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浊脑

第二百六十四章 浊脑

  确定了死在暗河里面的焦尸正是自己的侄子朱允文之后,朱棣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回到了上面的皇宫之后,燕王开始下王命,安排起来小皇帝的后事。

  回到上面皇宫的路上,姚广孝师徒俩走在最后。等到前面的人走远之后,灌无名突然低声说道:“你的术法呢?被吴勉封印了,是吗?”

  姚广孝没有理会自己弟子言语当中的无礼,他微微一笑之后,回答道:“输给了吴勉一盘棋,术法是赌注。这样也好,没有了术法和尚反而看的更清楚了……”

  “姚广孝没有了术法,怎么看都是个笑话……”灌无名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不再理会自己的师尊,当着和尚的面催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和尚的面前。

  此时,暗河当中空荡荡的只剩下了姚广孝一个人,和尚转头向着身后走了过去。走到了刚才那个所谓的焦尸烧痕的位置旁,随后在地上捏起来一小撮白色的灰烬。

  将这白色的灰烬凑到了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姚广孝的脸上便露出来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自言自语的说了两个字:“浊脑……”

  此时,在秦淮河上的一艘大船上,小皇帝朱允文在郑军等人的护卫之下,弃了小船登上了大船。大船的甲板上已经站着一位白发男人,看着他们上船之后,对着朱允文说道”“还以为你会和京城共存亡……”

  听着这个带着刻薄的语气,不用看也知道站在甲板上的人是吴勉。朱允文上了大船之后,冲着他笑了一下,说道:“一开始朕也以为会和京城共存亡的,等到城破之时突然想明白了……江山已经归了朱棣,朕空守着一座京城又有什么用?”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允文顿了一下,他走到了吴勉的身边,看了一眼秦淮河对岸的京城的方向。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朕心里明白,只要朕还在京城当中,几位仙长便还有手段可以逼着燕军退出城外。不过那样就算把你们几位都绑在朕的身边了,只要朕一天不死心,你们几位仙长,还有京城里面数十万百姓,都要跟着朕一起煎熬着。这又是何苦……”

  “陛下能想明白那样最好,原本老人家我就做了两手准备。要么保着陛下从京城出来,要么就退了燕军的兵马。”这时候,跟着小船一起出来的归不归也上了大船。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已经出了京城,陛下也就不是陛下了,该改的称呼也要改一下了……”

  “是,老仙长说的对,允文以后也不敢再称朕了,诸位也不要再称呼我为陛下。”朱允文说话的时候,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这次多谢老仙长父子救了允文,刚才那位灌无名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要死在他的手里……”

  刚才眼看着就要顺着暗河逃走的时候,灌无名突然出现。就在众人以为都要命丧此人之手的时候,百无求突然出现吸引了白发修士的注意力。眼看着他们一人一妖就要动手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老家伙归不归突然出在了灌无名的身后……

  老家伙出现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根长香。他的术法高出白发修士太多,灌无名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多出了一人。原本就要和百无求动手,闻到了归不归手里长香香气之后,目光竟然迷离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十几艘小船上面的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随后老家伙凑在了灌无名的耳边,说道:“你晚来了一步……皇帝已经死了……死在了几个太监的手上……那些太监们趁乱偷了皇宫里面的宝贝想要从这里逃走……在这里遇到了皇帝……他们杀了皇帝一把火烧了,你替皇帝报了仇……”

  归不归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不过这里的空间太过密闭,还是被朱允文和那些护卫们听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百无求已经准备好了几具死尸。其中一个身穿龙袍,看着身型和小皇帝真有几分相像……

  随后,船队越走越远,朱允文回头的时候见到百无求一把火烧了那个穿着龙袍的死尸。这个黑大个子还从怀里摸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扔在了焦尸上面。而灌无名还是浑浑噩噩的,一边听着归不归的话,一边木然的点着头……

  等到船队行驶到了秦淮河水域的时候,归不归踩着河水在后面跟了上面。一路到了等候在这里的大船下……

  “灌无名是个人证,现在朱棣应该已经相信你被大火烧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把江右郎和人参留在邵家了,就算有千八百个兵匪也折腾不起来。其实就算他们俩不在也没有大碍,朱棣知道孰轻孰重,他不敢去找邵家女人的麻烦。”

  “江右郎?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他还在你们府上成亲来着,那时候我还是皇太孙,被你们二位仙长拉去贺喜……”听到了江右郎这个名字之后,小皇帝马上便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谁。不过他还是继续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两位仙长联络到他的?我还以为这个江右郎已经消声觅迹了。”

  “他一直都化名装扮成另外一个人的模样,在这里给亡妻守灵。闲来无事的时候卖弄了几手术法,也是燕王倒霉催的,竟然打听到了他这个人,还派人去拉拢。”说到这里,归不归想起来当时的场面,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下午找到了江右郎,傍晚这孩子就进城找到了老人家我。后来江右郎便去了朱棣哪里,这次要不是这个孩子的话,老人家我就是另外一番的做法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朱允文这才恍然大悟。这时,秦淮河的两岸已经出现了不少燕军人马,沿着两岸开始搜罗朝廷的败兵。

  看到了这些人马之后,朱允文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是太祖皇帝看错人了……如果当年皇位不是传给了我,而是给了朱棣的话。现在又是另外的一番局面……”

  “别想那么多了,还是想想后面的路怎么办?”归不归一句话打断朱允文的思绪,随后老家伙嘿嘿一笑,继续对着他说道:“你这一辈子只会做皇帝,现在不做皇帝了,后面的日子还长,总要做点什么的……”

  “我打算出去看看……”朱允文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之前做皇太孙的时候,见过几个南洋的使臣。听他们说过南洋的风土人情,原本以为这辈子不会有机会去那里看看的,谁能想到我还有这一天……”

  “南洋……”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对着朱允文继续说道:“原本老人家我还想请你去泗水号的财神岛,既然你要去南洋的话,那还是听你们的。南阳各国当中也有泗水号的买卖,稍后老人家我就带句话,你们去了南洋之后直接去找泗水号就好。”

  “那就再好不过了。”朱允文笑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守在自己身边的郑军,还有一百多护卫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开始,我不再是皇帝了。你们也不用再对我效忠,你们当中有人上有老下有小,想要回去的话我也不会阻拦。我们就此别过,允文多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