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惊人的财富

第二百六十八章 惊人的财富

  从京城里面出来之后,朱允文跟随着吴勉、归不归的车队行驶了半个多月之后,终于来到了位于泉州的码头。此时,在老家伙的安排之下,那艘供东家使用的大海船已经等候在这里了。

  此时,出海的准备都已经停当,朱允文下了马车之后直接上了大船。随后在大船起锚向着泗水号财神岛的位置行驶了过去。

  朱允文第一次见到大海,他站在甲板上显得有些兴奋。随后在船老大的引领之下,将大船上下三层都转了一遍,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以前听说泗水号富可敌国,想不到竟然富足到了这样的地步。这样的大船我之前闻所未闻,之前做皇太孙的时候,还在秦淮河上见过几艘官船。不过和你们这里的大船一比,那只能算是小舢板……”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个黑锅可不能扣在老人家我的头上,这是刘喜、孙小川那俩孩子留下来的。老人家我也只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

  这时候,泗水号留在船上的管事找到了归不归。他犹豫了一下,便要趴在老家伙的耳边耳语几句。却被归不归笑着推开,说道:“那么鬼鬼祟祟的算什么?有什么话就说,老人家我没有背着人说的话……”

  这名管事犹豫了一下之后,陪着笑脸说道:“刘喜老东家把泗水号这些年的账簿都准备好了,他说您老人家在海上还要漂个十来天。顺便查看一下这些年的账目,等到了财神岛直接交接就好。现在账簿已经准备好了,您老人家随时都可以查看。”

  “老人家我好端端的查看那些东西做什么?”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反正也是你们两位东家白送的东西,我老人家在这里查账好像挑肥拣瘦一样,传出去老人家我这个泗水号的新东家还做不做人了?”

  “亲兄弟还要明算帐的,这有什么。”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一旁的朱允文当下来了兴趣。当下他走了过来,对着老家伙说道:“老仙长你就查查他们泗水号的账。让我也见识一下这个买卖家到底有多有富足……”

  这时候,心里也在好奇的百无求跟着说道:“老子这次站小皇上这边,怎么也要知道你占了多大的便宜吧?老子也想知道一旦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老子能得你多大的遗产。”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就算算吧……要不然老人家我也担心傻小子半路上能不能招来海妖要了老人家我的性命。”

  当下,管事将他们都请到了甲板上。随后让水手们将放在下面船舱里面的账目都取了出来,原本想着再有钱有个一二百本账簿就差不多了。想不到这些水手们上上下下的走了一个多时辰,账簿最后将甲板都摆满高高摞了起来。

  看到账簿按着颜色摆好之后,管事拉着归不归他们几个人围着账簿走了一圈,边走边说道:“一共是七万九千三百二十九本账簿,您老人家看这边黄色封皮的是泗水号和中土的账目。蓝色封皮的是和波斯的账目,白色封皮是印度以及南洋的账目。”

  这时候就连归不归都直了眼,老家伙揉了揉眼睛之后,说道:“你们家两位老东家不是把泗水号创建以来所有的账目都搬出来了吧?这样老人家我都看完就要个二三百年了吧?”

  “东家您说笑话了,这些只是泗水号十年来的账目。”管事陪着笑脸指向甲板上的账目,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十年来有一些新建的商铺流水,还有一些商铺被关掉之后的结账。除了这些之外,商铺的盈余、商队的盈余。这些年泗水号还拿下了波斯和印度一些矿权,还有当地的土地,以及和当地官府合力经商的……”

  “行了,别说这么多了,你就说说泗水号一年能拿下来多少银子吧?”百无求听的脑袋发晕,当下它拦住了还在滔滔不绝的管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子就问一年能挣多少钱?你们泗水号早晚是老子的。现在就要看紧了,别让这个老家伙都给败光了……”

  管事知道百无求的身份,当下他看了归不归一眼,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因为各地流钱物不同,波斯重金,中土重银。如果都换算成银子的话,去年一年……”

  说话的时候,管事跪在了甲板上,找到了一个金色封皮的账簿来。随后打开账簿念到:“泗水号一年各地的盈余折银在八千万两上下……不过当中不算珠宝等物,按着规矩,那些宝贝都是东家的私库。两位东家的私库有多少,这个就不是我这个小小管事能知道得了。也不包括库存的粮食、丝绸等物,还按着规矩这些货物没有卖出,便不得作价,您也知道的,这样的货物一天一个价……”

  “八千万两还上下……”没等百无求说话,朱允文的眼睛已经瞪了起来。他是做过皇帝的人,也算见过世面了。不过还是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大明一年的税收才几百万两银子,泗水号竟然是大明的十倍有余……

  这时候,朱允文苦笑着对归不归说道:“老仙长,我后悔了……当初应该把江山送给你,和你换泗水号的买卖……”

  归不归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他才彻底的明白了刘喜、孙小川哥俩为什么要把这么有钱的买卖送给他。泗水号太有钱了,他们哥俩的本事已经镇不住这么庞大的财富了。如此天天都要担心会因为财富拖累丧命,倒不如将泗水号送给能镇得住的人……

  知道了泗水号一年的盈余之后,这些人更想知道现在泗水号到底有多少钱。不过这位管事只能拿出来分账,总账还要等到他们到了财神岛之后,亲自从刘喜、孙小川哥俩手里拿到。

  当下归不归也没有心思查账,老家伙只是从管事手里拿到了那本金色封皮的账簿。正在让人把剩下几万本账簿都运下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下面的甲板上传来船老大的声音:“东家!前来有咱们泗水号的商船,船上的旗号的波斯大管事,按着规矩他们应该过来拜见的,要不要让他们波斯人这些过来见见……”

  “有什么好见的,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耽误了买卖。”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早晚就相见的时候,现在还是不见的好。”

  下面的船老大答应了一声之后,下方便传来一阵击鼓的声音。原本一阵鼓语之后,对面的海船就应该回应。没有想到的是对面的船没有任何的回应,还是沿着航道慢慢向着他们这艘大海船行驶了过来。

  船老大再次发出一阵鼓语,还是没有等到对面海船的回应。这下事情变得蹊跷了起来。和归不归商量了一下之后,船老大派出去两艘小船前去查看。

  就在两艘小船向着对面海船行驶过去的时候,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阵雾气。随后雾气越来越重,片刻之后,那两艘小船已经消失在了雾气当中。一开始三艘船还能打着鼓语联络,没过多久两艘小船的鼓语消失,无论大船怎么发出鼓语,始终听不到回复……

  这时候,一直待在船舱里没有露面的吴勉终于出现了。白发男人走到了雾气昭昭的甲板上,对着归不归说道:“有点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