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二选一

第二百一十一章 二选一

  听蒙古人说出来自己的底细之后,郑军的心便沉入了谷底。只不过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些蒙古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蒙古人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汉人的相貌。如果不是这些人也用蒙古语交谈,郑军都不会相信这些蒙古人会和汉人一模一样。
  
  说破了郑军的身份之后,这些蒙古人继续逼问他一个锦衣卫往来燕军驻地想要做什么。
  
  这时候的郑千户紧晈牙关,任凭蒙古人怎么威逼毒打,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郑军虽然不说,不过他的那些手下可不都是硬骨头。对郑千户的这些随从,蒙古人换了一种逼问的方式。他们当着所有随从和郑军的面,将一个瓷瓶里面的液体洒在了其中一个随从的身上,片刻之后这个人的身上便开始迅速的溃烂。最后在一阵惨叫声中,这个随从身体的皮肉完全烂掉,几乎就剩下了一个骨头架子。
  
  同伴的惨死让其他的随从们都目瞪口呆,开始以为这是用同伴的死来威逼利诱他们。不过等到后来才知道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第一个随从死后不久,其他的随从身上也开始有了溃烂的迹象。看到地上那一摊白骨,又回想到刚刚那名同伴的惨死。不用这些蒙古人开口,已经吓破了胆的随从们争先恐后将郑军带着他们前往扬州,与燕王议和的消息告知了这些蒙古人们。
  
  听到了面前这个锦衣卫竟然是小皇帝的钦使,这些蒙古人好像见到了宝一样,喜出望外的又叫又笑。在随从们的哀求一下,给他们服下了解药,终于止住了这些随从们身上溃烂的势头。
  
  随后,当中又有几个蒙古人拿来了黑褐色的药膏。将这些药膏涂抹在这些随从身上之后,刚才已经泛出青黄色脓水的皮肤也开始快速的愈合,几乎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长出了新的皮肉……“原来是是千户大人,刚刚真是失礼了……”
  
  带队的蒙古老人用一口流利的汉语对着郑军说了一句,随后笑着给郑军解开了绑在他身上的绳索。替郑千户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大人早点说出来的话,我们又怎么敢难为大人?”
  
  郑军看了蒙古老人一眼,说道:“你们是蒙古巫师吗?我以前听说过你们使用瘟疫之毒的手段。想不到今天开了眼……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燕王已经占了上风,也不会用到你们的力量……”
  
  说到这里的时候,郑军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的曈孔瞬间扩大了几倍,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蒙古老人说道:“你们是想趁着燕军围困京城的时候,在京城附近散发疫毒。同时用瘟疫毒杀两军的士兵……然后你们趁乱重返中原……”
  
  “难怪大人年纪轻轻便能坐上锦衣卫千户的高位,原来有这么高的见识。”蒙古老人哈哈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大人猜的还是有一点点的偏差,实不相瞒我们只是来报复朱棣的。当初我们约好从漠北出兵,给他造成机会可以回到藩地。作为回报,他在北平私放一道口子,放我们进到中原腹地。不过朱棣为人阴险,他故意放开了一道口子,等到我们进来之后,他的北平大军突然杀出来,我们数千同胞都死在了他们燕军的屠刀之下……”
  
  说到这里的时候,蒙古老人换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为了给朱棣一点惩戒,我们这才假扮成燕军士兵。想要混进他的身边,然后用瘟疫之毒杀死这个人。只是可惜我们进来的消息已经走漏,现在朱棣身边守卫森然,恐怕靠着这点力量还到不了他的身边便都被杀光了。原本我们正在为这个头疼,不过现在看到了千户大人,那我们复仇的重任只能着落在大人的身上了。”
  
  蒙古老人说话的时候,两个和汉人模样的蒙古人走了过来,蒙古老人回头指着他们俩说道:“只要大人带着他们俩,就说他们二人是你们皇帝派来的议和大臣。那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好,朱棣现在死了的话,对我们元人也好,对你们皇帝陛下也好,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这两个蒙古人出现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朝中二品文官和三品武官的官服。任谁看过去,都看不出来这两个人会是蒙古人。
  
  看了这两个人一眼之后,郑军突然笑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听说当年元顺帝撤走漠北的时候,一批汉人官员陪着一起走的。你们两位应该都是那些汉人官员的后裔吧?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不做官开始做巫师了?不对,你们算不上是巫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只是巫师当中的死士。蒙古人的血统那么高贵,死士只能是汉人来做。我说的对……”
  
  没等郑军说完,那个叫做‘何其淼’的蒙古人突然反手给了郑千户一个嘴巴。随后他冷冷的说道:“你还是说错了,我不是你们这样低等的汉人。我是高贵的蒙古人……死了的蒙古人也比你这样低贱的汉人高贵!”
  
  随后‘何其淼’还要再教训一下郑军,却被刚才说话的蒙古老人拦住。一把拉住了‘何其淼’,随后低声在他的耳边说道:“你打死了他,谁带着你们俩去见朱棣?记住了,你们拼死了朱棣才算是蒙古人,现在你们俩和他一样,都是低贱的汉人……”
  
  最后两句话说完‘何其淼’和‘冯渊’的身体萎靡了起来。看样子虽然穿着蒙古人的服饰,不过这里真正的蒙古人并没有拿他们俩当作是同伴来看。
  
  制止住了‘何其淼’之后,蒙古老人冲着郑军继续说道:“当然千户大人也可以拒绝,不过那样的话,我们只能换一种方法了。我们蒙古人会给燕王和朝廷大军制造出来决战的机会,然后只要等到燕王冲到京城之时,那时候在京城散下疫毒,到时候小皇帝和朱棣便都活不成了。说回来,朱允文的死活与我们蒙古人无关,我关心的只是朱棣的死活……”
  
  听到蒙古老人提到了皇帝,郑军的脸上终于露出来一丝关切表情。看到了千户大人的表情之后,蒙古老人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刚才的疫毒你是亲眼见到的,如果不是服下了我的解药,就算你们的皇帝陛下真是龙子,也逃不脱死在疫毒之下的命运……”
  
  想到刚才惨死的随从,加上之前郑军听说过蒙古人使用疫毒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
  
  据说就是因为他们用疫毒传染伤人,害死了西洋无数的人命。想到这里,郑军已经没有选择了……在这位蒙古老人的威逼利诱之下,郑军只能答应带个两个‘蒙古人’返回扬州。接下来的一幕让郑千户更加目瞪口呆,之前虽然‘何其淼’和‘冯渊’都是一身朝廷官员的打扮。不过此时已经有人在描画过朝中大员的服饰,能弄得道这样的衣服已经不算什么难事了。
  
  不过接下来的东西则让郑军吓了一跳‘何其淼’和‘冯渊’竟然从怀里拿出来一封圣旨。当下郑军的面打开,里面竟然和真的圣旨一模一样。
  
  不论是做工和里面的内衬都和真的圣旨一模一样,或许说这个就是真的圣旨……这几个蒙古人也不避讳,将圣旨打开之后,将刚才泼水杀死了一名随从一模一样的瓷瓶藏在了最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