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真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真

  “事情太巧了,巧的不真……”朱高炽冲着朱棣微微一笑之后,说道:“看架势掳走邵家小姐的人应该是修士,他想要带走邵家小姐的家有一万种办法,可是这位修士却选了最笨的一种。而且还当着喜婆的面杀了朱鹤堂,竟然新郎官都杀了,为什么他还要留喜婆一个活口?”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太子殿下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之后,继续说道:“邵家女人和吴勉仙长的关系他不会不知道,留下来一个活口亲眼看着他杀人,掳走邵家小姐……真的不担心仙长知道了从海外回来……”

  “儿臣也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情并不简单,里面一定有蹊跷。”这个时候,朱高煦突然插嘴说了一句。他这句话说的没有什么新意,又是打断了太子的话,显得有些不礼貌。

  不过朱高炽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意思,他憨厚的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听听弟弟你的高见了,此人什么好来历,选在婚礼动手又是为了什么……”

  朱高煦只是单纯的不让自己的哥哥出风头而已,现在让他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他张口结舌的样子,朱棣皱着眉头摆了摆手,说道:“你又不在现场能说什么?现在你哥哥不是燕王世子了,他是一国的储君。高煦你不要这么没有体统……高炽你继续说。”

  论起来朱棣更加喜爱自己的二子朱高煦,朱高炽虽然是嫡出长子,不过他实在是胖的离谱,看着又蠢又笨,之前的腿脚还不大好。而朱高煦就不一样了,这个老二颇有几分朱棣的风韵。谁看见都说朱高煦更像自己,朱棣曾经几次想将世子(太子)之位传给朱高煦,不过他的长子处事滴水不漏,朱棣想要挑错都挑不出来。

  当初朱棣甚至向朱高煦许过将世子之位传给他的话,不过靖难一路太子立功颇多,直到朱棣登基也只能悔了当初的话,将朱高炽立为太子。现在朱棣甚至还有朱高炽身体肥胖早死的心愿,如果这个胖儿子早点死就好了。那样太子之位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传给朱高煦了,可惜他们家老大胖归胖,身体还挺棒……

  听到朱棣再次问自己,太子施礼之后,继续说道:“依着儿臣来看,这件事是有人故意将祸水引到画像那人的身上。也许他们之间有私仇却术法不济无法报仇,这次想要借助吴勉仙长的势力将画像男人置于死地。不过还有第二个可能,他想将吴勉、归不归几位仙长引回来,他的目标就是这几位仙长……”

  说话的时候,朱高炽突然转头看向端坐在角落里,一直都没有说话好像睡着了一样的姚广孝。微微的一笑之后,这位太子殿下继续说道:“如果是第二个可能,那就要请问少师了。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还有什么仇人吗?”

  听到朱高炽说到了自己,姚广孝微微睁开了眼睛。说话之前先打了个哈欠,随后这才开口说道:“太子殿下客气了,不过说到吴勉、归不归的仇人嘛……那就是和尚我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自己被自己逗笑了。和尚噗嗤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和尚没心也没力再去招惹他们几位了……除了和尚之外,这世上还有本身去惹吴勉、归不归的,加在一起也不过两三位。不过那两三位直接动手就好,犯不着这样鬼鬼祟祟的用邵家女人来要挟吴勉、归不归回来。”

  听了和尚的话,朱高炽再次笑了一下,随后这位太子殿下再次说道:“那么高炽是不是可以理解还是有人想要借吴勉、归不归几位仙长的手,去了结画像上的那个人?”

  “那也未必……”姚广孝冲着太子欠了欠身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和尚说的是有本事去招惹他们的人只有两三位,还有自以为是想要招惹吴勉、归不归的人……”

  说话的时候,姚广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冲着朱棣行了佛礼之后,说道:“陛下,看着天就要亮了。和尚海要回到庙里主持早课,如果陛下再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那和尚就回去了。”

  “少师辛苦了,后天是上朝的日子,还要麻烦少师再来。太子,你替朕送少师出宫。”说话的时候,朱棣已经主动的站了起来。他亲自将和尚送到了殿外,随后吩咐小太监搀扶着和尚离开皇宫。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嘱咐姚广孝路上慢行,不要出什么意外。

  虽然这个和尚现在已经没有了术法,不过朱棣心里明白,没有姚广孝的话,这个时候他绝对坐不上皇帝的大位。当初姚广孝舍弃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后来又被吴勉封印了术法也都是为了他。朱棣继位之后对姚广孝也是礼遇有加,经这个和尚求情饶了性命的建文官员也有百十来人了。

  朱高炽奉旨送姚广孝出宫,他拉开了小太监,亲自搀扶着和尚向着宫外走去。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和术法的姚广孝显得有些苍老,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好像突然老了几十岁一样。走路行事都需要小和尚搀扶。原本和尚进出皇宫朱棣是下旨可以乘轿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姚广孝提出来要走出皇宫,朱高炽也只能走路相陪。

  冲着太子笑了一下之后,姚广孝笑眯眯的说道:“多谢太子殿下了,让这几个太监送和尚出去就好,太子殿下还是回到陛下的身边处理国家大事的好。”

  “送少师您出宫也是国家大事。”朱高炽微笑着看向姚广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可是奉旨送少师出宫的,您没出宫我自己回去了,要是让汉王知道了,他又要在陛下面前参我一本。”

  “汉王就是汉王,太子也就是太子。”姚广孝古怪的说了这句话之后,继续对着朱高炽说道:“太子殿下是天下的紫薇星转世,命中注定就是要继承大统的。实不相瞒,如果不是因为太子殿下,当今的陛下也坐不到龙椅上……”

  姚广孝说这两句话的时候,朱高炽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他急忙向着四周看去,见到身边几个太监都是自己的人之后,太子殿下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放下。

  冲着姚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朱高炽再次说道:“这样的话也就是少师您敢说出来,换做第二个人的话,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太子殿下心里还是没底,他急忙岔开了话题,对着姚广孝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依着少师之见,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胆子这么大敢惹这么天大的祸端……”

  “世上总有几个不知道死活的,这有什么稀奇。”姚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继续说道:“世上自以为是聪明人的傻子居多,还有的人办了一辈子的聪明事,临了办了一件最傻的事情……好像我们和尚这样,念了一辈子的经文,拜了一辈子的木雕偶像,以为这样圆寂之后便可以修成正果,逃过三界六道的轮回……”

  听着姚广孝的话里有话,朱高炽试探着又问了几句,不过这和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左右而言他总是岔开了话题。久了太子殿下也不再问了,说了几个从外面听来的笑话,原本想让和尚一笑。结果说出来之后他自己笑个不停,姚广孝却只是客气着咧了咧嘴。

  终于将和尚送到了皇宫大门口,恭恭敬敬的将姚广孝送到了宫门外的马车上之后,太子殿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对着姚广孝说道:“对了,最近一直没有见到无名先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说话的时候,朱高炽冲着姚广孝古怪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