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章 行踪

第二百七十章 行踪

  支付宝红包12月翻倍,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9916691”

  因为牵扯到了邵家,现在邵家小姐被江右郎掳走之后生死不知。牵扯到了吴勉、归不归的事情朱高炽自然不会怠慢,他也不等那位锦衣卫指挥使纪纲了,当下太子殿下拿着江右郎的画像直接回到了皇宫。

  到了皇宫之后,才发现自己派回来请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的太监还站在奉天殿的廊下。看见太子殿下回来之后,这名太监立马迎了过来,陪着笑脸对着朱高炽说道:“太子爷,纪纲大人被陛下叫进去说话了,都一个多时辰了,还没有出来……”

  太监说话的时候,朱高炽注意到宫殿外面还停着一乘小轿。有资格乘轿在宫中行走的一只手就可以数过来,太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太监之后,说道:“少师也到了?”

  “是,道衍大和尚半个时辰到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太监凑近了几步,在朱高炽的耳边低声说道:“太子爷,宫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除了纪纲大人和道衍大和尚之外,礼部尚书胡滢大人,刑部尚书金纯大人还有兵部的金忠尚书都到了。”

  听到了这几个人的名字之后,朱高炽微微愣了一下,今天这是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六部尚书竟然到了一半……

  就在朱高炽疑惑的时候,奉天殿里面走出来一个小太监。对着朱胖子说道:“太子殿下,陛下让您进殿说话。”

  跟着小太监走进了奉天殿之后,朱高炽才发现除了刚才那太监所说那几个人之外,连自己的弟弟,刚刚封了汉王的朱高煦也在里面。而自己的父皇一脸凝重,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了太子进殿之后,朱棣冲着自己的胖儿子点了点头,随后他对着另外一个儿子说道:“高煦,和你哥哥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朱高煦起身恭恭敬敬的对着皇帝行礼,随后转身板起来面孔对着太子说道:“太子去喝喜酒的时候,锦衣卫追查朱允文踪迹的探子回来禀告。说是在暹罗、古里以及爪哇等地都发现了他的踪迹,朱允文在当地泗水号的商铺出现过。现在陛下正在商讨如何抓捕朱允文的事宜,太子殿下有什么好主意吗?”

  汉王一直和太子不和,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取而代之。故而时常对自己的大哥下个套,想让朱高炽在父皇面前出丑。太子来之前他们一直都在商讨如何去捉拿建文帝,兵部和刑部尚书都主张直接派兵捉拿。而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和礼部尚书胡滢则在劝说朱棣不要轻易动兵,只需要派出一队锦衣卫潜入暹罗,抓住朱允文带回便是。

  现在两派正争论不休,朱高煦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给太子出个难题。无论他说派兵还是暗捕,都会得罪另外的朝廷大员。而且一旦朱高炽的计策失败,还会引来父皇的不满。那个时候太子之位也可以换人了……

  朱高炽虽然体胖却一点都不蠢,汉王说话的时候,礼部尚书胡滢暗中向太子使了个眼色,他看了一眼朱高煦之后,又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这位太子不要乱说话。

  不过朱高炽身为一国的储君,谁都可以不发表意见,只有他不可以。当下太子思索了片刻之后,对着自己的父皇行礼,随后开口说道:“儿臣以为带回建文君事关重大,此人一日流落在外,便会给那些宵小之辈以口实,打着建文君的旗号犯上作乱。

  不过带回建文君一事还需从长计议,派兵直接进入暹罗抓人的动静太大。毕竟当日京城城破之日,天下人都知道建文君已经被烧死在皇宫了。这个时候一旦传出来陛下派兵捉拿建文君的消息,再经有心犯上之人添油加醋的谣传,恐怕对陛下不利。

  而派遣锦衣卫潜入暹罗拿人,恐怕也不容易。锦衣卫毕竟不是军队,行事诸多不便。而且一旦身份暴露,还会引起来两国纷争……”

  没等朱高炽说完,汉王突然冷笑了一声。打断了太子的话,说道:“那么依着太子殿下的意思,陛下什么都不要做了。就看着朱允文在暹罗招兵买马,等到他羽翼丰满的时候再打回京城来,太子是这个意思吗?”

  听了朱高煦的话,朱棣的脸色便开始阴沉了下来。他做主京城以来,心中最大的隐患便是建文帝朱允文。现在被汉王这么一挑拨,朱棣的心里对太子十分不满已经从表情当中显露了出来。

  “我说过什么都不做了吗?”朱高炽似笑非笑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随后他继续对着自己的父皇说道:“陛下,儿臣拙见应该派出一支船队去西洋各国传递国书,以护航和仪仗的名义带上军队。一路追随建文君的踪迹航行,有了他的消息之后,国使以递交国书的名义登陆,暗中派遣人马捉拿建文君。这样一来,不管是否捉住建文君,都不会引来两国纷争……”

  听到了朱高炽的这几句话,朱棣的眼前一亮,随后开口说道:“太子说的正是朕所想的,被你提前说出来了。不过此事重大,还要再挑选一能干之臣出使西洋各国……你们几个都好好想想,替朕推选这个出使西洋各国的国使……”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又冲着自己的胖儿子笑了一下。说道:“今天太子代替朕去成国公府喝喜酒,朱能老儿得了这么一个儿媳,是不是乐的脸上都笑开了花?”

  朱棣冷不丁岔开了话题说了笑话,在场的朝廷大员们都配合着笑了起来。和朱能关系交好的兵部尚书金忠笑着说道:“臣是知道的,老朱能这小儿子是他的宝贝疙瘩。他挑儿媳都挑花了眼,这次陛下赐婚,老朱能……”

  没等金尚书说完,朱高炽咳嗽了一声,表情肃穆的对着朱棣说道:“陛下,成国公府出了大事。新人入洞房的时候,新郎朱鹤堂被匪人所杀,死相惨不忍睹,新娘邵南华被人掳走,到现在生死不明……”

  说话的时候,他将藏在袖筒里面的画像取了出来,让太监送到了朱棣的面前,随后说道:“根据当时亲眼看到凶徒之人的描述,儿臣让应天府的画师画出了他的画像。只是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大人奉召入宫,儿臣指使不了锦衣卫办事……”

  “朱鹤堂死了……邵家的小姐被掳走了?”朱棣愣了一下之后,这才反应了过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重臣家里娶儿媳,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惨剧。而且邵家的女人和那位白发男人关系匪浅,这婚礼是自己亲自赐婚,一旦邵家小姐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位白头发的仙长会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早说!”朱棣“霍”的一下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只看了一眼画像上的人物,便将他扔到了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的身上。随后他继续说道:“去!快去查看什么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在天下脚下,做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一定要尽早找到邵家小姐,纪纲,如果你晚了一步,邵家小姐有了意外的话,你就死在外面,不要回来了……”

  纪纲是朱棣亲封的锦衣卫指挥使,他是知道邵家和吴勉之间联系的。知道了那位吴仙长的后人被人掳走,当下纪指挥使也慌了。他急急忙忙拿着江右郎的画像从宫殿里面跑了出去,安排人手去寻找邵家小姐的下落。

  纪纲离开之后,朱棣这才稳了稳心神,对着自己的大儿子说道:“太子,你是亲眼目睹的,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