……”广孝双手合十,冲着火山鞠了个躬之后,继续说道:“几千年都活过来了,十五六年和二三百年也没有什么区别。该见的都见过,心里早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随你吧……”火山说话的时候,转身回到了禅房当中。他解开了自己的外衣,表情郑重的将江右郎的人头包裹在了里面。火山一边继续手里的动作,口中同时说道:“右郎,为师的这就让你夫妻团聚。这些年来委屈你们夫妇了,如果来世你们夫妇再遇到我,我一定弥补你们俩的……”

  将头颅包裹好之后,火山便开始催动起来五行遁法。看到这位大方师随时就要离开,姚广孝急忙开口说道:“那邵家姑娘呢?大方师你真不管了吗?”

  这句话说完,火山已经消失在了姚广孝的面前。只留下来最后一句话还回荡在空气当中:“那是吴勉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火山虽然救了自己,不过还是不能借着他的势力去寻找邵南华。当下和尚看着红发男人刚刚所在的位置,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招手唤来躲藏在角落里,不敢出来的小和尚来。对着他们几个小沙弥说道:“去成国公府将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大人请过来……就说和尚我可能知道邵家小姐的下落。”

  小和尚刚刚出门之后不久,姚广孝又命人将京城的地图找了过来。当下他在地图上找到了几个所在,都是自己宝贝徒弟平素出现的地方。按着和尚对灌无名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将邵南华藏到京城之外的地方,更加不会伤害了他的性命。

  知道姚广孝可能知道邵南华的藏身之地,纪纲急忙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庙里。他下马之后直接跑到了和尚跟前,说道:“刚刚我便想前来请教禅师的,您是活神仙一般的人物。能掐会算,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天底下只有一人能知道邵家小姐下落的,那就是您老人家了……”

  这时候,和尚微微一笑,说道:“纪纲大人客气了,和尚也不过是在地图上选了几个顺眼的位置,如果在这里找不到的话,那恐怕就要劳烦大人全城搜索了……”

  “不瞒禅师,搜城的事情我也想过,不过那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不敢轻举妄动。”纪纲接过了和尚手里的地图之后,又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现在陛下刚刚登基,这个时候传出去要搜索京城的话,恐怕又要引起来建文帝藏在京城的谣言了。一旦引发骚乱的话,那么就算找回来邵家小姐纪纲也要人头落地了……”

  “尽人事吧……”姚广孝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总比那个白头发的回来再惹起来一场大乱的好……”

  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从寺庙外面跑进来一个锦衣卫。他满脸惊慌的到了自己的上司面前,施礼说道:“大人……邵家小姐南华已经回府了,应天府尹大人已经去了邵家,您要不要……”

  “邵家小姐找到了?”听了锦衣卫的话,纪纲和姚广孝脸上都是吃惊的表情。那位锦衣卫指挥使还到罢了,和尚心里满是惊诧之意。灌无名被火山打了一顿就想开了?他刚才不是逃走,是良心发现放走了邵家小姐?

  这时,纪纲再次说道:“应天府凑什么热闹,不知道陛下已经将案子交给锦衣卫去办了吗?备马备马……我们这就去邵家,不能让他们应天府的抢在前面。”

  说完之后,锦衣卫指挥使大人匆匆忙忙的向姚广孝告别,随后快马向着邵府奔驰而去。

  这个时候,姚广孝有点怀念自己的术法了。如果自己现在还有术法在身的话,他已经催动五行遁法去往邵府了。老家伙自己也好奇到底是灌无名将邵南华放回来了,还是邵家小姐自己跑掉的……

  当和尚乘坐马车赶到邵府的时候,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除了应天府和锦衣卫两路人马之外,朱棣担心邵家其他的人再出意外,还派了两千人的禁军守护在这里。

  好在姚广孝还是有些声威的,见到了和尚到了邵府,这三路人马各自给他让出来了一条道路。进了邵府之后,才发现锦衣卫、应天府和禁军都是各自进来一位大佬。纪纲和另外两位大人都坐在中堂,听邵家小姐讲述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邵南华受到了一点惊吓,如果不是这三位大人前来的话,邵清淼已经让自己的女人休息了。只是在京城居住,面前的三个人她谁也招惹不起。只能让邵南华强撑着身体来向三位大人说明自己被掳走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广孝来的正是时候,邵南华正讲到自己是如何被凶徒掳走的:“我真的记不得洞房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记得我坐在床上,等着朱家相公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他看了我一眼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男人……小姐您受累看一眼画像,是这个男人吗?”举纲说话的时候,将江右郎的画像再次取了出来,摆在了邵南华的面前。

  “不是,那个男人是白头发。江叔叔我认识,不是他。”邵南华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我又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不过时间久了,记得不是太清楚。”

  那位禁军将军是少有不畏惧锦衣卫的人,他对纪纲打断了邵家小姐说话的举动很是不满。将军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小姐不用理会画像之人,只说您是怎么平安回来的就好。”

  “我是被一个女人救回来的。”邵南华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脑袋还是一阵眩晕。闭着眼睛缓了半晌之后,这才重新睁开眼睛继续说道:“昨晚晕倒之后南华便什么都不知道的,就在半个时辰之前,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的名字,这才睁开了眼睛,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年轻姑娘。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邵南华好像想起来什么有些难堪的事情,当下她的小脸一红,羞涩的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三位大人看到了邵家小姐的样子之后都会错了意,以为这位小姐是受到了轻薄。这也难怪,一个年轻的姑娘新婚之夜被男人劫持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多多少少也应该发生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邵清淼是过来人,她看到三位大人暧昧的表情之后,马上开口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好好说话!你说的话关系到你的身家清白,不可以胡说……”

  “这话让我怎么说……”邵南华扭扭捏捏的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是被一个年轻姑娘叫醒的,她说她叫做拖金儿,知道我被坏人掳走,看在我爸爸的份上来救我的,她还……还让我管她叫做后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