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梦想成真

第二百三十四章 梦想成真

  听到了朱棣的话之后,朱高燧的魂魄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站在原地号啕大哭了起来。看的归不归都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位燕王殿下几个儿子,几乎没有相同的。大智若愚好像朱高炽的,六亲不认好像朱高煦的,还有这个窝窝嚢嚢死在自己亲生父亲手下的朱高燧。朱棣是怎么把这几个儿子都凑到自己家的……看着朱高燧还在哇哇大哭,归不归对着大阴司贾璐苦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最听不得男娃娃哭了,把它们带下去吧,该问的也差不多都问完了。”说完之后,老家伙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朱棣,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看着人模人样的,可惜是个绣花枕头,比起来那位世子来差的太远了……”
  
  此时,大阴司贾璐也皱起了眉头。如果是一般的鬼物敢在它面前这样的鬼哭狼嚎,贾璐早就命手下的阴司、鬼差一顿鞭子打的它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不过归不归不说话,它也不敢对这些魂魄们下手。
  
  听到要带着自己下到地府‘何其淼’和‘冯渊’相互看了一眼,随后‘何其淼’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仙长,看在我们俩已经把知道的都说出来的份上,您请大阴司法外开恩。给我们俩换一个投胎之所……或者让我们少受几十年的罪……”
  
  “现在不指望你们的长生天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已经呼唤出来十几个手拿锁链的鬼差,准备锁拿魂魄回到地府的贾璐,说道:“看在老人家我的份上,它们俩罪减一等的话,会安排到那里投胎?”
  
  “罪减一等……”贾璐皱了皱眉头之后,取出来随身携带的生死簿。它猜到归不归找自己或许会用到生死簿,当下将这里附近的死亡魂魄的生死薄带在了身上。
  
  翻找了一通之后,大阴司开口说道:“看在您老人家的份上,罪减一等会判罚这两个魂魄投胎到漠北蒙古人的部落。其中苏合十六岁之时饥饿而死,棱尔泰活到了三十六岁之时,随着部落迀移之时落入沼泽而亡……”
  
  两个魂魄听了大阴司的话,当下惊愕的连嘴巴都闭不上了。之前它们俩下辈子要做一辈子的妓女,想不到罪减一等,最后也只是落得一个转世成为蒙古人的下场。怎么蒙古人就这么不值钱吗?不是说蒙古人才是最高贵的吗?
  
  看着两个魂魄惊愕的样子,归不归猜出了它们俩的心思。当下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贾璐说道:“孩子你是不是听错了,老人家我是让你将它们俩罪减一等,怎么就投胎去做蒙古人了?”
  
  “老人家,您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这生死簿吗?”贾璐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蒙古人不是大元的时候了,他们从中原转到了漠北。现在吃不得吃,喝不得喝的。还要时刻提防着中原明军的伐元,生下幼子早亡的居多,就算成活的也要时时刻刻为了吃喝发愁。转世身在漠北蒙古,已经是下等当中的下等了……”
  
  这个景象‘何其淼’和‘冯渊’两个人这些年倒是经历过的,不过它们俩以为就是因为自己是汉人血统的缘故,这才时时刻刻要为吃喝发愁。
  
  想不到就是正统的蒙古人其实也和他们差不多,两个魂魄这才回想起来刚刚被明军赶到漠北的时候,那会还时常可以看到蒙古人宰牛羊果腹。
  
  后来经过明军多次突袭漠北,将他们赶到了沙漠的尽头。这些年来,就是蒙古人也基本上吃不到牛羊了。只是靠着从漠北各部落劫掠来粮食果腹,现在好像连粮食都吃不上了。因为它们俩都是巫师的缘故,蒙古贵族还能接济一些麦饼之类的食物。其他一般的蒙古人好像还不如自己……现在他们俩对高贵蒙古人这一说已经彻底的死了心,想到之前被这个说法蒙骗了这么多年,结果还是死在这句话上,两个魂魄的心里便酸楚不已----想不到死后成为蒙古人这件事就真的这么成了……看着鬼差将所有的魂魄都用锁链绑好,随后就要押解到地府的时候。贾璐看了一眼燕王朱棣,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人家,朱高燧的魂魄如何处置?您说一句话,儿子我总有办法办到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朱棣一眼。见到这位燕王殿下已经转身走出了黑布帘,当下他苦笑了一声,对着贾璐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它爸爸都不着急,我们不用操这个心……”
  
  贾璐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开始忙碌着命这些鬼差们一个一个将魂魄带到了地府。看着这些魂魄已经差不多都被鬼差们带走的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自己这干儿子继续说道:“这次老人家我又麻烦你了……对了,你们那位活人阎君现在如何了?那些鬼王、判官和鬼将没有造反的吧?”
  
  “现在地府还算风平浪静”贾璐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地府的几方势力都忌惮您老人家和小爷叔,而且他们势力之间也需要一个平衡。阎君殿下虽然是个活人,不过没有比它在合适平衡地府的几方势力了。老人家您放心,如果地府再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话,儿子我一定上来请您老人家和小爷叔帮忙……”
  
  “能这么说,老人家我也就放心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着贾璐对着自己行礼,随后和那些鬼差一起回到了地府。最后老家伙这才带着两只妖物从黑布帘当中走了出来。
  
  归不归走出来的时候,知州衙门已经灯火通明。经历了白天的事情之后,朱棣已经重新招来了数千燕军。而且他还下了王命,命令驻守在北平的燕军开始做伐元的准备。今天这件事不能就这样完了……就在这座临时王府忙乎不可开交的时候,守门的燕军小校进来禀告,上午外出寻找蒙古人的姚广孝、灌无名师徒俩已经回来了。而且他们俩还不是空手的回来的,带回来一车箱子,不知道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少师回来了?”燕王听到姚广孝师徒回来之后,他忍不住再次松了口气。吴勉、归不归这样神仙一般的人物虽然术法高深,不过毕竟不是他朱棣的人,燕王殿下的心里还是盼望着姚广孝师徒能早点回来收拾残局。
  
  “本王什么时候说过少师回来还需要通秉的?王府大门打开,本王要亲自去迎少师”朱棣瞪了小校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三位仙长在这里稍等,本王去迎接少师,稍后回来再谢几位仙长……”
  
  说完之后,燕王便带着自己的身边的官员,浩浩荡荡的向着大门口走去。半晌之后,就见朱棣和姚广孝二人手挽手的走了回来。看着他们二人喜笑颜开的样子,小任叁嘬了嘬牙花子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不是我们人参说他们的小话,我们人参怎么觉得朱棣对这个和尚,要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要亲?他们俩是不是还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说完之后,小家伙还不忘冲着归不归抖动了几下眉毛……“这可不好说……”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更好奇的是,这个和尚带来那车上装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