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手感

第二百六十八章 手感

  这次高如柏回来还带来了一个消息,朱棣手下大将朱能的幼子已经去邵家提亲了。现在朱能是燕王的红人,邵家的女人们不敢得罪。不过还是将邵家倒插门、生下来第一个孩子随妇家的事情提了出来。

  朱少爷倒是不在乎,他上面好几个哥哥都已经封爵拜将,朱家的人丁兴旺也不指望他来添丁进口。而且邵南华也见过了朱家少爷,看过了一面还算满意。现在两家已经交换了生辰八字,就等着送聘礼再找个良辰吉日过门了。

  而且高如柏临走的时候,还听说朱棣已经听说了朱、邵两家联姻的事情,燕王已经送了两家玉如意作为贺礼。现在他正忙活着自己登基的大事。命两家的婚事暂缓,看这架势朱棣登基之后想要亲自下旨赐婚。弄不好朱棣还要亲自赶去参加婚礼,那真是给了邵家天大的荣耀了。

  “朱能的儿子?”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又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不会没看一眼那个姓朱的小子,就过来了吧?”

  “那怎么可能?”高如柏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说道:“朱公子也算是一表人才,现在朱能是燕王身边的第一大红人。他是知道邵家来历的,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让邵小姐受一点委屈。而且我们几个虽然回来了,江右郎还留在京城,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他也不会放过朱家少爷的。”

  “这个姓江的倒是懂人情。”吴勉点了点头之后,正要再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岛上炼丹房的方向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一股黑色的浓烟迅速的蔓延开,没过多久将半个财神岛都包裹在了当中。

  吴勉见状之后,急忙施展了控风之法,将黑烟卷到了半空当中。这时候,岛上的人都一脸惊恐的看着炼丹房的方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黑烟抽离出去之后,吴勉施展瞬移之法到了炼丹房前。此时这座精致的庭院已经完全倒塌,地上的瓦砾中心还有黑色的烟雾从当中冒了出来。

  吴勉继续施展控风之法将烟雾抽离到了天上,同时他在废墟当中寻找归不归的下落。虽然那个老家伙是长生不老的身体,不过如果刚才是炼丹炉炸炉的话,会连魂魄一起受伤。当年燕哀侯的女儿就是这样受的伤,一旦那个老家伙也伤了魂魄,那也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就在吴勉到处寻找归不归下落的时候,老家伙从一堆瓦砾当中钻了出来。看了白发男人一眼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一边将自己身上的碎布条脱下,等着稍后来人给他换上新的衣服。一边对着吴勉说道:“真是不顺……你也看到了,这几个月过去了一颗丹药都没有炼制出来。老人家我连丹炉都换了,结果差一点炸炉,也没有炼制出来丹药……我老人家手感真是差到了极致。”

  “没炸炉……那真是可惜了。”吴勉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既然手感不好,那就不要再糟蹋天才地宝了。这些年你积攒的家底被败得差不多了吧?”

  “这才哪到哪?”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老人家我差不多把世间炼长生不老药用的天才地宝都攥在手里了,这些日子用掉的还没有十分之一。这就是我老人家有先天之明……”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无意当中发现了老家伙的脚边还有一个铜葫芦。这是黄铜打造,故而刚才房倒屋塌的时候,这个铜葫芦还是完好无缺。

  看到了吴勉的目光转移到了铜葫芦身上,归不归嘿嘿一笑,将它捡了起来。随后倒出来一把米粒大小的黑色丹药来,白发男人没有见过这么小的丹药。当下不由自主的开口说道:“这也是丹药吗?”

  “可不是丹药吗,除了丹药之外还能是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将那一把丹药重新放回了铜葫芦之内,随后又在废墟当中找到了两个铜葫芦。随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的手感不好,前几天换了换脑子,炼制了一炉这样的丹药。想不到长生不老药炼制不出来,炼制这种丹药却手感好的不得了。这些丹药你就算没亲眼见过,也应该听说过,这是长生逍遥丹。它还有几个其他的名字,不过都是一种丹药……”

  归不归说的长生逍遥丹吴勉还真的听说过,这种丹药理论上也是一种长生不老药。周幽王年间,有方士向幽王献上了一个长生不老的丹方。不过这丹方与常人理解的长生不老不同,需要每隔二十年便在服药一次。只要服药不断便可以一直长生不老下去……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长生不老的一种法子,幽王得了丹方之后大喜。命宫廷方士炼制出来了数十枚这样的丹药,然后将他们赏给了有功的大臣和后宫的妃嫔。当中就有那么著名的冷美人——喜欢祸害东西的褒姒。

  原本周幽王可以借着这个长生逍遥丹的药力长生不老的,他是天子富有四海。旁人难以寻找的天才地宝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难事。只要每隔二十年服用一次丹药,活到现在也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周幽王喜爱褒姒,变着法的让这个女人开心。最后他自己把自己玩在了里面,烽火戏诸侯引来了犬戎偷袭京城。最后周幽王在骊山被犬戎砍掉了脑袋,那些服下了长生逍遥丸的官员们也都死在了乱军当中。就连褒姒最后也成了犬戎大王的女人。

  因为没有得到丹药的补给,在犬戎部落的褒姒突然发狂。咬死了犬戎大王之后,被卫兵们砍死。服下了长生逍遥丸的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当时流传这丹方被诅咒过。服下丹药的人都不会好死,后来丹方也都被销毁。只是在方士的典籍当中,偶尔还能看到这些关于丹方的传说。

  听说归不归炼制了长生逍遥丸,吴勉皱了皱眉头之后,开口说道:“你炼制这样的丹药做什么?打算自己服用吗?”

  “老人家就是用它来试试炼丹的手感,这两个丹方有许多相似之处。当初在徐福那个老家伙身边炼丹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旦炼丹的手感差了点,就用这个方子找找手感……”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叹了口气,随后他继续说道:“这次也邪了。炼制逍遥丹怎么炼怎么有,手感好的不得了。等到回连炼制不老丹药的时候,炼一锅砸一锅。幸好老人家我不托底,刚才换了一口炼丹炉,要不那口长生炉有个什么损伤,我老人家心疼的能死过去……”

  吴勉听明白之后,用他特有的笑容对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原本还以为是炸炉了,可惜没炸成。可惜了……”说话的时候,吴勉转身向着迎宾馆的位置走了过去。此时,百无求和小任叁也各自施展了妖法来到了这里。

  就在两只妖物笑话归不归光着屁股炼丹的时候,远在万里之遥的京城。邵家斜对面的一处民宅当中,一个男人倒在了血泊当中。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站在他的尸体旁,自言自语的说道:“江右郎……原来那个人是你……”

  倒在地上的正是江右郎,他一边颤抖着一边用尽了自己的全部气力,看着不停冷笑的白发男人说道:“灌无名……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