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印章

第二百六十三章 印章

  就在皇宫里面开始操办起来小皇帝后事的时候,看守皇宫的燕军前来禀告。说那位姚广孝和尚在皇宫门口求见燕王殿下……姚广孝平素在朱棣面前神出鬼没的惯了,想不到进了京城之后,这个和尚开始懂礼数,还知道通秉了。当下燕王朱棣急忙命人将少师请进来,他对小皇帝朱允文的死还有些疑惑,这个和尚一定有办法辨明真伪的。
  
  朱棣等了半响之后,才看到有些萎靡不振的和尚从皇宫外面走了进来。燕王站在门口亲自将姚广孝迎到了殿上,不知道为什么朱棣再看这个和尚,总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对的,他又说不明白……客气了几句之后,朱棣指着还躺在地上的尸骸说道:“少师来的正好,你看辨别一下这焦尸到底是不是陛下的圣体。无名先生说是亲眼所见陛下死于非命,不过吴勉、归不归诡计多端,还要提防中了他们的诡计。”
  
  朱棣说话的时候,姚广孝看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焦尸。随后他盘腿坐在了焦尸的面前,将挂在脖子上的素珠取了下来。当着宫殿当中朱棣和其他文武官员的面,开始背诵起来超度亡魂转生的往生佛经来。
  
  朱棣没有想到姚广孝会一反常态现对着死人念经,这个和尚见过的死人,要比一般人一生见过的活人都多。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大发善心了?朱棣不敢得罪这个和尚,只能耐着性子听他把经文背完。
  
  而另外一边站着的灌无名则是用一种惊愕的目光在看着自己的师尊,他已经看出来姚广孝身上的术法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灌无名看不透自己师尊的术法是被封印,还是被什么特殊的手段化掉了……半响之后,姚广孝终于背诵完了佛经。随后他将手里的佛珠放在了焦尸的额头上,说道:“此生疾苦,早些投胎转世还有望下一世修成大道,脱离六世轮回……”
  
  看到了和尚这个动作之后,朱棣心里一动,对着姚广孝说道:“少师将这么贵重的法器都留给了这具焦尸,看来是本王疑心了。这具尸体正是陛下的圣体……”
  
  “皇帝也好,百姓也罢都不过一副皮嚢而已。”姚广孝回头冲着燕王高颂了一声佛号,随后和尚正色说道:“和尚这次前来求见殿下,是想请殿下下旨,不要株连朝中大臣,善待京城当中的百姓。殿下靖难已经成功,也请早日登基继承大统。断了其他藩王、妄人的念头……”
  
  这样的话,姚广孝之前几乎从来都没有说过,燕王现在听起来,就好像是梦话,朱棣还以为这又是那个白发男人的幻术。他就怕一会一睁开眼睛,自己还在京城之外,大军压根就没有拿下京城……当下,燕王急忙打断了老家伙的话:“少师误会本王了,本王是清君侧来的。只是现在陛下已经归天,到底谁来继承大统,还要在宗室子弟当中选出来一人。本王率大军前来靖难,若本王再来继承大统,那后人会怎么想?还以为本王是犯上作乱……”
  
  这时候,守在朱棣身边的一些武将们纷纷开口,国不可一日无君,请朱棣继承大统……不过这些武将们都误会了朱棣的心思,他们都以为这位燕王殿下想要个台阶。他先装作死活都不继承大统的样子,然后等到这些文臣武将们挨个来请他登基。等到他三四次之后,再一万个不情愿的继承大统,做大明的第三个皇帝。
  
  只是他们想不到朱棣在小皇帝生死有了定论之前,还是不敢轻易的登基。一旦真的朱允文已经逃出了皇宫,找到了其他有势力的藩王勤王,这个时候自己称帝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还给了天下人一个造反的口实……当下,朱棣连连推脱,最后脸上出现了温怒之色,旁人看到燕王真的生气了,这才闭上了嘴巴,不再撺掇他继承大统。
  
  这时候,看穿了燕王心思的大将朱能突然开口说道:“殿下,以末将的浅见。这一具烧焦的尸体不能说明他就是陛下,焦尸的面貌和衣服已经毁掉。身上也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物件,想要证明这具焦尸到底是不是陛下,还要劳烦殿下和少师前往发现焦尸的所在,寻找有没有可以证明焦尸身份的证物。”
  
  “对!本王应该去陛下归天的地方祭拜。”被朱能提醒了一下之后,朱棣继续说道:“如果这具尸体果真是陛下本人的话,那国不可一日无君,要赶紧找出来继位的宗室。一旦证明确实死了的不是陛下的话,我们还要迎回陛下,请陛下回来主持大局……”原本这样的事情不应该他和个燕王亲自去看,不过朱棣的疑心病起来,不亲眼见到证明焦尸就是小皇帝本人,燕王便永远坐立不安。
  
  有了燕王的话,当下宫殿里面所有的人都跟着灌无名去了皇宫纵深处的宫殿当中。随后白发修士打开了暗门,先是朱能带着一队护卫们下去产看。确定了下面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众人这才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朱棣来到了喑门下面的地下河旁。
  
  下来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雅香。闻到了这个味道之后,姚广孝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再次将目光转到了灌无名的脸上,想要从这个白发修士的脸上看出来一点什么,不过看了半晌之后,和尚还是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下来之后,便看到了剩下一艘没有带走的小艇。随后灌无名向前走了百余丈,指着地面上被烧焦的痕迹说道:“就是这里了,我下来的时候正看到陛下身上被几个太监浇了煤油,凶徒先是一刀刺死了陛下,然后一把火将他烧成了焦炭。可惜我晚来了一步……”
  
  说完之后,灌无名走到了另外一边,就见这里倒着几个太监的尸体。他们都是被人生生的掰断了脖子,此时他们的尸体被河水泡的发白,看着应该是灌无名将他们扭断了脖子之后便扔在了河水里,后来被朱棣的人抬了上来……虽然有焦尸的烧痕和太监们的尸体,不过毕竟没有什么物证。按着灌无名所说,小皇帝身上应该带着可以证明他自己身份的东西。当下所有人都点起来火把,在这里查找着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焦尸身份的物证。
  
  人多起来找东西就是方便,没过多久便听到一个护卫“呀!”一声,随后他手里举着一个小小的印盒跑到了朱棣的面前,被护卫们拦住之后,他直接跪在了燕王的身前,两只手将手里的印盒举了上去,说道:“这是小的刚刚在前面的乱石堆里发现的,殿下请查看,是不是殿下要找的东西……”
  
  燕王打开了盒子之后,看到了里面是一方小小的印章。他让护卫将手里的火把举了过来,借着火把的光亮朱棣看的清楚,小小的印章上面刻着当今皇帝的年号一一建文……这枚太子印当初被朱允文一直带在身上,想不到现在印章还在,只是印章的主人找不到了……“不错,这个就是太子殿下的印章,这个本王可以作证……”看到了印章之后,朱棣松了口气,随后对着身边的几个人继续说道:“现在看起来,刚才那具焦尸就是陛下无疑了。我们上去最后送陛下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