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京城三角

第二百五十八章 京城三角

  听到了女人的呼唤之后,归不归施展了瞬移之法回到了邵府。老家伙刚刚进入这里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一股浓烈尸臭味道。几个身体已经开始高度腐烂的行尸堵在大门口,其他还有十几个行尸摇摇晃晃四处追赶被吓得花枝乱颤的女人们。

  好在这些行尸的动作缓慢,没有人受到伤害。邵家的女主人邵清淼刚刚经历过一次异事,还没有缓过来,现在被一个健硕的女人背着躲避行尸的追赶。而邵南华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之后,心里多多少少适应了一点。虽然也跟着惊慌失措的逃窜,不过总算没有像刚才那样哇哇大哭了。

  现在城外的燕军正在攻城,邵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说当中没有什么关联,恐怕就连百无求那个傻小子也不会相信。不过此时容不得归不归多想,他进来的时候已经几个邵家的下人已经被行尸逼到了角落里。当下老家伙手里打出去几个火球,打在这些行尸身上,随后这些尸体瞬间烧的干干净净。

  看着行尸们都被烧干净之后,女人们惊吓的后劲上来,抱在一起开始哭泣起来。这时候,归不归走过来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刚刚出门,府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几个缓过来的女人七嘴八舌的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归不归这边刚刚走,家里闻到了一股臭味。就在大家寻找臭味来源的时候,突然这几个行尸被人从后院的墙外扔了进来,随后行尸们堵住了前后门,开始追赶这些女人们。好在归不归刚刚不是施展遁法离开的,当下女人们一起高喊老家伙的姓名,将他叫了回来。

  虽然这次又是有惊无险,不过两次惊吓女人们都受不了。当下她们拦住了归不归,说什么都不让这个老家伙离开。

  此时,城外又传来一阵喊杀声,归不归有心将这些女人都安置在皇宫当中,又担心皇帝身边还有朱棣的细作,一旦知道了这些女人和吴勉的关系,再用这母女俩要威胁的话,那还不如将她们继续留在这里。

  自己府邸也不安全,现在已经差不多明白广孝和尚的路数了,虽然有吴勉看着和尚,不过一旦姚广孝还有后手的话,他和白发男人不会出事,可是这几个女人就不好说了。当下,想来想去之后,归不归还是觉得这里对邵家女人来说最安全……

  别看这里前后两次发生了异事,不过这只不过是要将自己困在邵家的手段。如果幕后之人真要对这些女人下手的话,归不归赶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地的死尸了。

  就在归不归想着应该如何安抚住这些女人的时候,他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看着府中东南角落的位置说道:“你的胆子也算大了,明明有机会逃走的,现在还敢进来。真以为老人家我长得慈眉善目,就不会杀人了吗?”

  归不归的话音刚落,他在目光所及的位置走出来一个身上散发出来恶臭的男人。男人的身后还跟着十几具摇摇晃晃的行尸,如果不是男人的脸色红润,实在不像这些活死人的话,谁看见这个场面都会以为他也是行尸的一员。

  男人森然一笑之后,说道:“能见到传说当中的大修士,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怎么会逃走?大术士小看我……”

  “老人家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了,让下一个过来吧。”归不归打断了男人说话的同时,手里一挥,十几个火球瞬间从他的掌心当中飞了出去。随后将这个男人连同他带来的行尸一起都烧的干干净净。

  看着地上烧剩下的灰烬,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这是托了广孝和尚的福气,如果不是今天,你连被老人家我了结的资格都没有……”

  归不归说话的同时,京城当中的一座早已经关闭的酒楼当中,三、三十个人悄无声息的坐在黑漆漆的大堂当中。现在虽然早已经天光大亮,不过因为门窗都被挡板挡住的缘故,没有一丝阳光照射进来。显得酒楼大堂阴气森森的……

  当中一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木头架子,架子每一个隔断都贴了一张本命符纸。其中一张符纸已经化成了灰烬,旁边另外一张符纸正在燃烧着。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之下,也迅速的变成了灰烬。

  “钟家老大装神弄鬼还可以,在归不归面前连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熬过来,也算是个废物了。”黑暗当中一个带着几分厚重的声音说了一句,咳嗽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下一个该谁了?请吧……”

  “不着急……”另外一个声音打断了这个人说话的声音,顿了一下之后,第二个声音继续说道:“总要给归不归一个喘息的机会,就算他离开了邵府,听到那些女人们的呼救,也会回去的……”

  说话的时候,这个人站了起来,他走到了当中的放着木头架子的圆桌前。他点燃了桌子上摆放的一支长香,瞬间火苗的亮光映在了男人脸上,照出了他的相貌。这个人正是广孝和尚的弟子——灌无名。

  点燃了长香之后,所有人都看到了黑暗当中的那一点亮光。这时,灌无名继续说道:“现在开始,出去的人要间隔一炷香的时间。归不归的术法高绝,你们这些人就算车轮战,也浪费不了他多少功夫……”

  这些人都知道灌无名的厉害,也没人敢还嘴。当下,大堂里面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看着香头的亮光慢慢向下走了五分之一左右,灌无名这才再次说道:“下一个是谁?可以出去了……”

  一个年纪女人的声音回答道:“虚空洞的柳六娘去见识大修士的术法……若六娘回不来,望各位遵守约定,事成之后不要亏待了虚空洞……”说完时候,一个人影开始施展遁法,随后这个人的气息消失在了大堂当中。

  片刻之后,之前第一个说话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们猜猜看,柳六娘能坚持多久她的本名符纸才会被烧毁?她们虚空洞的惊魄三变有点名声,当年姚广孝大师还夸奖过。比起来前面两个人废物要强点,依我看弄不好能坚持半柱香的……”

  这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木头架子上第三道本名符纸“呼!”的一声燃烧了起来。所有人看着快速烧成灰烬的符纸,再没有人说一句话……

  这时,灌无名再次走到了桌子前。他换上了另外一根长香点上之后,对着周围的人影说道:“谁是下一个?可以准备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府邸的中堂里面,吴勉、姚广孝又下完了一盘棋。和尚请点了棋子之后,微笑着对白发男人说道:“真是巧……这局又和棋了。吴勉先生你看怎么办?”

  “再来,分出胜负为止……”

  皇宫当中,燕军攻城的军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了大殿之上。原本应该在这里处理军务的小皇帝却不见了踪影……

  皇宫纵深处的一座偏殿的地下暗道尽头,小皇帝朱允文正在郑军和一众护卫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地下河水的岸边。这里已经停靠了十几支小舟,每艘小船上面都配备了水手……

  郑军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了小船之后,他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小皇帝说道:“陛下,现在就离开皇宫吗?”

  小皇帝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