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流的阵法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流的阵法

  按着安梓童所说,这艘货船的船老大是董棋超的弟子。他背着泗水号往来给董棋超运送生活物资,和一些炼化孽需要的材料。为了避免泗水号的人发现,船老大将这艘船改造过,将船底改造成了第三层的货仓。

  船上的伙计们也都被董棋超收买,这样运送物品的事情他们也不是做过一两次了。不过为了避免让这些人看到那两个孽化的人,安梓童还是将他们俩装在了两口棺椁里面,推说这是死在了岛上的人,要运回老家安葬。

  原本一切都是顺顺利利的,可是让安梓童想不到的是,货船行驶了一天之后,竟然在最下面的一层船舱里面发现了那只孽猫。

  这只猫是现世唯一一只完美的孽,被董棋超视为珍宝。虽然安梓童在岛上待了十几年,也没有见过这只孽猫几次。董棋超就好像防贼一样的防着他,不让安梓童和孽猫有所接触。想不到自己和董棋超闹掰了,离开了海岛的时候,这只孽猫竟然会跟着自己一起前来。

  见到了孽猫之后,安梓童喜出望外。他也等不得回到陆地了,当下就在船上开始研究起来这只黑猫来。

  之前,安梓童和董棋超都想到了孽需要动物或者人死后,经历特殊的方法处理过之后,再用雷劫唤醒。现在这只黑猫如果再经历一次雷劫的话,会有怎样的效果?

  想到这里,安梓童忍不住就在船上召唤起来天雷。引到了孽猫身上之后,这只黑猫竟然当场疯了起来。它身上的毛发好像刺猬一样都竖立了起来,随后在船上东跑西窜,跑了几圈之后窜到了旗杆上,随后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孽……”

  这一嗓子叫出来之后,船上的人除了安梓童之外,都倒在了地上颤抖起来。安修士虽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也被叫的头晕眼花。就在他缓过来准备去抓住这只黑猫的时候,突然听到脚下的船舱里面发出来有人行走的声音。

  原本以为这是几个躲藏在最下面伙计没有收到叫声的影响,不过等到下面船舱的人出现之后,安梓童惊愕的连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从下面船舱里面走出来的是那两个孽化的人,这两个人是安梓童十几年心血炼化而成的。虽然这两个‘人’已经具备了孽的样子,不过它们俩却没有魂魄,好像心智严重不全的孩子一样,连最基本的行走都磕磕绊绊的。

  现在它们俩却好像重生了一样,行动举止都和正常人没有变化。它们俩一直都藏在棺材里,怎么听到了孽猫的一声叫,便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就在安梓童疑惑的时候,这两个孽化的人做出了更加让他们吃惊的事情来。

  它们俩走出来之后,开始对着倒地的船老大和伙计们的嘴里吐黑色的‘口水’。这些人已经被刚才孽猫那一嗓子制住,虽然头脑都清楚不过却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嘴里被灌进了黑色好像口水一样的液体。

  接下来的一幕安梓童做梦都想不到,那些被灌进‘口水’的伙计们身体开始快速的变黑。随后变成一片漆黑的人们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好像行尸走肉一样的在船上游荡起来。

  安梓童是研究孽的行家,一眼便看出来这些人都成了那两个孽化人的傀儡。当年曾经有过孽狐出世,同化了周围的猛兽,将它们都变成自己傀儡的先例。想不到这两个孽化的人也有这种手段。

  等到安梓童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船上连同船老大一起都成了那俩孽化人的傀儡。这时候,那两个黑漆漆的人开始向着他走了过来。

  好在安梓童是研究孽的行家,宣毅一派虽然术法不算高深,却有独到应对孽的法门。当下他施展了手段制住了这两个孽化的人,进而控制了已经变成傀儡的船老大和其他的人。

  看着眼前的景象,安梓童心里狂喜不已。想不到宣毅一派数千年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自己竟然半天都看到了眉目。现在只要将孽猫抓回来,按着雷击这个方向继续研究下去的话,一定会想到将自己完全同化成孽的办法。当时候他便是第一个人形的孽,可以获得长生不老的寿命,还会有高深莫测的术法。

  高兴了大半天之后,安梓童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船老大和伙计们都成了这幅鬼样子,那么谁来驾驶这艘货船?自己又应该怎么回到陆地上?这个时候,安梓童又开始头疼起来。

  当下,这艘船开始在大海上漫无目的的漂流着,想要遇到往来的船只,还有机会占了别人的船回到陆地。想不到在海上漂流了十几天之后,第一个遇到的便是泗水号的大海船。

  一开始,安梓童并不知道船上是谁。看到有伙计们过来探路,他便神不知鬼不觉的用两个孽化人将他们都变成了傀儡。等到归不归和百无求上船的时候,安梓童开始傻眼了,为什么这两个传说当中的人物,会出现在这艘船上?

  安梓童还没有狂妄到以为两个孽化的人会和归不归有一拼,当下只能将他们一人一妖引到最下面一层的船舱里。安梓童在这里摆下了宣毅一派当中定人身型和魂魄的阵法,可惜他遇到的是老人精归不归,老家伙一眼便看穿了他的阵法,没有上当不说,还找到了安梓童的藏身之地,直接动手打断了他的一手一脚。

  也是归不归见到安梓童的一手一脚被废之后有些大意了,安修士放出了孽猫引起了他们一人一妖的主意。随后他趁乱放出机关伤了百无求,趁着老家伙去查看他儿子伤患的时候,安梓童再次摆下阵法将他们俩都定在了阵法当中。

  “原来你的手脚是被老家伙打折的,他什么时候下手这么轻了……”吴勉看了一眼双手都被废掉的安梓童,用他独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就是他瞎客气的下场,都说完了吗?那你自杀吧,给你一次自己去死的机会……”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安梓童再次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咳嗽的满脸通红,好一阵子才算缓了过来。随后安修士有气无力的对着吴勉说道:“如果大修士能饶我一命的话……安梓童愿将孽所有的书稿都送给大修士……到时候大修士炼化出来人形的孽……那样的话……咳咳咳……”一句话没有说完,他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吴勉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这个高高大大的修士,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体开始沉重了起来。他想要转动一下脖子,竟然都做不到。

  看着白发男人的变化,安梓童突然笑了一下。随后忍着疼痛将自己鸡爪子一样的手从吴勉的手里抽离了出来。随后他常常的出了口气,对着一动不动的吴勉说道:“是不是动不了?你们和归不归、百无求都是一起出现的。我制住了他们俩,当然也要预备着你要下来。这一层的船舱地面上都是定身阵法,只不过需要一点引子。论术法来宣毅一派是末流,不过这个定身咒还是一流的……”

  说话的时候,安梓童拖着断腿向后退了一步。就见他原本所在位置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用鲜血画的鲜血画成的符咒,这符咒前段出现了一个箭头正对着吴勉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