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熟悉的感觉

第二百四十五章 熟悉的感觉

  小任叁愣了一下之后,还是嬉皮笑脸的拉着席应真的手,说道:“老头儿你这是怎么了?连院子里的姑娘都不去看了。是不是收了个和尚弟子,这么多年和他学坏了?你不是也要剃了光头做和尚吧?做了和尚就不大好意思嫖院了,还不能喝酒吃肉,也就是离小尼姑近点,值吗……”

  “谁说术士爷爷我要做和尚的?这辈子术士爷爷我什么都能做,就是不做光头和尚……”席应真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道:“任叁,爸爸我问过你几次的,你是要继续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厮混在一起呢?还是要跟着我一起?这么多年都让你混过去了,这次不能再混了……”

  小任叁眨巴眨巴它水灵灵的大眼睛,随后笑嘻嘻的说道:“看看老头儿你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们人参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别闹了,老头儿你喜欢待在这里就待在这里吧,记得进城的时候去看看我们人参,找不到地方就问一句,京城人人都知道那个织造局的鬼屋……”

  说话的时候,小任叁想要从席应真的手里挣脱出来。却被大术士紧紧的攥着它的胳膊,小家伙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珠。看起来今天得不到回答,席应真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周围的燕王朱棣和姚广孝等人只能干看着,都不敢过去劝说。他们几个都看出来大术士今晚有点反常,别一会他们几个去劝说,再让席应真把这股气都撒在自己的身上。

  “别难为它了……”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席应真近前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了白发男人的的手臂。看的席应真当场眉头皱了起来,就在他还要继续让小任叁给个答案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术士爷爷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没人和我说一下,人参你还不撒手吗?看见了术士爷爷就不撒手……”

  不用回头去看,也知道是归不归到了。当下大术士头也不回,冷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任叁跟着你们厮混了这么多年,也应该让术士爷爷享享天伦之乐了。老家伙,这个不过分吧?”

  “这人之常情嘛,有什么过分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人参尽给我们惹祸了,术士爷爷你是不知道,老人家我去妓院赎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多少次了。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们家有个常年嫖院的小孩子,出门的时候街坊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老人家我臊的都抬不起头来。您老人家要是能把它带走,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省得人家在我们府门口戳我们的脊梁骨,说我们一家子都是嫖客,家里的门风都是骚的……”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装作帮席应真去拉扯小任叁。他低头的时候冲着小家伙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趁着席应真不注意的时候,好像去拉扯小任叁,实则在小家伙的后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小任叁疼的眼泪当场流了下来,它先是不由自主的大叫了一声。随后一边哭一边说道:“老不死的你不得好死……你们让我们人参怎么选?当年是燕哀侯老头儿捡的我们人参,懂事的时候就和他们几个不要脸的混在一起了……后来席应真老头儿对我们人参好,他就是我们人参的爸爸……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们人参一直都是跟着吴勉和老不死的,后来还多了一个脑子不够用的大侄子……这些年都是我们人参在照顾他们,怕他们饿着冻着,还要嘱咐他们穿衣吃饭……我们人参要是跟着老头儿你去享福了,就怕他们活不到过年啊……手心是肉,手掌也是肉……我们人参招谁惹谁来了?不好选啊……”

  小任叁哭了半晌之后,好像喘不过来气一样,一翻白眼竟然晕倒了过去。席应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松了手准备去查看小家伙。这时,小任叁的身体突然向下一滑,随后它直接钻进了地下。

  小任叁消失的同时,它的声音却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老头儿,你再让我们人参玩几年的……等着大侄子娶了媳妇生了孩子的,他们几个饿不死、冻不死了,我们人参就跟着你回去。过不了几年的……”

  席应真要跟吴勉、归不归翻脸最大的障碍就是这个小家伙了,原本大术士想要趁机将小任叁带回去。安置起来之后再回来找吴勉的麻烦,要不然的话,只要有这个小家伙在场,他们几个便不可能动手。只要小任叁一哭一闹,席应真就乱了,弄不好真的会输在吴勉的手里。就好像刚才这样,自己眼看着就要强行带着小任叁走了,结果被它这样哭闹了一番之后,小家伙自己先逃了……

  席应真心里明白真的带走了小任叁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当下叹了口气之后,对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吴勉说道:“术士爷爷没有心情算旧账了,今天就这样了……不过别以为就这样算了,下次……”

  席应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一翻白眼,嘴里吐出来两个字:“啰嗦……”说话之前他便已经开始施展五行遁法,最后两个字出唇的同时,他已经消失在了大术士的面前。噎的席应真差点冲到京城里,找出来吴勉再给他一个嘴巴……

  被吴勉憋的这口气一定要出来,当下他看着正在催动五行遁法的归不归。吴勉消失的时候,老家伙脸上便露出来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当下他急忙开始催动遁法,无奈之下还是慢了一拍。

  在归不归即将消失的一瞬间,席应真突然到了他的面前。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老家伙的脸上,就见归不归被打的一翻白眼,晕倒的同时消失在了大术士的面前。

  等到归不归再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老家伙睁眼的时候,见到自己身在皇宫的寝室当中,一个服侍他的小太监见到归不归睁眼之后,急忙跑出去禀告。片刻之后便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一个破锣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家伙你醒过来了?别说老子不孝顺,知道你挨打了,老子就跑出去给你报仇了……”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跑进了寝室当中。刚刚看到二愣子的时候,老家伙便隐约感觉到这个傻小子哪里不对劲,它怎么好像胖了一点点?等到它跑近了一点之后,归不归这才看清百无求的双腮肿胀,左右脸上各自一个巴掌印。看着印记就知道出自谁的手笔了……

  听说了归不归是被席应真打晕了之后送回来的,百无求的火气一下子就冒出来了。当下它堵在燕军军营大门口向着里面骂街,结果两句话就把席应真骂了出来。当场二愣子挨了俩嘴巴晕倒在地,还是朱棣派了人抬着它送回到了京城。只不过席应真羡慕归不归有这么一个孝顺儿子,手下留了分寸,回到了京城之后二愣子便苏醒了过来……

  归不归听说了百无求自己送上门去挨嘴巴之后,老家伙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自己的傻儿子说道:“傻小子,老人家我睡了多久?没睡仨俩月吧?”

  “老家伙还想睡仨俩月?美死你得了。”挨了俩嘴巴之后,百无求说话都是瓮声瓮气的。当下它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昨天晚上你挨了嘴巴回来,早上老子去给你报仇,现在都下午了……”

  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轻轻摸了一下自己肿胀的脸颊,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才一天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