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意外

第二百四十六章 意外

  当初归不归也是挨过席应真嘴巴的,那次他足足昏迷了一个多月,然后又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床上吃喝拉撒小一百天之后才能下地。想起来当年的巴掌,归不归到现在心里还在哆嗦。可是这次这巴掌未免有点儿戏了,就算席应真看在了小任叁的面子上没有施展全力,加上自己遁法开启又抵消了巴掌的力道。可是连一天不到便醒过来,这可不像是那位天下术法第二的本事……

  看着归不归自己捂着脸正在自言自语,百无求以为他还在为这一巴掌生气,当下便开解着说道:“老家伙你就知足吧,你看看老子,左右开弓一边一巴掌。现在睁开眼到处都是小星星,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话都说不清楚。你现在口齿这么清楚真的就不错了……”

  归不归现在脑袋还是晕晕沉沉的,在百无求的搀扶之下老家伙晃晃悠悠的走下了床,围着寝宫走了一圈之后,老家伙对着百无求再次说道:“傻小子,老人家我睡着的这段时间里,外面围城的燕军怎么样了?他们没有趁着咱们爷们儿晕倒的档口攻城吗?”

  百无求哈哈一笑,说道:“还攻城呐?现在老子那个便宜丈人已经把队伍后撤了三十里。昨晚上你们闹了一下之后,外面的人都吓破胆了。老子出门骂街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撤兵了。后来撤兵的时候,那个叫做李景隆的又带着一万兵去抄他们的后路。结果被人家打得好像花瓜一样。一万兵就剩了几百保着他逃回来了……”

  听到这个时候朝廷的军队都打不了胜仗,归不归难得的苦笑了一声,对着百无求说道:“这个李景隆都输成这个样子了,不杀头也要罢了官职吧?”

  “这次小皇上又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了,他说都是他自己调度无方……”百无求将归不归放在了太师椅上之后,继续说道:“李景隆只是被连降了十一级,从最高的大将军现在去做了金川门的城门官……”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寝室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寝室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小皇帝朱允文在一众侍卫的护卫之下,进到了归不归的寝室当中,微笑着对老家伙说道:“老仙长辛苦了,一人之力一夜之间便退了朱棣三十万大军。可惜朕手下没有良将,白白错失了这么好乘胜追击的机会。”

  “陛下不要取笑老人家我了,陛下应该说老人家我挨了一个嘴巴,换了朱棣退兵三十里。”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次老人家我让人看了笑话,被打晕之后回来的……”

  “老人家您又玩笑了,谁不知道老仙长和大术士席应真大战了三百回合,最后两败俱伤之下,燕军这才无可奈何的退了兵?”小皇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实不相瞒,昨晚老仙长和大术士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被守城门的兵将们看的一清二楚。现在这一段已经在京城里传遍了,说书的先生说您老人家是太公姜尚转世。就是为了保朕这个万里江山下凡的……”

  这几句话说的归不归也跟着笑了一下,昨晚燕军大营距离城门颇远。就算是他这样的大修士都未必能看清楚,别说那些肉眼凡胎的士兵了。看起来是小皇帝为了稳定城中百姓的人心,故意让人这样流传出来的。

  反正是小皇帝再替他吹牛皮,那不妨吹的真实点。当下归不归自己主动说道:“真传我老人家和大术士大战三百回合了?这就过了……其实也就是打了二百多回合,论起来术法老人家我的确不如大术士。输在他手里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技不如人嘛……”

  “老人家您客气了,那是吴勉仙长先走了一步,要不然您二位合战大术士的话,鹿死谁手还在两说之间。”小皇帝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有太监总管进来送上了最近的军报。

  朱允文也不避讳归不归和百无求,当着他们俩的面打开了军报。看了几眼之后,小皇帝的脸色有点微变,沉吟一下之后,直接将军报还给了正在等着太监,随后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有一个不是很好的消息,泗水号的两位掌柜已经被燕军抓住了。他们两位最近一直在替朕购买粮食,两位东家在湖广被燕军抓住了。现在已经押送到了燕军的大营当中……”

  两位东家这次是押错了宝,他们原以为燕王朱棣不会成功。便想要在皇帝面前表现一下,以便可以取得外洋货物买卖的专许。自打他们哥俩成立了泗水号以来,虽然也是在做外洋货物买卖的生意。不过这些年来只能算是走私,如果有了朝廷的专卖专许,有了这层皮再做什么都方便了许多。而且这样以来,也不用担心皇帝或者那位大臣看中了自己的买卖,打算抢夺过来自己经营了。

  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燕军竟然转败为胜,而朝廷的军队错失了大好的局面之后,连京城都被围住了。当下两位东家打算观望一下了,他们俩待在汉阳,准备在这里等着局面清晰之后再出去。

  让两位东家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燕王朱棣早已经盯上了他们俩。虽然湖广还不是他的地盘,不过他也派了姚广孝这些年收的十几名弟子,加上数千燕军将他们俩抓了回来。

  这些人使了调虎离山之计,调开了两位东家贴身的修士护卫之后,抓住了他们俩送到了朱棣的面前。现在燕王已经放话,要似水号将他们才买回来的粮食送到燕军大营当中,来赎买回自己的两位东家。

  “朱棣抓住了刘喜和孙小川?”归不归也跟着皱了皱眉头,那两位东家身边还一直跟着莫离的。莫离当年可也算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而且当年席应真还在泗水号的财神岛上住了多年。按着大术士的个性,会让燕王去抓人吗?

  小皇帝点了点头,说道现:“人就在燕王大营当中,不过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这两位东家被燕王当作上宾款待,并没有加害、虐待的意思。这个老仙长可以放心……”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这个老人家我还是放心的,那俩孩子就是钱多又舍得花钱。看在钱的份上,谁也不会难为他们俩的。人参,你兄弟刘喜被燕王抓起来了,你一点都不着急吗?”

  老家伙的这两句话是施展了传音之法的,片刻之后,听到了声音的小任叁便施展遁地术出现在了归不归的脚下。小家伙钻出来的时候满脸惊诧的表情,它也不管小皇帝就在身边了,直接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不死的!谁敢去惹那俩大财主?朱棣不知道他们俩的后台是徐福吗?不知道席应真老头儿也是他们俩的座上宾吗?不知道刘喜和我们人参的关系吗?老不死的你就别装死了,走!和我们人参一起去要人去……”

  “人参你先别急嘛,燕王就算抓住了那俩孩子,也不敢轻易动手的。”归不归笑着拉住了小任叁,随后他继续说道:“这里面有蹊跷……大术士现在明明就在燕军的军营里面,朱棣不可能不知道大术士和他们俩的关系……没有大术士的默认,谁敢去抓他们哥俩?”

  小任叁听出来了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它眨巴眨巴眼睛之后,说道:“老不死的,你的意思是我们席应真老头儿知道,朱棣还抓了他们哥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