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安梓童

第二百五十八章 安梓童

  眼看着朱允文就要命丧怪人之手,怪人的眼睛一花,一只套着白色袖子的手臂从小朱皇帝的身体里面探了出来。这只手直接抓住了怪人的手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将这只手掌捏碎……

  怪人惨叫了一声之后,疼的直接跪在了朱允文的面前。这时候,一个白衣白发的男人从小朱皇帝的身体里面‘走’了出来。他手上还抓着怪人的残手,随后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朱允文,说道:“现在是不是知道不做皇帝,自己就是个废物了……”

  朱允文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多谢吴勉仙长的教诲,废物就废物吧,活着的废物总比死了的皇帝要好一点点。”

  “你倒是看得开……”吴勉原本还有噎人的话要说,不过见到这位小朱皇帝已经开始自嘲了,当下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低头看了一眼还在颤抖个不停的怪人,白发男人手里微微握了握,他便再次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饶命……不要这样……我什么都说……我叫做安梓童,是宣毅派修士王铜的弟子……”

  “嗯,宣毅修士,我不认识……说点董棋超的事情。”说话的时候,吴勉再次握了握手。这名叫做安梓童的修士疼的翻起了白眼,他浑身颤抖个不停,黄豆大小的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滴滴答答流淌了下来。

  “是是是是……董棋超……您先松一扣……董棋超是我的朋友,他知道我在催使妖兽一道有点见解,便请我去了他的海岛上,一起研究孽……”

  听到这里,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安梓童说道:“孽?什么孽?说的明白一点。”

  “就是你们见到的那只黑猫……”此时安梓童不敢对这个白发男人有丝毫的隐瞒,他哆嗦着继续说道:“孽是上古时代就有的孽兽,只不过知道的人太少。后来我们宣毅一派的修士一直都在清除孽的痕迹,就算是一些大修士,都不知道孽的存在……”

  根据这个安梓童所说,孽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妖兽。它们不一定是以猫的形态出现,史上出现过孽马,孽狐和孽虎。不过不管是以哪一种形态出现,都会给人世间带来极大的灾难。

  原本这样的妖兽现世,好像方士一门这样大的修道门派一定会有记录。不过就是因为安梓童所属的宣毅修士,穷极一派之力都在消除孽对修士的影响。只要什么地方有孽现世,宣毅修士都必定到场。然后将孽做下的事情往其他相似的妖兽身上引,让其他的修士以为是其他的妖兽作乱,然后再一步一步的除掉孽留下里的痕迹。

  吴勉是听说过宣毅一派的,宣毅派是殷商时期创立出来的修道门派,论起来年头都可以和方士一门一较长短。这一派的修士以喜好改投其他门派出名。一些大的修道门派里面总有不少宣毅过来的弟子,就是方士一门当中也有几个宣毅改投过来的弟子。

  因为谁都知道宣毅一派的门户怪异,它敞开大门广收四方弟子,却从不约束自己离开门派。因为它们一派是控兽出名的,原本控兽就难,又不如孙无病那一派的潜宗。因此它们门派的弟子来来往往的,基本上学会了一些粗浅的基础术法之后,便会离开宗门,去其他的门派再学高深的术法。

  现在看起来这些宣毅弟子们改投其他的门派,也是为了抹掉这些门派当中关于孽的记载。这就难怪当年第一次看到黑猫的时候,就连归不归这个老人精都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妖兽了。

  原本宣毅一派的祖先们炼制出来一个可以探查到孽出现的法器,通过这件法器还在东汉时期抓到了一只刚刚出世的孽猫。只是他们的行动虽然隐秘,还是被问天楼的弟子发现。

  后来这位弟子毁了法器,几乎杀光了宣毅一派的修士们之后又抢走了黑猫。打算将这只孽猫带回去,让两位楼主查看。不过最后却便宜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现世当中唯一的一只孽落到了他们几个的手里。

  经过此一役之后,宣毅一派几乎断了根脉。那些已经改投其他门派的弟子们见到师门这样,便安安心心的做了新师门的弟子。直到宋末的时候宣毅一派这才缓了过来,重新建立了门户,不过已经不可和当初的门派相提并论了。就算知道现世唯一一只孽就在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人的手里,也不敢再打他们这些大修士、大妖物的注意。

  听了安梓童的话之后,吴敏再次看了他一眼,随后开口说道:“既然孽是大凶之物,那你们还去打它的主意?这个也说说……”

  安梓童急忙点了点头,随后他马上开口说道:“我们宣毅一派的老祖当年发现人也是可以变成孽的,只要手法得当,变成了孽的人便可以长生不老。而且术法通天,成了孽的人会和天上的神仙一样,有无穷无尽的术法。不过孽的数量稀少,如果这个特性被其他门派发现,我们宣毅一派的修士便再无机会。所以才去拼命的抹掉了孽现世的痕迹……”

  吴勉听了之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那么再说说董棋超吧,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是……”安梓童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这只孽猫在您几位大修士手里,我们宣毅一派是早就知道的。不过却不敢再打它的主意,原本以为会和孽猫无缘了,后来突然听说孽猫落到了董棋超的手里。我师尊王铜这才带着我找到了董棋超,一开始想要重金购买的,他却说什么都不干。因为忌惮董棋超是归不归大修士的弟子,我们师徒又不敢用强。无奈之下,只能破了宣毅一派的规矩,将孽的事情都和他说了。这才把董棋超拉了进来。”

  说话的时候,安梓童感觉到了吴勉手上的力道又轻了不少。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董棋超他自己也想到了人可以变成孽,继而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不过他走了岔路,凭着他自己没有办法能够继续再走一步了。当下我们便一拍即合,一起躲在一座小岛上,开始想办法炼化人形的孽…….”

  “董棋超还真是个好弟子……”说话的时候,吴勉瞟了不远处那个一动不动的归不归。随后用他招牌一样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跪在脚下的安梓童说道:“刚才那两个人就是人形的孽吧?这么说你成功了?”

  “没有……它们俩都失败了。”安梓童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它们俩没有魂魄,只空有孽的躯壳。大修士您是知道的,没有魂魄便无法修炼术法。它们俩只算是孽化的怪物,远远算不上是人形的孽……”

  说到这里的时候,安梓童好像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一样。突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嗽了半晌之后,他这才恢复了正常,当下陪着笑脸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我和董棋超出现了分歧。这才雇佣了泗水号的商船,带着这两个孽化的人,和这么多年留下来的书稿,想要换一个地方继续炼制人形孽。想不到在大海上它们俩突然发狂,同化了船上的船老大和这些船员,这才惹出来这么大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