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咸鱼

第二百六十六章 咸鱼

  听到朱棣说到了姚广孝的脸色,郑和的眉毛微微一挑,他的嘴巴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出来,不过话到了嘴边的时候,还是又咽了下去。
  
  郑和一直低着头,朱棣并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当下,郑和马上赶到了姚广孝居住的庆寿寺当中,将他和灌无名二人都请到了皇宫当中。
  
  路上听说燕王要为焦尸招魂,灌无名的脸色便沉了下来。他看了郑和一眼之后,说道:“殿下这是什么意思?我亲眼见到的还会有假吗?还是说殿下怀疑灌无名?”
  
  郑和听到灌无名话里的语气不善,当下急忙陪着笑脸说道:“无名先生误会了,毕竟这是大事。一日不定建文的生死,殿下便一日不安心。这次靖难无名先生是首功,殿下心里有数的……”
  
  灌无名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殿下不信我,那……”
  
  “殿下有请,你还是去看一眼吧。”这时候,姚广孝轻轻的说了一句。随后这个和尚冲着自己的弟子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至于到时候招魂与否,你和殿下讲清楚道理,殿下不会难为我们师徒的。”
  
  灌无名古怪的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不在说话。只是低着头跟着郑和走进了皇宫……见到了姚广孝、师徒二人之后,朱棣先是客气了几句,随后马上点到了正题,冲着姚广孝和灌无名说道:“昨晚本王彻夜难眠,想到我那侄字惨死在太监之手。心里想着他或许还有什么话要和本王诉说,便请了少师和无名先生前来为陛下招魂。也算是了却本王的心愿……”
  
  原本灌无名是带着气来的,不过听到了朱棣这样的表达之后,心里的怨气也消减了许多。
  
  他侧了侧身子,对着燕王说道:“殿下,皇帝的魂魄不是孤魂野鬼。而且陛下驾崩也有几个时辰了,这个时候魂魄已经达到了地府,并非我等修士之力能召唤出来……”
  
  听到灌无名所说无法召唤朱允文的魂魄,朱棣的眉头便皱了起来。看了一眼姚广孝之后,说道:“不是说人死七天之后才会魂归地府吗?
  
  这才过了几个时辰,真的无法召唤皇帝的魂魄吗?”
  
  看到燕王绕过了自己,直接去问自己的师尊。灌无名勃然大怒,当下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朱棣说道:“殿下,无名想起来早上还有功课没有做,这就回去做功课了,有什么事情殿下直接问我师尊便可……无名告辞了……”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他已经催动五行遁法从朱棣的面前消失。燕王没有想到这个白头发的修士说走就走,他愣了片刻之后,看着姚广孝说道:“无名先生这是怎么了?本王那句话说的不对,惹到无名先生了?”
  
  “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话?天下即将落入殿下之手。普天之下皆是殿下的子民……”姚广孝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无名这孩子昨天中了瞋毒,脾气有些古怪,还请殿下赎罪。”
  
  “无名先生也是有修为的修士,本王怎么敢怪罪他?”朱棣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不能为朱允文招魂,始终是本王的一块心病。竟然无名先生先走了一步,那少师您看看……”
  
  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殿下,无名那孩子说的没错。皇帝乃是天上的紫薇星下凡,归天之后魂魄已经被地府的阴司接走,现在再想要招魂已经招不到了……”
  
  “真的招不到,那真是可惜了……”朱棣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姚广孝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本王只有为皇帝大办丧事,来了却这个心愿了。
  
  只是法会的主持之人还请少师不要推脱。”
  
  不管死的是谁,姚广孝为他超度总是没说的。当下和尚答应了主持祭拜'皇帝'的法会之后又客气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朱棣一直送到了殿外,看着这个和尚远去的背影,燕王的脸色突然沉了下来。一直看着姚广孝彻底离开了这座宫殿的范围之后,朱棣突然转头看着郑和说道:“你看出来什么没有?”
  
  郑和微微怔了一下,随后说道:“郑和愚钝,没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灌无名刚才不是在对本王,他是再对少师发火……”朱棣说话的时候,眼神眯缝了起来。沉默了半晌之后,这位燕王殿下继续说道:“昨天少师凭着一人之力,便拖住了吴勉。等到本王再看他的时候,少师的脸色已经差到了极致……你说他是不是被吴勉打伤了?少师元气大伤之下,术法也远远不如从前。这个被灌无名看出来了破绽,这么多年少师一直压着他,现在终于压不住了……”
  
  朱棣说话的时候,低着头的郑和眼珠不停的乱转。等到燕王说完之后,他突然说了一句话,岔开了这个话题:“殿下,我有一个主意,能分辨出来那具焦尸是不是皇帝本人……”
  
  果然,听到了郑和这句话之后,朱棣的眼睛马上瞪了起来。他也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当下急忙说道:“不要卖关子!说……如何才能分辨出来焦尸的身份?”
  
  “只要殿下找来一个仵作,剖开焦尸的肚子看看他死前吃的最后一餐是什么。”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和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昨晚我找到了皇帝的起居录,上面写着朱允文最后一餐饭吃了一口鱼肉,两块硝肉和一小碗火腿汤……”
  
  这时候,朱棣明白了郑和的意思,马上命他前去找来仵作,给宫殿里摆着的焦尸剖腹验尸……当下,郑和离开了宫殿。半晌之后他找来了一个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见过了朱棣之后,郑和开口说道:“殿下,现在外面一团糟,找了几家衙门都没有找到仵作。这是常年在战场收尸的老兵,也干过分尸焚化尸体的事情。他来做一样的……”
  
  现在不管是谁,只要能破开焦尸的肚子谁都可以。当下朱棣还防着这个老兵做手脚,当下命人在宫殿里拉上了白布,老兵就在白布里面动手。由郑和亲自监督,他本人则就在宫殿这里等着开膛破肚之后的消息。
  
  没多多久,便听到里面郑和的声音……腹中有粟米一把,菜叶几条,这些黏糊糊的是什么?”
  
  “回公公的话,是咸鱼……”
  
  “咸鱼!”听到了这两个字之后,朱棣马上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随后他几步走了过来,一把扯掉了白布之后,看到里面的焦尸已经肠穿肚烂,老兵将焦尸肚子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取了出来。
  
  “这里哪有鱼肉、硝肉和火腿!假的……这个朱允文是假的……”说话的时候,激动过度的朱棣哆嗦了起来。还是郑和掐了他的人中,朱棣的意识才清醒了过来。
  
  “京城所有的城门关闭!你去顺着暗河查看有没有人出入的痕迹……”朱棣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郑和继续说道:“那这些从焦尸肚子里取出来的东西送到姚广孝和灌无名那里……让他们自己看这里都是什么东西!”
  
  “殿下,现在已经过去七、八个时辰了,皇帝没死的话这个时候也早就出城了。”郑和看着朱棣的脸色,看他没有当场发作的意思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吴勉、归不归都不见踪迹,应该就是他们保着朱允文出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