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关系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关系

  “吴勉、归不归……”朱棣喃喃自语的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名字,随后在郑和的搀扶之下,又坐回到了椅子上。
  
  看着暴怒之下的燕王终于想起来这两个人之后,郑和再次说道:“而且现在殿下去责罚少师和灌无名也没有什么好处,倒不如将追回建文的事情交给他们俩去吧。毕竟如果不是灌无名一口咬定烧死的就是建文的话,也不至于错失了抓住他最好的机会……”
  
  朱棣想了半刻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按你说的去办,让少师师徒去找回朱允文……对了,那位大术士呢?之前还想着可以仰仗这个人,想不到他一共也没有露过几次面。”
  
  “那样的大人物一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郑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而且少师用他也不过就是威慑吴勉、归不归众人,那样神仙一般的人是不会轻易为别人卖命的。”
  
  “不说他们了,说着就让本王头疼。”朱棣轻轻的揉了一下额头之后,继续对着郑和说道:“吴勉、归不归不是找了一个假的死尸来冒充朱允文吗?那本王就当这个死尸是真的皇帝,传本王的王命----从今天开始国丧,今天之后再冒出来的朱允文便都是假的……”
  
  郑和在宫里忙乎了一阵之后,骑着快马赶往姚广孝居住的庆寿寺。在寺庙门口遇到了从皇宫里面出来,刚刚走到了这里的和尚。
  
  看着郑和一路风尘仆仆的追赶过来,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亲自走过去拉住了他的马头,对着郑和说道:“公公是来找和尚的吗?原本和尚要去拜见方孝孺先生的,幸好想起来要回来带一点素点做礼物……”
  
  郑和不敢让姚广孝给他牵马,急忙从马上跳了下来,随后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和尚说道:“是我与少师有缘,如果不是少年之时已经皈依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入了佛教,成了少师的弟子。”
  
  说话的时候,他从姚广孝的手里接过缰绳,递给了跟在后面的随从之后,跟随着和尚一起进入到了寺庙的禅房当中。
  
  拉好了禅房的大门之后,郑和突然变成了另外的一副面孔。这位朱棣身边的大红人竟然跪在了姚广孝的面前,安照中原修士的礼仪对着和尚行了师礼。随后规规矩矩的说道:“弟子郑和叩拜师尊……”
  
  见到郑和对着自己行礼,姚广孝急忙跪在地上对他还礼,嘴里说道:“上次和尚已经和你说过了,公公是信真主的,和尚我拜佛袓。当初和尚只是教了公公几手杂耍,算不得授徒。公公这样的礼和尚可不敢接……”
  
  郑和当年还是小太监的时候,分到了朱棣的身边侍候。姚广孝见到这个小太监聪明灵利,看着他有些慧根,这些年时不时的教授郑和一些粗浅的术法。郑和几次想要拜师,都被归不归以教派不同婉拒。
  
  虽然姚广孝没有承认这个弟子,不过郑和心里还是当和尚为师尊。只要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便要对着和尚行师礼,却每次都被和尚跪着还礼,怎么都不肯承认这个小太监是自己的弟子。
  
  和尚虽然不认这个弟子,不过郑和心里还是想着姚广孝。每次朱棣心里对这个和尚有了什么想法的时候,他总是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化解掉。
  
  两个人折腾了半晌之后,郑和苦笑着将姚广孝搀扶了起来。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既然师尊还是看不上我这个色目人,那么郑和只能等着什么时候您老人家看郑和顺眼了,再把我收入门墙之内……”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和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和尚之后,将刚才皇宫里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这名朱棣身边的大红人说道:“除了这个之外,殿下还猜到师尊出了变故。不过他只是以为您老人家被吴勉打伤,还没有想到您已经丧失了术法。”
  
  听完了郑和的话之后,姚广孝脸上还挂着微笑,看不到丝毫慌张的样子。他看着面前的太监,说道:“和尚我的施法被封印了,公公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郑和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无名师兄能这样对待师尊,只要您老人家有一点术法,他也不敢这样的无礼……好在现在殿下的注意力都在建文的身上,师尊可以追回朱允文为借口。离开京城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暂时隐居起来……”
  
  “和尚没有了术法,就不是和尚了吗?”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多谢公公的好意了,不过你还是想错殿下了。靖难以来和尚没有在两军阵前施展过一次术法,是靠出谋划策这才辅佐燕王殿下得到的天下。而且这个时候相信殿下已经看到和尚写给他的信函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走到了窗边,看了一眼天空中的太阳。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郑和说道:“和尚已经将昨天在吴勉府上发生的事情写好了表彰,刚才出离皇宫的时候,已经托萧攘送到了殿下的手里。想必这个时候殿下已经知道了和尚的术法全无……”
  
  和尚的话刚刚说道这里,禅房外面突然响起来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有人在禅房外面说道:“郑公公和禅师在里面吗?燕王殿下已经在前往庆寿寺的路上,请快快出来接驾……”
  
  燕王殿下来了?郑和愣了一下之后,急忙拉着姚广孝一起来到了寺庙门口等着迎接燕王。
  
  两个人出来不久,便看到了远处有大队的人马簇拥着骑着高头大马的朱棣走了过来。
  
  此时京城刚刚落入朱棣的手中,担心城里还有忠于朱允文的人对自己不利,原本朱棣不打算轻易的从皇宫里面出来。不过看到了萧攘转送来姚广孝的亲笔书信之后,他还是决定出来见一见这个和尚。
  
  大队人马到了寺庙门口的时候,姚广孝与郑和二人急忙上来迎接。朱棣被郑和搀扶着跳下马之后,走到了和尚的面前。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术法没了就没了,这样少师你也不用到处奔波了。趁着这个机会干脆还俗得了,把头发留起来,本王给你一个国公的爵位和官职。再娶上几房媳妇生几个孩子,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殿下,当着佛袓的面,您可不能乱开玩笑……”和尚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姚广孝是方士出身,后改投了释门。打算以佛门子弟的身份终老的,刚才的话殿下不要再说了……”
  
  燕王笑了一下,说道:“那本王去和佛袓说,借你半世的余生。余生你帮着本王出仕为官。下辈子再做和尚吧。”
  
  说完之后,朱棣说说笑笑的和姚广孝向着佛堂走去。后面的郑和心里十分诧异,他想不到姚广孝失去了术法之后,燕王反而对他比之前更加亲近。之前朱棣对姚广孝又敬又忌,想不到和尚没有了术法,他们俩却好像交情深厚的朋友一样了。刚才那样的话,朱棣绝对不会对第二个人说的……想起来刚才自己和姚广孝说的话,郑和有些尴尬的苦笑了一声,正要跟在他们二人身后一起进庙的时候,突然见到在军队的后面,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正瞧着脚尖向着这里张望,这个人正是吴勉身前的小廝----赵真元。
  
  小孩子和郑和目光相对之后,马上转身向着身后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