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七人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七人

  此时,燕军正二次潮水一样的向着京城十三道城门冲过来,因为之前有归不归摆在城门前的阵法,这些燕军无法破门而入,只能架起来云梯想要翻过城墙冲进城内。
  
  只不过这样一来燕军的损伤大大提升,无数的军士死在了守城官兵的滚木雷石之下。偶尔有冲到城上的燕军也死在了守城官兵的乱刃之下,攻防战打了大半天,还没有分出胜负。
  
  燕军大营当中,朱棣已经掀了桌子。燕王正在对着手下的将军们打发雷霆:“你们看看多久了!我们将近六十万的人马,城里的守军最多两万!攻打了这么长的时间连一道城门都没有攻破!我和少师定好半个时辰攻下京城,现在天都快黑了……”
  
  老将丘福解释道:“殿下,京城每一处城门前都有法阵,我军触碰不得。现在将士们只能靠着翻墙才能进入到城内,往常翻墙之后只要打开城门,大军便潮水一样的涌进城内,可是这次大军只能完全靠着云梯翻墙而入。”
  
  朱棣手下另外一员大将朱能也跟着说道:“殿下身边原本还有几十个修士,可以请他们帮忙破掉阵法的。可是道衍和尚将修士们全部带走。现在我我军攻城不顺,依着末将的意思,倒不如将大军撤下来,休整一下之后,再一鼓作气……”
  
  “不用说了……”没等朱能说完,朱棣已经打断了他的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燕王继续说道:“继续攻城,少师从京城里面出来,到时候我们再做打算……传我的王命,第一个攻进皇宫的士兵,赏万金……”众将见到劝不了燕王,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回到了前线,指挥着军士们继续攻城。
  
  看着军帐当中没有了外人,郑和走到了朱棣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殿下,既然我军攻城不顺,何不让那个人帮忙。有他里应外合,一定会打开城门,放大军冲入城中……“还不到动这个人的时候”朱棣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暗器亮出来的话,本王所有能出的棋子便都在桌面上了……你带着本王的的王命去督阵,务必在一个时辰之内打开―道口子……”
  
  就在郑和拿着朱棣的令牌前去督军的同时,京城当中的邵府之内,已经倒下了十几具尸体。这些人完全就是被安排好了,开始每过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便会出现一个修士前来惊扰。后来慢慢变成了两柱香左右的时间,出来一个修士起来。
  
  这些修士的术法在世俗人的眼光之下,都是身负绝艺的老神仙,可是他们遇到的是归不归。老家伙连他们的底细都懒得问了,见到有修士出现在邵府之后,只是施法了结。开始还放火烧了他们的尸体,后来看到女人们也不怕了,索性就留着这些尸体,看看今天到底能杀多少修士。老家伙一边和邵家的女人们聊天,一边等着下一个修士的到来。
  
  开始这些女人们都被吓得半死,不过死了十几个修士之后,她们慢慢的也习惯了。甚至有胆子大的女人从库房当中端来了茶点和果子,她们躲在归不归的身后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等着看后面的热闹。
  
  趁着这个时候,归不归治疗了邵清淼的伤势。之前这个女人被魂魄冲了体,现在已经被自己的女儿唤醒。后来服下了老家伙身上携带的丹药之后。已经恢复了神志,老家伙还不忘安慰了几句:“你们家的老袓儿知道家里出了事情,便让老人家我过来看看。没什么大事,不过没完没了讨厌的很……”
  
  在女儿的搀扶之下,邵清淼给归不归行了礼。叹了口之后,妇人开口说道:“现在兵荒马乱的,原本我们这些女人还想着出去躲躲。不过南华说老袓和您老人家都在京城,不会亏待我们这几个女人的。结果还真被这个丫头说中了,今天要不是您老人家的话,我们这些女人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来,大家都给老人家行礼,多谢救命之恩……”
  
  邵清淼说话的时候,身后所有的女人包括她女儿少南华在内,都对着归不归行了大礼。老家伙也不拦着,笑嘻嘻的受了礼之后,这才笑着说道:“把心放在肚子里,有你们老袓和老人家我在,天下也没有人敢来难为……”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面前发生了一声异响。随后,一个飘飘忽忽的人影出现在了那一地死了的修士尸体当中。看到了这个人影之后,女人们呼啦一下都躲到了归不归的身后……人影出现之后不久身体才开始慢慢的显出了人形,这是一个看着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一件布衣长衫,背后背着一个蓝色的包袱。看着他文质彬彬的样子,好像是一个开馆授徒的夫子一样。
  
  夫子现身之后,先是规规矩矩冲着归不归的方形跪拜了下去。随后微笑着说道:“归老先生好自在啊,现在燕王的大军已经攻破了城门,正在和城里的官兵廝杀。很快就要攻打到这里了,老先生听晚辈一句,带着邵家的女人出城避避。您也知道那些兵痞攻城之后,总是要找一些女眷去去火气。一旦惊扰到了邵家的夫人、小姐,那就不好了……”
  
  看着面前教书先生一样的男人,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难得来了一位你这样会说人话的,你之前一共来了十七个修士,其中一露面就有五个开口老贼受死的,三个冷笑的,六个一声不响直接冲上来的。剩下的几个也是胡说八道,一脸找死的样子……还是娃娃你知道疼人,一开口就说人话。看在你这么招人喜欢的样子,老人家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逃吧……换下一个。”
  
  “这个可不行……”夫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都受了燕王殿下的恩惠,原本就是要将性命留下的……老先生您就算放了我,除了自杀一道之外,我再没有别的出路……”
  
  说话的时候,夫子从身后的包袱里面取出了两支短小的花枪来。冲着归不归做了一个敬势之后,夫子说道:“我是终南弟子,姓名有辱师门还是不污老先生的耳朵了。我是战场上的旗牌出身,兵器就是法器。老先生不要嫌弃。”
  
  看了一眼手握双枪的夫子,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铁了心赴死,老人家我就成全你……不过再动手之前,能不能你再说两句实在话。你们还有剩下多少修士了?你如果说出来的话,作为报答老人家我让你死的时候没有痛苦……”
  
  夫子虽然抱着必死之心,不过想到可以少受点罪。他还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夫子抬手,对着归不归做了一个七的手势。随后双枪冲着老家伙的胸口甩了过去,两只短柄花枪出手之后,发出来龙吟虎啸之声,冲着归不归的胸膛射了过去……片刻之后,酒楼里面的架子上,最新一张本命符自己燃烧了起来。随后灌无名走了过去,重新插上了两根长香之后,对着身边最后的六个人影说道:“下一个准备……”
  
  与此同时,吴勉、归不归府邸的中堂当中。
  
  吴勉、姚广孝又下完了一盘棋局。此时白发男人还是老样子,而和尚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最后一子落在之后,他便闭上了眼睛。缓了半天之后才再次睁眼数了数棋子,随后勉强笑了一下,冲着吴勉说道:“还是和棋……看起来我们要再来一局定胜负了。”
  
  吴勉看了一眼,精疲力尽的姚广孝,随后开口说道:“和尚,到了现在,你还以为自己会蠃吗?”
  
  姚广孝低头收拾棋盘,嘴里回答道:“不到最后一子落下,谁敢妄论输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