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一十章 郑军的遭遇

第二百一十章 郑军的遭遇

  在池水里面泡了没有多久,这些人身上的溃烂便开始慢慢的消褪。他们相互看着对方的身体开始长出了新肉,看到了身边的同伴便知道了自己身体也在慢慢的恢复当中。这些人这才在惊慌当中恢复了常态……这些人在泡水的同时,归不归坐在水塘口一块大石上面。老家伙手里拿着纸笔,不知道在写着什么。
  
  此时水塘已经被挤得满满的,这样外面还源源不断有身体溃烂的士兵跳进水塘当中。当下,已经恢复差不多的朱棣在属下的搀扶之下从水塘当中爬了上面。看到燕王上岸,和他一起跳进池塘的官员、士兵们这才一起爬到了岸上,腾出空位来让给其他身染疫毒的士兵们。
  
  想起来刚刚自己在生死关口走了一遭,朱棣的冷汗便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他浑身湿哒哒的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施礼说道:“多谢归老仙长……今日如果不是归老仙长坐镇的话,本王以及这些将士,还有扬州城的百姓们恐怕都已经被荼毒。”
  
  “殿下这话说的就客气了,昨晚大家差点就成了一家人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疫毒是在王府中心传播起来的,这里的毒性最猛。虽然殿下和诸位大人都已经戒了毒,不过扬州城的百姓也已经沾染到了疫毒。只是他们距离较远,不会发作的这么猛烈……”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取出来自己刚刚写的药方。交给了燕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请殿下让人照这个方子抓药去,上面都是一些寻常的药材。不需要药引,煮到浓稠的时候就可以服下了。扬州城的百姓服下了汤药之后,用不了多久便会恢复如初的。”
  
  燕王道谢之后接过了方子,交给了手下的官员来做。这时候,和朱棣一起回到岸上的郑军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燕王一样。好像刚才朱棣没有死在疫毒之下,他很是失望。
  
  郑军的表情被燕王无意当中看到,朱棣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他说道:“千户大人,怎么本王没有死在中堂当中,你很是失望。既然如此的话,刚才你为什么那么费力提醒本王,那两个人是蒙古巫师?”
  
  郑军看了燕王一眼之后,低头没有说话。
  
  不过谁都能看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这里距离京城太近了……如果不是扬州距离京城太近的话,郑军巴不得朱棣连同他的党羽都死在这里。他担心疫毒一旦在扬州城爆发,很容易便能传播到京城当中。为了小皇帝的安全,他才迫不得已说出来了。如果可以的话,郑军不介意陪上自己的性命,和朱棣同归于尽。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打起来圆场,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对着朱棣说道:“燕王殿下,虽然老人家我不是个挑礼的人,不过你这样湿漉漉的站在我老人家的面前,未免有些不拘小节了。殿下还是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吧。”
  
  “是……老仙长说的是,本王有些失礼了。”燕王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带着郑和等属下去了后宅当中自己的寝室。燕王离开之后,其余的将领和官员带着各自的属下找个干净的地方更换衣物。只是一时之间,知州衙门当中找不到那么多干净的衣物。最后连衙役的衣服都算在内,也是只够官员们更换的。不过朱棣是对郑军说的过去,还给他找了一件燕军小校的干净衣物。郑千户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撕掉了衣服上面燕军的标志,这才穿戴了起来。
  
  士兵们还是湿漉漉的,一阵风吹过来,这座临时王府当中接二连三的响起来一阵喷嚏的声音。
  
  半晌之后,朱棣换好了衣服。请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直接到他的寝室相见。老家伙三个赶到的时候,见到这里已经坐满了北平的文武官员。
  
  见到三位仙长到来之后,纷纷起身相迎。归不归进了寝室之后,才看到郑军站在寝室的当中。
  
  “今天我等还能坐在这里,多亏了归老仙长的相救。”说话的时候,朱棣整理了带着自己的文武官员对着老家伙行礼,嘴里同时说道:“救命大恩如同再造,请受朱棣一拜……”
  
  看着朱棣带着官员们拜完,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归不归这才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干什么?
  
  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嘛。殿下不要这样,老人家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爬起来之后,朱棣又对着归不归客气了几句。随后调转回身,沉着脸对着郑军说道:“郑千户,下面你该说点什么了吧?你把人引到了本王的行营。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就过去了吧?”
  
  原本这样问案的事情不用燕王亲自操心,交给手下的人做就好了。不过今天这件事闹得太大,朱棣本人都在生死关前走了一圈。加上燕王生性多疑,这么大的事情他本人不亲自查个水落石出的话,等到有朝一日,身边没有归不归、姚广孝这样的奇人异士,再来这么一次的话燕王恐怕就真要交代了。
  
  没有想到的是,郑军也跟着冷笑了一声,对着燕王说道:“这个我还想请教燕王殿下呢?为什么你的营地当中会有这样的蒙古巫师。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上千的蒙古士兵。他们身穿燕军的号坎不说,随身还带着假的圣旨和朝廷官服……燕王殿下,这个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早上的时候,听到燕王朱棣答应了小皇帝划江而治的建议。当下郑军马上骑着快马,带着几个贴身的随从一路飞驰向着京城而去。他们跑出去五十多里路的时候,遇到了燕军的关卡。
  
  郑军自以为身上带着燕王朱棣的过路腰牌,不会出什么问题。当下亮出了腰牌就要通过关卡……让郑军等人没有想到的是,见到了腰牌之后,这些燕军还是没有让他们过关。而是拿纸笔来,让郑军等人写上自己的名字和出关事由。说是要登记存档,这是燕王朱棣最近的规矩,任谁也不能例外。
  
  此地还是燕军的势力范围,郑军也没有多想,和手下一起接过了纸币,在马上写着自己的姓名和进出关卡的原因。就在他们的手离开了缰绳的同时,那些笑嘻嘻的燕军突然下手,跳起来将郑军的手下一个一个拉到了马下。
  
  这些人的手上拿着纸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些燕军拉到了马下。就连一向机警的郑军都没有幸免,他被拉下来的时候,脑袋撞到了地面上石头上直接摔晕。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绑在一座山洞当中。除了他之外,那些跟随郑军的随从们也被五花大绑。看到郑军醒了过来,看守他的燕军出去叫来了十几个身穿大元贵族服饰的蒙古人。
  
  之后,胁迫着郑军前来的两个人----‘冯渊’、‘何其淼’也在这些蒙古人当中。由于蒙古统治中原多年,这些蒙古人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何其淼’询问郑军去哪里,要做什么。
  
  看出来蒙古人的底细之后,这个郑千户自然不会回答。当下他只说他们都是燕王的手下军官,要去前面战场换防。不过他的谎言还是骗不了这十几个好像什么都知道的蒙古人。
  
  当中这些蒙古人的首领冲着郑军笑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什么时候燕王殿下的大军当中,也有锦衣卫了。我的眼睛虽然花了,不过我的脑筋还不糊涂。分的出来什么是锦衣卫的飞鱼服,什么是燕军的号坎……”