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狡兔

第二百二十三章 狡兔

  和归不归说的一样,这两个人出生在蒙古人的聚集之地。从小到大都被当作低人一等的下人来使用,两个人从小被灌输的思想也是汉人天生就不如蒙古人,只配做下人和奴隶的。
  
  两个人虽然不是蒙古人,不过在巫师一道却有很大的天赋。他们俩很小的时候,便被当时漠北最大的巫师收做弟子。虽然名义上是弟子,不过也是被当作下人使用的。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们这样的汉人弟子来做。就连一些比较危险的事情也是他们在做,而且他们出徒成为正式巫师也比蒙古人要晚上许多。
  
  —般的蒙古人十年左右便可以出师,自己顶着巫师的旗号被人供奉了。可是这些汉人基本上要二十多年才可以出师,而且漠北的蒙古人根本就不相信这些汉人巫师。就算他们出师了也很难找到可以供奉他们的人,不过这一切他们这些生长在漠北的汉人们都已经习惯了 ,他们甚至认为这就是自己身为汉人应该有的下场。唯一支撑他们的就是以为死后可以转生成为蒙古人,不用再受汉人之苦了。
  
  差不多三个月之前,这些汉人巫师们突然被召集到了一起。一名在漠北久负盛名的蒙古巫师告诉他们,长生天给了他启示,他们这些汉人可以以蒙古人的身份去做一件事。只要事情成了便可以立即投胎成为高贵的蒙古人,不会再受汉人之苦。
  
  这些汉人巫师听到之后,想都没有多想,甚至连要他们去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打听清楚,便异口同声的答应了蒙古巫师的话。当下他们和其他的蒙古巫师们都聚集在了一起,那位将他们召集来蒙古巫师在每个人的身上都种下了疫毒。这些巫师长年和疫毒打交道,知道如何控制。除非是他们自己将这些疫毒散发出来,或者是巫师们突然死亡,疫毒也会散发出来。除了这两种情况之外,这种瘟疫之毒是不会自己散发出来的。
  
  几十名巫师都被种下疫毒之后,当地的蒙古官员又征调了数千名蒙古官兵来。在这些蒙古官兵不知情的情况下,也跟他们种下了疫毒。
  
  这些蒙古官兵的疫毒分由几十名巫师操控,给他们的任务是潜到燕军和大明京城附近,趁着他们两军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散播疫毒,将这些汉人杀死。
  
  随后,他们这些人马都换上了燕军的号坎。
  
  装作是刚刚征兵上来的新兵,补充到战场上去。
  
  当时,朱棣也用了不少类似朵颜三卫这样蒙古兵将,这些队伍当中有大半蒙古人的面孔,其他的燕军看着也没有觉得如何稀奇。
  
  不过就在前几天,因为几个蒙古人喝酒的时候,无意当中说出来自己这些人的图谋,被其他燕军当中能听懂蒙古语的军官听到,立即将此时禀告给了燕王。当天晚上便有燕军前来围剿,好在带队的蒙古将军够机警。见事不对之后马上化整为零,将大队分散成十几个小队,分别赶往约好集合的山洞。
  
  归不归和百无求上午九时无意当中遇到了其中的一个小队。他们找不到山洞的位置,见到突然岀现的两个人,以为归不归和百无求都是当地人。便想要抓住他们俩,拷问出来山洞的地址。想不到百无求一出手便将他们都制服了,带队的蒙古巫师以为这两个人是来捉拿他们的,当下便命整个小队的蒙古死士自杀,原本想着散发岀来疫毒和这两个人,以及朱高炽的大军同归于尽的。想不到他们这些人的死什么都没有换来……当下,已经醒悟过来的两个魂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归不归听完之后,对着黑布帘外面说道:“燕王殿下,都听清楚了吗?这些蒙古人就是为了杀光汉人来的。现在你和朝廷两军交战,正好被他们钻了这个空子……还有什么要问的吗?用不用进来亲自问一下?”
  
  此时,燕王朱棣正带着几十个护卫站在黑布外面。刚刚他交代完事情之后,突然发现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找不到了。经历了白天的事情之后,见不到归不归,他的心里就没底。当下燕王殿下命人四处去找归不归的下落,最后有人看到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进了黑布里面,再没有出来。
  
  当下朱棣亲自带人来找归不归,在黑布外面听到了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他便听到两个汉人巫师的魂魄将事情的始末缘由说了一遍,这时,听到归不归在叫自己,朱棣笑了一声,隔着黑布帘说道:“本王还是不见的好,劳烦老仙长问一下,除了山洞之外,他们还有什么藏身之地吗?这么多的蒙古人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了……”
  
  没等归不归开口去问,其中一个魂魄已经直接回答道:“我们知道的只有这一个所在,不过应该是还有其他的所在,只是那个带队的蒙古巫师不相信我们汉人。我问过几次有没有其他藏身的所在,他总是不说……”
  
  这时,另外一个魂魄也跟着说道:“虽然我们不知道其他的藏身地点,不过这里应该还有其他的内应。那个带队的蒙古巫师带着几十个蒙古士兵昨晚出去了一趟,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带回来各种各样你们两军当中的物品。有南军、燕军当中文官官员的官服,还有可以往来皇宫,以及这里的腰牌。甚至还弄来了空白南军的圣旨,和燕王殿下你的王命沼书……”
  
  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燕王的脸色大变,随后他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挑开了黑布帘走了进去。看着面前那几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其中一个正是被自己亲手射杀的四子朱高爔。
  
  燕王并没有理会自己儿子的魂魄,他对着归不归身边那两个迷迷糊糊的人影说道:“你说他们弄到了空白朝廷的圣旨,和本王的王命沼书?你们有了这样的东西,加上腰牌为什么不直接混到本王身边?”
  
  其中一个魂魄说道:“原本这些蒙古人是要那么做的,我们连燕军的官服都换好了。另外一队巫师也带着蒙古士兵换上了南军军官的服饰,不过上午的时候,那个带队的蒙古巫师突然让我们脱下了衣服,他说有两队蒙古巫师同时在扬州和京城失踪。他担心事情出了纰漏,这才让我们再观望一下,不要轻举妄动。事情就是那么巧,这个时候,那位千户大人带人在我们附近路过……”
  
  “有两队蒙古巫师同时在扬州和京城失踪……”燕王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起来的话,皇帝陛下那边也发现了你们的行踪了……幸好……”
  
  随后燕王又问了几句其他的事情,想要从中找到失踪蒙古人的下落。不过这两个都是汉人巫师,已经深受排挤,有什么事情都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朱棣想要知道的事情,他们俩也是一无所知。”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言语的朱高爔魂魄突然哭了起来。它向着朱棣这边扑了过来,嘴里哭喊着说道:“父王……你怎么忍心杀了我……我被它们俩挟持,你不救我,还要亲手用弓箭射杀了我……”
  
  “不要过来!”朱棣被突然冲过来的魂魄吓了一跳。在他的眼里,这个魂魄早已经不是那个自己疼爰的小儿子。当下急忙躲到了归不归的身后,继续说道:“你是昝由自取!那么贪生怕死不配做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