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五十章 富僧

第二百五十章 富僧

  在泗水号两位前东家的坚持之前,归不归算是勉强接下了泗水号这一大摊子买卖。刘喜、孙小川哥俩跟着广仁离开了军营,他们俩要先回到财神岛,给手下们交接了手续,也算是这么多年有了一个交代。
  
  离开军营的时候,姚广孝亲自将他们送到了门口。那位昔日的淮南王看了和尚一眼,说道:“大师傅,有句话麻烦转告一下燕王殿下。
  
  从古自今以天子血亲犯上者,除燕王殿下以外无一成事者。也算是顺了天意,殿下得天下之后望善待百姓,不要步其他犯上者之后尘……”
  
  当初刘喜也是以藩王之份犯上的,他和朱棣前半生的轨迹十分相似。当初他坐上淮南王之位不久,还是青年天子的汉武帝削藩,刘喜一怒之下以下犯上,准备发兵攻打长安。结果事情败漏险些死在乱军当中,最后被吴勉、归不归所救,还给了他长生不老药,最后刘喜才和孙小川成立了泗水号。
  
  现在看着朱棣完成了自己当年未完之事,当下刘喜心中颇有感触,忍不住对着姚广孝叮瞩了几句。
  
  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是,和尚我一定将您的忠言转告燕王殿下。如果您和小川先生还要去见徐福大方师的话,也请代和尚转告一句一一多谢大方师的传艺之恩,和尚恐怕再无缘去见大方师了。请他老人家保重……”
  
  听到和尚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广仁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此时,和尚也转脸看向他们俩,三个人的目光碰撞之后又迅速的分开。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似乎有些不大自然,沉默了片刻之后,还是广仁借口带着两位东家离开,客气了两句之后,乘坐军中的马车离开了这里。
  
  广仁他们离开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姚广孝说道:“和尚,老人家我刚刚得了这么一大笔钱,也要回去算算家底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随后他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姚广孝继续说道:“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带着大军攻城了吧?攻城的时候你尽量避开我老人家,当年是老人家我带你进的方士一门,现在可不想再送你去轮回……”
  
  “在谁的手上轮回都是天意,如果和尚能被归师兄你送走,心里一定不会怨恨师兄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大帐之后,他转回头来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只是无名那个孩子,这几年与和尚有点离析。如果师兄方便,就饶了他放他走吧。”
  
  “老家伙,咱们还回不回去?你刚刚得了那么一大笔钱,不得回去庆祝庆祝吗?”这个时候,有些不耐烦的百无求扯着它那破锣一样的嗓子,继续说道:“先说好了,老子什么都不要,就要那个财神岛……刚才老子就想好了,回去和疆断那个捡现成的商量一下,妖山什么的就不要了。管理起来也是麻烦,直接带着老子的妖子妖孙们去财神岛。那是老子的产业……”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现在还不是你的产业,什么时候老人家我也去轮回了,那整个泗水号才是你的产业。行了,不打扰和尚了,咱们差不多也该回去了。别让陛下等的太久……”
  
  说话的时候,他们一人二妖同时施展了五行遁法,当着姚广孝的面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该离开的人都离开之后,姚广孝站在军营门口沉默了半响。随后他来到了朱棣的军帐当中,此时的燕王已经听手下禀告了广仁已经带走了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姚广孝拦都没有拦,甚至还将他们和归不归一起送出了军营。想到自己谋划的事情功亏一箦,最后什么都没有捞到。反而成就了归不归成为了新的泗水号之主,早知道这样的话刚才就要一千万白银了。要不五百万也行,这个月的军饱还没有着落,真到了月底这些当兵的拿不到卖命的钱,弄不好当场就能晔变……看了一眼回来的姚广孝,燕王没有好气的说道:“少师把他们都送走了?我们也说点正事,这个月底之前如果不能攻下京城的话,本王从北平的家底可就要花完了。这一路上咱们攻下的府县是不少,不过朱允文那小儿早已经将存银运到京城,粮草虽然还能支撑一段日子,可是军饷已经见底了……原本想从泗水号得一笔军饷的,现在看起来……唉。”
  
  “殿下,泗水号虽然你打不了注意了,不过和尚还是有办法筹措到军饱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突然笑了一下,他走到了朱棣的书案前,拿起来上来的纸笔,写了几十个地名和当地寺庙的名字。
  
  看了一眼自己写下的寺庙名称之后,姚广孝将这张纸交到了朱棣的面前。燕王愣了一下,他不明白和尚这是什么意思。接过来这张纸上下看了一眼之后,再看向姚广孝,说道:“少师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些庙宇的庙产富足?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
  
  “这些寺庙都是和尚当年做过主持的,那个时候我还算风光,遇到重佛的年景便会积攒下来一笔钱,然后将这笔钱换成黄金都埋在了佛像之内。”没等燕王说完,姚广孝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和尚指着那张写满了庙宇名称的纸张,继续说道:“这里面一共有三十六处寺庙,前面二十五座寺庙的佛像里面各自藏了五万两黄金,后面十一座庙宇当中分别藏了二十万两黄金……”
  
  听了姚广孝的话,朱棣惊讶的嘴巴张了起来,半响都没有合拢。他心里面一直嘀咕:以前就听说这个和尚有钱,想不到他现在竟然有钱到了这个程度。几百万两黄金他是怎么一点一点攒出来的……姚广孝好像猜出来朱棣心中所想一样,和尚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的底气殿下是知道的,姚广孝是方士出身,东汉便改投了释门。中土自从有出家人以来,我便是和尚了。这么多年以来,曾经有过不少佛教昌明的年景。有许多有钱的达官贵人为了修来生,死前将这一生积攒下来的钱财都捐给了庙里。和尚自东汉便一直在做主持和尚,每攒够了一万两黄金,便铸佛像将黄金都藏在佛像里面。后来和尚虽然不在当地出家,那里的主持也是和尚的弟子。这么多年以来,他们看守着黄金,还没有出过纰漏。”
  
  听到姚广孝说完之后,朱棣先是在心里盘算这一共有多少金子。只是兴奋过了头几次算出来的数字都不一样,随后还是他让亲兵去找来了算盘。随后当着姚广孝的面,噼里啪啦的打了一阵算盘之后,终于算出这一共有多少黄金。
  
  “一共是三百四十五万两黄金……”朱棣算清了数字之后到抽了口凉气,缓了一下之后,他看着姚广孝说道:“少师,你帮着本王出谋划策不算,还要拿出来你多年积攒下来的黄金,你这样出钱出力的,最后却是本王得了江山。
  
  那你图的什么?”
  
  姚广孝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和尚说过多次了,我是出家人,皇位只是过眼云烟。只是和尚心里还有一个执念,一定要保着殿下成就一番霸业纵观天下,有资格让和尚保着的,也只有殿下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