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棋局(二)

第二百五十六章 棋局(二)

  和尚说话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随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在一边侍候着的焦大郎和高如柏说道:“你扪俩去找一副棋来,今天你们算是有福了,能看到吴老爷的绝妙棋局……”
  
  焦大郎和高如柏没有想到这个和尚就是为了和吴勉下一局棋,这才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的。不过跟着他们几个这么多年,也没听说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会下棋啊。能把这个和尚勾来,看起来也是个大国手了……不过归不归已经发话了,他们俩也不能不去准备。当下,焦大郎出去转了一圈之后,带回来一个小小的棋盘来。随后这个长相和归不归有一拼的老头子将棋盘摆放在吴勉和姚广孝的对面之后,又将一盒子棋子放在了棋盘傍边。随后他陪着笑脸说道:“几位老爷平时在家里也不下棋,没有什么准备。这还是老头子我和如柏平时玩的……里面丢了两只红炮,您几位不嫌弃的话就用这两块碎砖头代替一下。您二位先玩几局,老头子我再去淘换过来一幅棋……”
  
  看着棋盘上面的楚河汉界,归不归便是一脸的苦笑,随后对着焦大郎说道:“围棋……你什么见过成仙得道的方士下象棋的?将来将去的像什么话……去老人家我私库去找,当年、刘喜、孙小川哥俩给过老人家我一副金棋盘,还有两匣白玉、黑角骨的棋子。一起带过来……”
  
  担心几个人等着着急,高如柏施展了瞬移之法,片刻之后便带着棋盘和两盒子黑白棋子回到了这里。
  
  看着高如柏将棋盘摆好之后,归不归这才笑了一下。看了吴勉一眼,说道:“老人家我不好这一口,你们对弈你们的。老人家我出去走走,谁知道城外的大军会不会趁着这个时候攻城……对了,老人家我再受累问一句,你们俩是一局定胜负吧?”
  
  姚广孝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着之后,说道:“当然是一局分胜负了,和尚的时日无多,还要去见广仁他们,也要去找找广悌。
  
  也不好在这里耽搁的太久……”
  
  “一局分胜负,那就好……”归不归笑眯眯的再次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一局时间长了也要几个时辰,老人家我不等你们了。想再见我老人家的话,就去皇宫找……”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施展了五行遁法。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消失在了中堂当中几个人的面前。
  
  看着归不归离开之后,吴勉看了一眼面前的黄金罗盘,随后他抓起来一把白玉棋子。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棋子,一边看了姚广孝一眼,说道:“和尚,这局棋素着下没有什么意思,赌一把?”
  
  姚广孝没有想到吴勉会提出来赌局,他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后马上恢复了常态。冲着吴勉轻轻一笑,说道:“带点彩头也好。
  
  佛家所忌讳的杀生、淫邪、偷盗、妄语和饮酒这五大戒当中没有戒赌。而且想必吴勉先生应该也不会赌钱那么不雅吧?”
  
  “归不归已经是泗水号的老东家了,我还会缺钱吗?”吴勉看了一眼姚广孝之后,继续说道:“痛快一点,就赌二十年的寿命吧……和尚你也别说就要寿终正寝的事情,你还有多久的寿命,你知道我也知道……”
  
  听了吴勉的话,姚广孝先是沉默了片刻,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这位白发男人。顿了半晌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这么说的话可是有点欺负和尚了,你长生不老的身体,二十年的寿命在你身上根本什么都显现不出……”
  
  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吴勉另外一只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粒丹药。
  
  白发男人将丹药放在棋盘旁边,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输了叫出来二十年的寿命,我输了的话就服下这枚丹药……这个不算欺负你了吧?”
  
  吴勉手里拿出来的正是可以消除长生不老体制的丹药,不久之前姚广孝曾今亲自服下一颗。见到了这枚丹药之后,和尚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这个有点太大了吧?
  
  吴勉先生也看透生死了吗?”
  
  “别说的我好像一定输一样。”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手里的白子点在了天元上。随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姚广孝说道:“说好了,一局分胜负,该你了……”
  
  姚广孝在皇宫里面的坐探已经传出来了消息,这个白发男人的棋力臭不可闻。与小皇帝、归不归下棋一局未赢,就连朱允文给他来陪着下棋的小太监都能从头風到尾。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棋力在吴勉的面前,一定可以左右战局的。和尚这才想到了下棋定胜负的注意,现在看起来,这个白发男人敢用自己长生不老的身体来赌,或许之前都是故意演给自己看的……不过看到吴勉第一子落在天元上,这就是刚刚会下棋的新手惯用的招数。难道这个白发男人还在装着棋力不济,引诱自己进入他的圈套吗?
  
  和尚盯着棋盘上面唯一一枚棋子,足足有半刻钟之后,他远远避开了吴勉的棋子,在右上方的角落里落下了棋子。随后吴勉飞快的贴着黑子又落下一子,姚广孝想了半晌之后,避开了白发男人的锋芒,远远又落下了一枚黑子。
  
  当下,两个人一快一慢下了三十余手。
  
  这个时候,姚广孝看着杂乱无章的棋局,终于明白面前这个白发男人的棋力差的不能再差了。他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现在一条大龙已经在自己的包围之中了,只有自己再落下一子,便能将吴勉之前落下的棋子收走大半。
  
  这样的棋力也敢用自己长生不老的身体做赌?姚广孝偷眼看了一眼好像已经赢定了的吴勉,随后想着自己这枚棋子应该落在哪里才算好?
  
  就在这个时候,吴勉将丹药拿在了手里。看了姚广孝一眼之后,说道:“一局分出胜负,和尚你说谁会输?”
  
  一句分胜负这几个字好像利剑一样,扎在了和尚的心口。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今天不是来和白发男人分出来棋力高低的,自己是拖住吴勉。只要这盘棋局没有分出胜负,白发男人便不能出去帮助官兵抵抗燕军……现在虽然是把他长生不老身体消除最好的机会,不过和尚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忍耐着放过了那一条大龙,将自己的棋子点在了其他的地方。吴勉看到之后笑了一下,随后继续紧闭着和尚落下了棋子。
  
  一局棋足足下了一个多时辰,当正面棋盘上面都摆满了棋子之后。吴勉指着棋盘说道:“现在怎么说?胜负怎么分……”
  
  “数棋子就好了。”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目光在棋盘上看了半天之后。和尚哈哈笑了起来,随后对着吴谜案说了两个字:“和棋……这局没有分出胜负,吴勉先生这个又怎么算?”
  
  吴勉也跟笑了一声,随后他盯着和尚的眼睛,说道:“再来,今天一定要分出胜负……”
  
  就在这两个人重新分好棋子,准备再下第二局的时候。府邸旁边的一户民居当中,一个头陀趴着门缝看向对门。它身后是一根即将燃尽的长香,等到长香完全燃尽的时候,头陀喃喃自语的说道:“可以了……开始吧。”
  
  说话的吋候,他回身走到了院子里,随后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炮仗。随着一声巨响之后,炮仗飞到了天空二次炸开,一股赤红色的浓烟从里面飘散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