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六十章 破城

第二百六十章 破城

  金川门下,看着又是一波燕军攻城未果,丢下了几百具尸体撤回到了燕军大营当中。站在城门楼上的副将韩忠和这才算松了口气,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之后,对着手下的军户说道:“箭矢差不多了,让兵部的人送来……去搬两坛子煤油上来,把下面的尸体一把火烧了……”
  
  军户不明白烧了尸体有什么用处,当下陪着笑脸说道:“大人,刚刚才打退了燕军的攻势,兄弟们又累又乏的。再说了,下面的尸首烧了还不如堆在下面让那些燕军看看他们手足的下场。”
  
  韩忠和喘了口粗气之后,说道:“下面的尸体都快堆成山了,再不烧掉的话燕军踩着这些尸体就能进城……”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名身穿总旗服饰的军官走到了韩忠和的面前。行礼之后,恭恭敬敬的对着这位副将大人说道:“大人,李景隆将军和谷王殿下请将军到卫所说话。要与将军商量之后如何守城……”
  
  韩忠和认得这位总旗是李景隆的亲兵,说起来那位李景隆才是守城的主将,只是燕军一攻打过来,他便拉着前来督战的谷王朱穗一起躲到了卫所当中。今天这几次燕军攻城都是韩忠和组织人马打退的,直到现在李景隆这才叫他过去商量守城的事宜。真等到这个时候金川门恐怕已经被夷为平地了……虽然心里有些怒气,不过韩副将还是不敢得罪李景隆和朱穗。当下他跟着总旗来到了城下的卫所当中,见到了正在喝茶聊天的李景隆与谷王朱穗二人。
  
  看到了韩忠和走过来之后,李景隆微微一笑,坐在太师椅上对着他说道:“韩将军辛苦了,谷王殿下刚刚还要要启奏陛下面,保韩将军一个指挥同知。只要守住了金川门,等到勤王之师到来。起码还有一个伯爵的封爵,到时候,在称呼韩将军就要加上殿下的尊称了……”
  
  “能守住金川门,都是李将军和谷王殿下指挥得当。忠和只是一点微末之功……”韩忠和虽然打心里厌恶这两个什么都不干,最后却拿下最大功劳的两个人。不过他们俩一个是开国功勋李文中的儿子,另外一个是当今皇帝的叔叔。这口气只能忍着,起码他们俩吃肉,还能留给自己一口汤……“韩将军客气了,大战一来我与谷王殿下都躲在卫所里,这个将士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守城第一大功我和殿下是不会和你抢的。”李景隆微微一笑之后,指着桌子上的信函说道:“这是我与谷王殿下为将军写的请功奏折,你去看一眼,如果没有什么错误的话,一会我就让人将它和军报一起送出去……”
  
  韩忠和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从李景隆做了金川门的守城将军之后,一直都是他吃肉,然后再从嘴角流点汤给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当下韩忠和客气了几句之后,走到了桌前,他亲自将信函打开。不过里面就是一张白纸,什么字迹都没有留下。
  
  韩忠和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景隆和朱穗,心里说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俩想要占了所有的功劳吗?这样的话自己答应,城门楼上的弟兄们也不会答应……就在韩忠和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发现刚刚将自己叫下来的总旗和几名李景隆的亲兵已经到了他的身后。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总旗已经从腰后拔出来一并短刀,直接顺着韩忠和的后心刺了进去。
  
  韩副将想要挣扎的时候,其他几个亲兵抓手臂的抓手臂,捂嘴巴的捂嘴巴。他们死死的按住了韩忠和,任由总旗又在韩忠和的后心连刺了七八刀。心脏被刺穿的韩副将终于停止了挣扎,那几个人一松手,他的尸体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看到韩忠和已经停止了呼吸之后,李景隆突然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随后他从怀里取出来早已经准备好的假圣旨,叫过来刚刚一刀刺死韩忠和的副将说道:“你带着张公公上去宣读圣旨吧,只要上面的兵丁一下来,你便亲自去打开城门,恭迎燕王殿下的大军进入京城……”
  
  这时候,从卫所里面的隔断里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太监。随后总旗带着太监登上了城门楼,半晌之后,便看到城门楼上的数千士兵从上面走了下来。随后在他们事前准备好‘兵部’郎官带领之下,换防向着另外一座城门走去。
  
  看到这些官兵都离开了城门附近之后,刚才的总旗便飞快的跑到了城门处,举着腰刀威逼这守城门的军兵将城门打开。随着城门一点一点打开,归不归摆在城门前的阵法发出来一阵红光,随后红光消失阵法毁于一旦。
  
  远处燕军见到了金川门大门打开之后,他们快速的向着这边奔驰而来。在几个试探的士兵进了城门之后,后面的人看到阵法已经消失,当下一边欢呼一边顺着城门冲进了京城……于此同时,还在邵家当中,刚刚了结第二十名修士的归不归眉毛一挑。随后转头看向金川门的方向,邵家的女人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正想要询问老家伙的时候,突然看到面前人影一晃,五个形貌各异的男人凭空出现在了老家伙的面前。
  
  “知道你们的大军进城了,现在想要把老人家我困住一时半刻。缠住我老人家就不会去阻拦燕王殿下的大军了,是吧?”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面前的五个人继续说道:“不对……你们应该还剩六个的,那么说的话第六个人就是灌无名了,是吧?”
  
  “不要和他废话,动手吧……”其中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第一个冲着归不归扑了过来,见到了他动手之后剩下的四个人跟在黑衣男人的身后,向着归不归这边冲了过来。而归不归笑吟吟的一动不动,就好像在等着他们置于自己死地一样……眼看着黑衣男人就要冲到归不归身边的时候,黑衣人的身体突然在半空中转了个圈。手里多了一柄长剑,一剑向着他身后的四个人砍了过去。这四个人怎么也没有想到黑衣人会对着自己下手,当下两个人的脑袋被黑衣人一剑砍了下来。
  
  就这样,黑衣人砍下了这几个人的头颅之后,手腕一番,那柄长剑好像灵蛇一样,自己窜到了第三个人的身上。剑尖在他的脖子上点了一下,留下来一个蜡烛粗细的伤口,鲜血源源不断的流淌了出来。随后这个人挣扎了几下,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剩下最后一个人反应了过来,当下他的心里有了怯战的意图,转身向后跑了下去。他一边跑一边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眼看着他就要消失的时候。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出现在了这个人的面前,高大的人影出现之后,一拳打在了这个人的脸上。随着一声脆响,第四个人的消失在了一片血雾当中。
  
  动手打死人的正是黑大个子百无求,他还想要在对着黑衣男人下手。却被归不归拦住,说都:“傻小子,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归不归说完这句话之后,黑衣男人笑了一下,在自己脸上揭下来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的相貌竟然是许久没有路面的江右郎……与此同时,还在中堂下棋的吴勉手里的一子,落在了棋盘上。随后他对着面前好像刚刚从水里打捞起来的姚广孝说都:“这一局,我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