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尸骸

第二百六十二章 尸骸

  燕军攻入南京不久之后,朱棣便在无数的护卫、军卒的族拥之下顺着金川门进入到了京城。那位将城门打开放了燕军进城的李景隆已经带着谷王朱橞等人等候在了这里,远远的见到了燕王的高头大马过来,他们两个人急忙迎了上去。
  
  李景隆直接跪在了燕王的马前,朗声说道:“臣李景隆见过殿下,殿下靖难之师赶到京城,百姓们无不翘首以待……”
  
  朱棣心不在焉的看了李景隆一眼,说道:“行了,曹国公(李景隆世袭公爵)不是外人,没有你也不会在一天之内攻破城门。起来说话吧。”
  
  听燕王称呼这个城门将军不是外人,当下朱棣身边的将军才恍然大悟。难怪李景隆做大将军和燕军交战的时候,赢的那么轻松,原来他才是朱棣手里的底牌。朱允炆用这样的人和燕军作战,一开始便注定了败局。
  
  这时候,朱棣手下大将丘福笑吟吟的带着一名小旗从城里出来。对着燕王行礼之后,丘福指着小旗对着燕王说道:“殿下,就是这个叫做牛福的小旗第一个冲进了皇宫,我带着他来请赏……”
  
  “赏!现在世子已经回北平搬金子去了,等世子带着黄金回来,本王不止要赏这个牛福,还要犒赏三军!”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看到京城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当下他哈哈大笑了几声。随后周围的军士都开始欢呼了起来。
  
  等到军士们喊完之后,朱棣继续在无数兵士的簇拥之下进了京城。进了金川门之后,他叫过来丘福,低声对着自己手下的爱将说道:“进了皇宫,那皇帝现在如何了?
  
  死在乱军当中了吗?丘福,本王可还不想落下一个弑君的口实……”
  
  “大军已经控制了皇宫,找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小皇帝。”丘福凑在朱棣的耳边,继续说道:“末将已经想好了,现在皇宫已经乱成了一团糟。真有那个贪财的太监杀了皇帝,想要冒功也是有的。到时候殿下只要杀了那太监给小皇帝报仇也就是了……”
  
  这是他扪已经商量好的结局,燕王虽然一路都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可是现在已经打到了京城,现在只能是撕破脸了,最好小皇帝现在已经自尽了,省的朱棣落下一个弑君、屠侄的骂名……“一定要赶紧找到朱允文,如果本王在皇宫里见到他,那就麻烦了。”朱棣叮嘱了丘福一句,随后这员老将答应了一声,他纵马先行赶往皇宫。一定要在朱棣赶到皇宫的时候,将小皇帝找到解决掉。
  
  看着丘福亲自督办,朱棣才算放心下来,当下他下命放慢脚步,燕王殿下要看着京城百姓的风土人情。走了不久之后,他又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情,当下叫过来另外一位带兵攻进京城的大将朱能。对着他说道:“本王没有看到少师师徒前来迎接,他们两位现在在哪?还有吴勉、归不归那几个人,又如何了?”
  
  朱能只知道带兵打仗,他并不知道那些修士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只能靠着自己的猜想说道:“殿下,他们几位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大军已然进城,想必那么少师师徒并无大碍。”
  
  听到没有那些修士们的下落,朱棣的心再次悬了起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对着朱能说道:“传本王的王命,大军进城之后不可以骚扰百姓。对城内的妇孺都要以礼对待……城东白桥附近的邵家和织染局的吴宅都是贤良之后,从今天开始,每日都要送些日常应用之物,不得慢待了贤良之后……如果军中有对贤良不敬者,军法从事……”
  
  谁也没有想到燕王进到京城之后,搬下第一道王命,竟然是礼遇这两个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平民。不过王命就是王命,当下马上有燕王的旗牌出来接令。周围的军士们心里都在嘀咕这邵家和吴宅什么路子,燕王竟然要这样的礼遇。
  
  随后朱棣又开始磨蹭了起来,他这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又下了几十道王命。有整顿军纪的,有出榜安民的。还派出了手下的官军去抓获那些鼓动朱允文削藩的大臣们,最后又要从周围的州县调配物资来犒赏三军的……磨蹭了两三个时辰之后,朱棣的大军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路上再没有接到丘福的军报,这位燕王殿下心里便隐隐有了不好的感觉。就在他带兵准备要进城的时候,突然看到皇宫里面跑过来一队人马,正是比他先—步,二进皇宫的大将丘福。
  
  丘福的脸色有些古怪,他直接到了燕王的马前之后。突然趴到了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殿下……我等晚来了一步,皇帝陛下已经遭了恶人的毒手,陛下已经归天了……末将在宫中的暗河当中发现了陛下的尸体……末将晚来一步没能救驾,请殿下将末将治罪……”
  
  听到了丘福的话,朱棣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到了肚子里。不过戏还要继续演下去,当下他装作悲伤欲绝,身子一晃从马上摔落了下来。在众人搀扶之下站起来之后,这位燕王殿下也跟着大哭了起来。
  
  在身边众将的搀扶之下,朱棣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之后,他指着丘福说道:“丘福你等没及时救驾,陛下归天你有不可推卸之责。本王罚你两年的俸禄以表严惩……本来本王还想在陛下面前为你讨一个郡王的爵位,现在陛下因你归天,你也和郡王无缘了……”
  
  救驾不及时结果换来了这样的严惩,旁边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大明没有异姓王的封号,就算小皇帝没死也不会封赏个异姓王的。而且罚了两年的俸禄,—会就要犒赏靖难的有功之城,朱棣再上个十万八万金子,丘福还能大赚一笔。
  
  不过毕竟是小皇帝死了,当下燕王不再骑马。和手下们一起跟着丘福进了皇宫,随后在不远处的一座宫殿里面看到了被白布蒙盖着的小皇帝尸骸。
  
  丘福先一步走到了蒙着白布的尸体前,对着朱棣说道:“殿下您要有个准备,陛下是被大火烧的。死相难看不要惊吓到了殿下……”说话的时候,丘福慢慢的扯开了白布,漏出来了里面一具被大火烧的皮开肉绽,已经看不出来相貌的死尸来……看到了死尸的样子之后,朱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压低了声音对着丘福说道:“你怎么敢说这就是陛下,本王看着不过是一具烧焦了的尸体。”
  
  “殿下,这不是末将猜的,是少师的弟子灌无名亲眼所见……”丘福知道朱棣会有这个问题,当下急忙将准备好的灌无名叫了上来。随后他对着这个白头发的修士说道:“请大修士将刚才对末将说的话,再对殿下说一遍……”
  
  灌无名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城破之后,我担心有人会对陛下不利。便来皇宫护驾,不过我来的也晚了一点,我到了这里的时候,陛下已经被几个太监挟持到了宫中的暗河当中。我去晚了一点,陛下已经被其中一个太监刺死。我给殿下报了仇……”
  
  听了灌无名的话,朱棣这才信了这具焦炭正是小皇帝朱允文本人。想不到有吴勉、归不归这样好像活神仙一样的庇佑,他还是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当下燕王吩咐开始国葬,去找最好的金丝楠木棺材呈殓……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个疑问,这焦尸真是小皇帝朱允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