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棋局(一)

第二百五十五章 棋局(一)

  和尚在大街上转了一圈之后,来到了那座京城当中曾经著名的鬼屋、现在吴勉、归不归的府邸门前。和尚正要叫门的时候,里面有人推开了房门。就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去皇宫一趟,把替换的衣服给老爷们送去。午饭不用等我了,陛下怎么也能留着我这把老骨头在宫里吃点。你们有事就去问高管家……呀!门口怎么还站着个人,吓了我这一……大和尚您是广孝禅师……”老人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对着身后的下人交代着什么。冷不丁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姚广孝,他还被吓了一跳。

  出门的正是府里的管家之一焦大郎,当初他和姚广孝有过数面之缘。这和尚是城外燕军的军师,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在家门口?

  “你是叫做焦大郎吧?我们之前应该是见过面的……”看着老头子愣在了当场,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是来拜见吴勉、归不归的,不过听你刚才说的话,他们两位应该还在宫中吧?”

  这时候,焦大郎才反应了过来,他急忙陪着笑脸说道:“我还以为看错人了,是,两位老爷还在皇宫当中没有出来……我这不正要去送几件换洗的衣服嘛,老禅师您信得过我老头子的话,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两位老爷……”

  听了焦大郎的话,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看来尊管是不打算请和尚进府坐坐了,也罢……和尚我就在府门口等着他们两位,说完要说的事便走。”

  “看看您这话说的,老头子我的年纪大了,没有反应过来,老禅师您还挑礼了……”焦大郎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随后笑着继续说道:“怪老头子我不会办事了,知道老禅师您一直等在门口,我们家两位老爷知道还不赏我两巴掌?老禅师您别和我一般见识,府里请……如柏啊,家里来贵客了。”说话的时候,焦大郎连拉带扯的将姚广孝请到了府里。

  原本焦大郎不想将这个和尚让进府来,现在两军交战的时候,敌方的重要人物这个时候要进自己家,一旦被路过的官员们看到了,算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听到这个和尚要厚着脸皮等在府门口,焦大郎无奈之下只能将他请到了府里。这样总比站在大门口让来来往往的军民百姓看到要好。

  “一大清早的,谁在这里闹闹哄哄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子刚刚梦到和拖金儿进洞房,你们俩就把老子吵醒了,还有没有人性了……”焦大郎和高如柏二人将和尚请到了中堂的时候,便听到一阵破锣一样的声音。随后,穿着一条大裤衩光着膀子的百无求从中堂的后门走了进来。它边走边睡眼惺忪的说道:“焦大郎、高如柏你们俩给老子听着。老子现在就回去继续做梦,要是梦里拖金儿不要老子了,那你们两个小王……”

  说话到一半的时候,百无求看到了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姚广孝。二愣子愣了一下,这个不要脸的贼和尚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犹豫了一下之后,二愣子突然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它这一下力道大了点。直接把自己打的摔倒在了地上……

  “不是做梦!”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肿胀之后,百无求从地上窜了起来。冲到了和尚的面前之后,说道:“贼和尚!你一大清早的到我家来做什么了?是不是又来占老家伙和他叔叔便宜来了?呸!老子就知道老家伙得了那么一大笔钱,一定会有不要脸的和尚、老道来占便宜!焦大,你拿俩子儿打发了这个和尚。敢给多给一两银子,别怪老子打折你的腿!”

  “殿下还是那么爱说笑,如果不是和尚与你们相熟,还以为殿下真的翻了脸。”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是出家之人,凡尘当中的俗物已经不在和尚的眼里了。泗水号的财富虽多,还不在和尚的眼里。不瞒陛下,和尚的大限将至,想在转世之前再见一见昔日的老朋友……”

  “和尚你要死了?”百无求歪着脑袋看了一眼这个和尚,随后对着高如柏说道:“高小个子,你看这个和尚的话可不可信?他真不是来占便宜的吗?”

  这样的问题高如柏怎么敢回答,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百少爷您这就是难为我了,如柏一个管家,怎么能知道这样的事情?还是请两位老爷回来定夺吧。”

  百无求瞪了高如柏一眼之后,说道:“高小个子你倒是谁也不得罪,成!你们俩看住了这个和尚。别趁着你们俩不注意,再把家里的茶壶茶碗什么顺走了。你们看住了和尚,老子我去宫里把他们俩都叫回来。”

  说完之后,二愣子就这么光着膀子施展了妖法遁术消失在了他们三个人的面前。当下,焦大郎和高如柏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客气话,他们俩都是聪明人,还想着从和尚的嘴里套出来两句。结果百无求一走,和尚只是冲着二人微笑,却不在吐露只字片语……

  半晌之后,吴勉、归不归两个人突然凭空出现了中堂当中。看到了稳坐的姚广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刚刚那个傻小子说和尚你来了的时候,老人家我还不信。想不到这个时候,和尚你还有闲心来到京城。不怕巡街的官兵在大街上就乱刃了?”

  “一副皮囊而已,仍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昨天和尚我有了预感,这几天或许就要去见佛祖了。想着临走之前再见见老朋友……”

  “和尚你要圆寂了?”归不归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姚广孝继续说道:“就算你不在是长生不老之身了,再活个几百年总不是问题吧?怎么说走就要走了?”

  “人生本就无常,和尚还不是一样的吗?”姚广孝轻轻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舍弃长生不老之身的时候,和尚便已经什么都想开了。最后见了你们,再去见一眼广仁便也无憾了。只是不知道广悌还在不在了……可惜了广义,我们几个当中他是最早走的……”

  归不归虽然大不相信这个和尚马上就要圆寂的话,不过听到他说出来这几个名字,老家伙不免还是有些伤感。他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姚广孝说道:“既然和尚你这就要走了,那以前的恩恩怨怨老人家我也不提了。你还有什么未了的遗愿,那些不是太太过分的,能帮你一把的也就帮了……”

  “和尚的遗愿,归师兄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总不能让你们二位继续保着燕王殿下造反吧?估计这样你们两位八成干不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了吴勉一眼,说道:“听说吴勉先生也精通棋道,不知道和尚能不能有幸,临走之前我们俩对弈一局?分出胜败也让和尚了赢吴勉先生一次的心愿……”

  吴勉上下打量了和尚一眼,说道:“你从燕军那里过来,就是为了见这个老家伙一眼,然后再和我下一盘棋?”

  “一局棋而已,分出胜败即可。”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在术法一道,和尚我与先生的距离越来越远。既然术法赢不了吴勉先生,那和尚我只有另辟蹊径了……”


耳东水寿 说:

写到关键的地方了,最近状态不是太好。担心关键的地方写的不满意。和大家商量一下,最近几天保证质量写的慢一点,一天三更。等到这一段故事说完,再恢复到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