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喜宴

第二百六十九章 喜宴

  “我在算旧账……”灌无名低头看了一眼生气正在从身上流失的江右郎,随后他冷笑着继续说道:“你是火山的弟子,原本就不应该惹到我的……”

  说话的时候,灌无名手里凭空多了一柄长剑,俯下身子将江右郎的人头砍了下来。随后他抓着发髻将人头提了起来,看着江右郎死不瞑目的眼睛说道:“我还要靠你帮个小忙……”

  灌无名斩杀江右郎的同时,京城的皇宫里面正在进行朱棣的登基大典。朱棣即位之后定年号为永乐,接连颁下几道大赦天下,和册封靖难有功之臣的旨意之后,又下旨赐婚朱能的幼子朱鹤年赢取京城邵家的千金邵南华。谁都没有想到朱棣登基的第一天便给了这么大的恩惠给朱能,只有刚刚被册封成国公的朱能自己心里明白,这是沾了亲家的光。

  三天之后便是吉日,虽然邵家有入赘的条件在前,不过毕竟是皇帝赐婚,一开始朱家少爷便住在邵家也不好看。当下邵清淼决定让自己的女儿大婚三天住在朱家,三天之后带着姑爷回门便不再回去了。

  三天之后,成国公府张灯结彩将邵家小姐迎娶过门。永乐皇帝朱棣虽然没有亲自登门,不过也派太子朱高炽送来了厚重的贺礼。看着婚礼当中所有的人都围着太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大婚的是他太子朱高炽。

  闹到了掌灯时分,朱能吩咐自己的儿子不用继续待在前厅了。喜婆子引着新郎官去往洞房,朱能继续留在这里陪着太子喝酒。

  “成国公,今日鹤堂小登科,可是比当年本太子大婚的时候还热闹。”朱高炽腆着大肚子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当年父皇只是赐了我一柄金如意,再看看送给鹤堂的礼物,本太子看着都眼红啊……”

  朱高炽平素便于朱能交好,两个人也时不时的开几句玩笑。如果刚才的话是新封的汉王朱高煦所说,朱能便身上就要出冷汗了。

  “太子殿下要是眼红的话,可以再娶几位偏妃嘛。”朱能此时也多喝了几杯,他红着脸对朱高炽继续说道:“到时候别说陛下了,满朝文武也会尽力的巴结,到时候……”

  朱能的话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听到后堂传来一阵惊叫的声音。听到了这一嗓子之后,成国公的酒立即醒了一半。就在他叫来管家,要去查看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看到刚才引着新郎官去洞房的喜婆子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前厅。

  此时的喜婆满身的鲜血,她的额头不知道碰在什么地方,破了一个口子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出来。不过这个时候她已经顾不得头上的伤势了,老婆子跑到了朱能的身边之后,磕磕巴巴的说到:“公……公爷出大事了……新郎官死了,新娘子不见了……”

  听了婆子的话,朱能的酒立马醒了。他一脚将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喜婆子踹倒,随后转身向着后堂的洞房跑去。来贺礼的宾客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纷纷的起身要跟着朱能去后堂看看。

  “都留在原地!谁也不许乱动……”看着这些宾客脸上都是一副等着看热闹的样子,朱高炽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们继续回到位置上喝你们的喜酒,没有本太子的话谁也不许乱动。来人……关上大门,除了锦衣卫和应天府的人之外,谁也不许在进来……”

  吩咐完之外,朱高炽叫来跟着自己前来的太监。让他们把自己搀扶起来,随后这位胖太子也跟着朱能一起去了后堂的洞房。

  站在洞房外面便闻到了一股血腥的气息,朱高炽皱了皱眉头之后,在太监的搀扶之下进了洞房。就见朱能直愣愣的站在了新床旁边,床上躺着一具尸体正是他的儿子,今天的新郎官朱鹤堂。

  此时的朱鹤堂被人用利器剖开了他的肚子,里面的五脏已经流淌在了床上。而那位新娘子邵南华则已经不见了踪影,太子的眉头紧皱了起来,随后对着自己的护卫说道:“去!让应天府尹刘采和锦衣卫指挥使纪纲过来……刘采就在外面喝喜酒,纪纲在皇宫,你们去皇宫找他……还有刚才的喜婆,将她一起带来。”

  别看太子朱高炽胖的发蠢,不过做起事来条理分明丝毫不乱。反倒是朱能已经说不出话来,今天的喜事变成了丧事。刚刚还在外面向宾客们来回敬酒的,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已经丢了性命。此时成国公五脏俱焚,他被朱高炽扶着坐在了外间,缓了片刻才明白了过来……

  此时,应天府尹和喜婆已经被带到了洞房。府尹大人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当下急忙让人将自己的三班班头叫来勘查现场。

  看到应天府尹这边没有什么线索,朱高炽直接叫过来已经缓过来几分的喜婆。对着她说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新郎官好端端的怎么就死了,还有那位新娘子呢?她哪去了?”

  “殿下,这件事和老婆子我无关……”喜婆先把自己摘出来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刚才婆子我带着新郎官走到了洞房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个男人在和新娘子说话。说他在邵府这么长的时间,已经看中了新娘子。让新娘子跟着他离开……”

  说话的时候,喜婆子擦了一把冷汗,随后继续说道:“听到里面有人说话之后,新郎官就不干了。他一脚踹开了大门,准备拿住奸夫和新娘子理论……”

  喜婆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太师椅上正密封着眼睛听她诉说的太子朱高炽猛的睁开了眼睛。随后他抡圆了一巴掌,给了喜婆一个嘴巴。将这个四五十岁的老婆子打得鼻血都流了出来。

  看着喜婆吓的不知如何是好,朱高炽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新娘邵家小姐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知书达理冰清玉洁,你这个婆子竟然敢说她与人为奸。你活腻了吗?继续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邵家小姐哪去了……”

  “是……婆子该死!婆子这张臭嘴胡说八道……”听明白了朱高炽话里的意思之后,喜婆又给了自己一个嘴巴,随后她继续说道:“婆子我陪着新郎官进来之后,新郎官便要和那个奸……那个匪人拼命,结果被那个人一剑割开了肚子……后来那个匪人抓住了新娘子,他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两个人一起在婆子我面前消失了……”

  就在婆子说完的时候,朱能突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朱高炽只能又开始忙乎起来,朱能是国家重臣不能有什么意外,当下太子殿下下令调宫中的御医来为成国公诊病。他自己则写了一封奏折,将这里发生的时候告知了皇帝。

  送信的太监刚走,应天府的三班衙役和看守衙门的人都赶了过来。这时候,朱高炽对着应天府尹说道:“你找来巧手画师,让他去听婆子的话,把那个杀了新郎官那人的画像画出来。快快去办,不可以耽误……”

  太子殿下的话,应天府尹自然不敢怠慢。当下急忙找来画师,让他听着喜婆的描述,画出那杀了新郎官,掳走了新娘子那人的画像。等到画像画完之后,应天府尹亲自将画像送到了太子殿下的面前,朱高炽看了一眼,画像里面的头像正是那位曾经在邵家待过一段时光的江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