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内应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内应

  “姓朱的?百无求仙长要了结那位姓朱之人,说起来自太祖皇帝建立大明以来,一共也有几名朱姓的子孙了。”没等吴勉、归不归说话,小皇帝从旁边的宫殿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朱允文出现,百无求只能闭上了嘴巴。

  郑军看到皇帝走了过来,当下强忍着翻江倒海的恶心。爬起来向着皇帝行礼,说道:“臣办事不力,辜负了陛下……呕……”话没说完,他已经转头再次吐了出来。

  “你都这样子了,就不要行礼了。你们过去两个人扶着郑千户回去休息,等他缓过来之后,再来见朕……”朱允文也不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叹了口气之后,叫过来身边的太监,将郑军扶回去休息。

  看着郑军被扶走之后,小皇帝苦笑了一声,对着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这次也麻烦几位仙长了,虽然没有议和成功。不过也看穿了燕王的诡计,要不然的话朕丢了京城是小,连累到了京城的百姓是大……疫毒一旦散播开,京城的数十万百姓便性命难保了。说起来朕还要多谢吴勉先生……”

  “这个有什么好客气的?”百无求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之后,它有些心虚的看了吴勉一眼。想起来自己对他无礼的时候,二愣子便越发的心虚起来。当下它竟然也会捧着自己的小爷叔说道:“小皇上你的命好,遇到了老子的小爷叔。也就是他向着你,换做一般人好像广仁、广孝那几个老小子早就摘干净了。谁能像小爷叔这么好说话,那也就是老子了。话说回来,小爷叔你是怎么知道的燕王和蒙古人混在一起的,对了,不是说还有那个叫做朱高什么什么的,就是朱棣的儿子带兵攻打京城吗?他是不是还在城外面?小皇帝你让人把城门打开,老子现在就去揍他,不揍得它管你叫爸爸,老子……”

  朱文玉实在忍不住,还是打断了百无求的话。他笑着对着这个黑大个子说道:“百仙长不用费心了,朱高煦已经撤兵了,这还是多亏了吴勉仙长,让京城免遭劫难……”

  上午在扬州酒宴上,被百无求闹了一下之后,吴勉便找了一架马车,施展了术法一路迷幻住了燕军的耳目,带着他的小厮赵真元一起回到了京城。在路上的时候见到了一队古怪的燕军,他们的相貌不像是汉人,说话也是蒙古元人的口音。

  虽然看着古怪,不过吴勉听说过燕王的军队里有蒙古人的朵颜三卫,当下也没有多想,他依旧驾车带着赵真元回到了京城。扬州距离京城也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如果不是因为赵真元不能适应五行遁法,他回来京城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驾车回来到京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眼看着还有十几里路便到了京城的时候,吴勉身后突然冲出来几百人的骑兵队伍。为首的一个人身穿朝廷的官服,因为吴勉施展了幻术的缘故,这些人都没有看到面前还有一架马车再向着京城驶去。

  原本现在正是战乱的时候,看到有军队调动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吴勉看到身后带队之人相貌,竟然是白天的时候,从身边擦肩而过的那个蒙古老人。白天的时候,他还身穿着燕军的号坎,为什么现在又变成了这副样子?

  这时候的吴勉多了一个心眼,他驾驶着马车一路跟随在这支队伍的后面,要去看看他们这支队伍想要做什么。开始吴勉还以为这些人是要进入京城的,没有想到这支队伍已经看到了京城,却拐进了京城之外的一座密林当中。

  林子里面已经有几个人在等候他们了,虽然这几个人身上都穿着老百姓的衣服。不过吴勉还是从他们光秃秃的下巴上,认出来这几个人都是皇宫里面的太监。为首的一个太监竟然是小皇帝的掌印太监,平素国玺和圣旨都是他来保管的。只是这个人的姓名吴勉懒得去记,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当下,这支队伍在密林外面下马。那个说着蒙古话的老人带着两名亲兵走了进去,吴勉也带着赵真元跟在了后面。

  那几名太监原本等的已经很焦急,看到了蒙古人到了之后,他们也不顾自己的身份,直接迎了上去,对着蒙古老人说道:“不是让你们天黑之前务必赶到的吗?你们看看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几个都是在宫里侍奉皇帝的,一旦皇帝有事找不到我们,怀疑到了我们几个人的头上,在因为这件事丢了性命……”

  “不要废话了!今晚之后你们几个还想陪着汉狗皇帝一起死吗?”蒙古老人用一口非常流利的汉语打断了太监的话,当下伸出来手掌对着他们几个人继续说道:“我要的东西呢?拿来……”

  “你的东西就在这里,我要的东西呢?”为首的太监被人恭维惯了,现在听到蒙古老人对自己这么不客气。当下皱了皱眉头,也伸出来他白嫩嫩的手掌,继续说道:“我的宝贝呢?你先把我的宝贝拿出来。见到了宝贝,宫中的地图马上就到你们的手了……”

  跟在蒙古老人身后的亲兵见到这几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这么和大巫师说话,当下就要拔刀砍翻这几个太监。吓得太监们连连尖叫,不过为首的太监铁了心要拿到自己的宝贝。他虽然被吓的直打哆嗦,也还是嘴硬的说道:“你们要是杀了我们,那就拿不到宫中的地图,和城中官军巡夜的切口了……”

  蒙古老人这才拦住了要动手的亲兵,冲着大太监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他们都是在漠北鲁莽惯了的,公公你不要和这些粗人一般见识。你的宝贝就在这里……来,把宝贝还给公公……”

  蒙古老人说完之后,刚刚还在拔刀的蒙古人从怀里摸出来一个油纸包。一脸嫌弃的将油纸包扔给了大太监,随后也用一口流利的汉语说道:“你的卵蛋就在这里了,我们要的东西呢?如果你敢骗我们,小心军爷将你砍成肉泥……”

  看到了手里的油纸包,为首的大太监这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了回去。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取蒙古人要的东西。先是小心翼翼的打开油纸包,想要查验里面的东西是不是自己的宝贝。

  看着大太监还在磨蹭时间,蒙古老人终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的宝贝已经还你了……你先把我要的东西给我,东西就在你的手里,还怕你这宝贝长上翅膀飞走了吗?”

  大太监完全不理会蒙古老人的话,他一边小心翼翼的察看着层层包裹的油纸包,嘴里一边说个不停:“这是我的宝贝,在你们手里这么长的时间,我怎么知道它会不会有什么损伤……当初你们偷走的是完好无损——不对!这不是我的宝贝!你们竟然敢连这个都骗我……不活了,我和你们拼了……”

  说话的时候,几个太监手里都出现了短刀和匕首,向着几个蒙古人冲了过去。这时候,蒙古老人不在阻止几个蒙古亲兵。这几个蒙古人都是战场了冲杀过的,这几个太监怎么能比,眨眼的功夫,除了那个大太监之外,剩下的人都被蒙古人砍死在了面前。

  “假的又怎么样?反正都是卵蛋,你下辈子凑合着用就是了!”刚才将油纸包扔给大太监的蒙古亲兵狞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实话和你说,你的卵蛋早就喂了狗,你手里的是狗的卵蛋,便宜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